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移人】菲律賓移工領袖 Dondel:我們不是幸運的人,但有機會爭取一個更好的未來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口述/Dondel Balana
撰文/黃千千
照片提供/Kuya Manski, Binibining Global

我叫 Dondel Balana(名字譯音:東岱爾),我是一名在台中工作的菲律賓移工,工作之餘我也擔任移工社群組織「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 Global Movement for Empowerment」(海外菲律賓移工全球培力行動,簡稱OFWGME)的中台灣區主席,我們組織有在菲律賓註冊、是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MECO)官方認可的非營利組織,組織的願景是只要有菲律賓移工存在的地區,組織就要成為居中協調、支持和發展的中心,鼓勵同胞團結,提供幫助與照顧,進而改善海外菲律賓人社群的福利與生活。

OFWGME在台灣的組織架構分為「台北北區」、「台北南區」、「中台灣區」和「南台灣區」四個分會,自從我接任中區主席後,深深體會到台灣各地的移工很容易遇到資訊落差的問題,無論是政策法令、勞動福祉,還是常見的仲介合約與不當扣款等,這便是我們要成立組織、經營社群的目地,不僅能有效傳遞訊息,也能藉由推廣休閒活動與各式賽事,提供在台的移工同胞紓壓的管道。

猶記九年前剛離開家鄉時,父親曾告訴我:「永遠讓你的內心與頭腦保持初衷,不要為了獲得認同而成為別人想像中的樣子。」然而當我實際到達台灣工作後,發現一切和我想像中不一樣……不好意思,我下面說的話比較重,在這個國家裡,我們移工有變成奴隸的感覺,無論是工作還是下班後都受到歧視。雖然了解真實社會的不公平,但很少人願意主動改變現狀,又或者為了錢而迷失自我……這些體悟促使我決定更加努力面對生命中的挑戰,致力於幫助其他人。

今年9月在台中東協廣場12樓舞廳所舉辦的「OFWGME BINIBINING GLOBAL 2020」選美比賽暨籃球比賽頒獎典禮,正是由我帶領的中台灣區分會負責,這些活動都完全對外開放、歡迎台灣民眾參加,我們組織將母國的傳統活動帶入台灣,進行文化的移轉與融合,不僅消彌了現實生活中隱藏的尷尬界限,亦讓每個參加活動的移工得以在這個空間裡找回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工廠產線上一個個毫無感情的編號。

其實外籍移工在台灣舉辦活動並不容易,除了資源取得不易外,更多的是受到身分限制,像這次選美比賽原本有18名參賽者,但因為大家工作時間不同,部分參賽者沒辦法參與決賽,有的甚至到了當天才發現要加班沒辦法出席,諸如此類我們必須克服很多的挫折才能讓活動順利進行。

許多人本地人認為移工很愚笨,這是不正確的,我們也是有思考能力、有人生經驗的成年人,舉辦選美比賽不只希望能提升參賽者的能力與自信心,也希望這類移工活動能作為一顆種子,在人與人之間傳遞慈善的力量。

講實在話,其實我們(菲律賓移工)都不是幸運的人,大家必須離鄉背井告別家人去海外工作,就算結束海外工作回到家鄉後,許多人賺的錢只夠溫飽,孩子們沒有多餘的資源,尤其今年面對全球疫情的衝擊,家鄉的家人也可能面臨失業與飢餓。

你們看我們舉辦選美活動、籃球競賽,好似只是讓大家獲得短暫的歡樂,但我不這麼想、我是有遠大目標的 -- 就像我們組織名稱有「培力」兩字,我也將舉辦活動視為一種培力與賦權,希望參賽者們能意識到自己辛苦出國是為何而工作、為誰而工作,好好思考這些事,就算賺到錢也不要虛渡光陰,行有餘力可以幫助和照顧他人,最後期滿歸國後真的能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將所學延續至未來與家鄉資源做結合、為家人與孩子打造良好的未來。

因此我們這次選美競賽有個創舉 -- 組織特別把參賽獎金換成菲律賓的儲蓄險,等到參賽者工作期滿返國後才能領取,並且鼓勵參賽者一同加入組織,成為幫助菲律賓同胞的夥伴。

我們離開故鄉、留下愛人,一個人到海外賺錢,為家庭犧牲自己的青春歲月,雖然老天是如此不公平,但機會掌握在自己手中,每個人都有機會爭取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我在台灣的工作契約也快要結束了,但我會把握剩下的時間,盡量幫這些在台灣努力追求美好未來的同胞們,創造更多的機會。


菲律賓移工組織「OFWGME」中台灣區主席 Dondel Balana。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