【台中移人】愛拼才會贏!越南修甲師馮金雁的「拼命三娘」哲學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拍攝/廖禹婷
照片提供/馮金雁

操著一口流利台語自在與旁人談笑著,握著修甲工具的手卻絲毫沒有停頓,搭配精準俐落的動作,短短幾分鐘內就能還給你十根乾淨整齊的指頭。她是今年四十歲的馮金雁,2001年從越南胡志明市嫁來台灣,目前是一位全職的修甲師,但與其他同業不同的地方在於,她並非在固定據點設立工作室等待顧客上門,而是採取「到府服務」的方式,讓客戶隨call隨到。


馮金雁修甲技術純熟、收費價格實惠,而她爽朗好相處的個性,也是能與客戶維持良好互動的重要原因。(廖禹婷拍攝)

 

美髮店老闆娘的溫情善意,讓她重拾過去修甲舊業

最初嫁來台灣一年半的時間裡,馮金雁因為沒有身分證、無法出外找工作,便陪著做工程的丈夫去工地上班,但第一次懷孕不慎流產後,她開始待在家過起全職家庭主婦的生活。

「剛開始我都去附近公園裡推推小孩子,很無聊,有時候想念家鄉就會哭,美容院老闆娘那時候就跟我說:『外面壞人很多,妳想家的時候就來我們美容院這邊坐。』」馮金雁回憶。

由於家裡附近美髮店老闆娘的善意邀請,馮金雁開始在閒暇之餘到店內串門子,稍稍排解思鄉的憂愁和獨自在家的孤獨感,這段機緣也意外成為她重操在越南修甲舊業的開端。


過分專業的工具箱馮金雁用不習慣,反而偏好這種容量大又方便攜帶的編織袋,久而久之,「亮綠色編織袋」成為了馮金雁的招牌之一。(廖禹婷拍攝)

起初為了報答老闆娘的好意,馮金雁在店內幫忙分擔修甲工作,後來因為技術優良且為人大方好相處,她逐漸培養起一群固定的熟客,開始會有客人請她到家中幫忙修指甲。

回想起第一次靠自己努力拿到薪水的情景,馮金雁說雖然只有少少的七百元,但心中還是高興得像要跳起來似的,即便與現在的收入相比起來微不足道,然而第一份薪水為她帶來紮紮實實的成就感,每當這件往事浮上心頭,總能讓她激動不已。

 

幼年經驗形塑了對於「家」的安定渴望

從小家境非常艱苦的馮金雁,九歲時就被迫中斷學業,跟著母親學了三年的修甲技術,十二歲便開始出來賺錢分擔家計,當時馮金雁總會騎著腳踏車到各個村子,挨家挨戶去敲門詢問是否有需要修指甲的服務。

談起小時候因為家境困難而經常必須到處搬家的情景,馮金雁表示因為有這樣的經歷,所以自己對於「家」特別執著,會那麼努力工作賺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能趕快還清房貸,讓自己和三個孩子能有一個得以安居的處所。

除了全心全意照顧丈夫與三個兒女外,馮金雁多年來也從不曾遺忘遠在越南的家人們,至今已靠著自己在台灣工作的收入,前前後後幫母親與弟弟在越南買了四棟房子,言談中不難看出馮金雁的努力與辛勞,無一不是為了替身邊的親人們鋪墊那條走向「家」的歸途。


馮金雁靠著從母親(左)那學來的修甲技術,成功在台灣開拓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馮金雁提供)

 

始終如一的「勤奮」性格,最終成為家中主要經濟支柱

剛開始替人修指甲時,馮金雁每個月只能賺到三千元,其餘時間她則是到處幫人打掃以賺取微薄薪水。一直到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她開始卯起來接客,只要有時間她必定來者不拒,而修指甲的收入也是這時候才開始穩定下來,最後馮金雁成為家中的主要收入來源,並一肩扛起了房貸與車貸的沈重負擔。

即使工作多年,馮金雁仍保持著一貫的勤奮,再晚的工作都願意接。有些客人上大夜班,經常預約半夜修指甲,這時候她就會設定鬧鐘半夜起床出門幫人修指甲。馮金雁表示自己從來不記一天接了幾個客戶,也不去算自己的收入,對她而言生活中所有擠出來的時間,都是她用來工作賺錢養家的時間,她手上一邊進行修甲前置作業,一邊對我講著:「人要有目標,讓自己有壓力,才有拼的機會。」

多年前,馮金雁背負著家族期待隻身來台,如今在異鄉的她憑藉自己的雙手為深愛的人們築起堡壘,無論是在工作或自在閒聊時,馮金雁眼神中總是透著一股堅毅,或許就是這份倔強,給了她這一路走來的勇氣。


「小紅」是馮金雁當初為了趕場工作而購入的代步機車,騎了十多年仍沒有將其淘汰,個性節儉的她即使收入增加,也仍維持自己一貫的惜物性格。(馮金雁提供)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