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議題登上「花樣戲劇節」舞台,屏東高中戲劇社《菲凡》奪全國第一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首圖圖說:屏東高中kuso愛演戲劇社演出劇目《菲凡》,呈現外籍看護在台灣家庭工作期間所遭受的各種霸凌。(攝影/陳奕安)

撰文、攝影/陳奕安

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下稱青藝盟)籌辦的「花樣年華全國青少年戲劇節」(下稱花樣戲劇節)已邁入第19屆,今年花樣戲劇節以「獨立」為創作主題,吸引全台 39 所高中戲劇社報名參加,國立屏東高中kuso愛演戲劇社(下稱屏中戲劇社)以外籍移工議題為主軸演出劇目《菲凡》,呈現一位菲律賓外籍看護在台灣家庭工作期間的心路歷程,特殊的議題一舉讓屏中戲劇社奪下本屆賽事的「全國第一」。


劇中主角菲律賓看護文森(左)來台照顧台籍雇主的植物人父親,不但工作壓力龐大,甚至還遭雇主惡言相向。(陳奕安拍攝)

 

演繹日常觀察 戲劇呈現移工議題

《菲凡》一劇講述隻身來台的菲律賓籍家庭看護工「文森」(古林.李克方飾演,排灣族)的經歷,緊扣現在社會中逐漸被大眾重視的移工議題。

《菲凡》從頭到尾只有三位演員,場景圍繞在台籍雇主李義凡(郭品宏飾演)的家庭,劇中來台多年的文森作為一名家庭看護工,除了照顧阿公 -- 雇主李義凡長年臥病在床的父親(吳偉誠飾演)之外,還得負擔起其他家事工作,但文森卻總是受到李義凡的欺凌及虐待。

離鄉背井的文森需要負擔菲律賓妻兒的生活支出,老家的父母也衰老生病,文森只好竊取雇主家中的營養補品和成人尿布,意圖帶回菲律賓給父母使用,但偷竊的行為被雇主發現,加劇他與雇主之間的緊張關係。

然而身為雇主的李義凡,本身也有自己的難處,除了背負龐大的工作壓力、妻子離家、他也得扛起照顧植物人父親的責任,沉重壓力讓李義凡長期情緒緊繃,因此對文森從來沒有好口氣,甚至曾情緒失控對他拳腳相向,原本順從懦弱的文森在高壓的環境下,也一度想動手傷害李義凡。


文森(左)在工作期間受到李義凡(右)拳腳相向,呈現外籍移工在台灣工作期間受到的不平等對待。(陳奕安拍攝)


李義凡(右)也承受極大的生活壓力,其中包含照顧植物人父親的重擔。(陳奕安拍攝)

《菲凡》編劇黃品宸分享,《菲凡》的劇情構想來自自己的真實生命經驗,家中的阿嬤臥病在床近十年,因此請來一位印尼籍家庭看護工照顧阿嬤,然而他父母跟移工之間的關係並不好,時常指責移工,但黃品宸總是不明白,「大家都是人啊,為什麼會合不來?」他坦言家中的移工也跟劇中的文森一樣,曾做出偷竊尿布的行為,但他卻反過來思考:尿布明明就不貴,對方為什麼需要竊取?會不會是遠在印尼的家人有其需求?

源自生活的靈感被轉化到劇本中,在角色的設定上,黃品宸呈現許多台灣人印象中雇主與移工之間「上對下」的關係,凸顯移工在台灣相對弱勢的處境,同時不將任何一方包裝成完美的樣子,都有部分行為上的缺失;他提到,劇情中想呈現人類只要身而為人,都會有各自不同的樣貌,如果沒有試著了解對方為什麼這麼做,衝突就永遠無法解開。

舞台監製吳承恩也提到,移工應該受到平等的對待,不因國籍而遭受偏見,很多時候移工們往往沒有機會選擇自己的處境,許多負面行為其實出自於他們的不得已。


文森(右)鼓起勇氣抵抗李義凡(左)的肢體暴力。(陳奕安拍攝)


文森在夜裡對阿公訴說自己生活的難處。(陳奕安拍攝)

 

各自的生命旅程:雇主、移工與他們的獨立之路

今年花樣戲劇節的主題是「獨立」,在劇情的推進中,《菲凡》分別從移工文森與雇主李義凡雙方的立場探討「獨立」的意義。

吳承恩指出,文森勇敢選擇面對自己的內心,做出自己覺得對的事,不再受雇主擺布,並在雇主動手毆打他時勇於抵抗,最後文森選擇回到菲律賓,在工作和經濟上獨立,走出不同以往的路。

導演劉哲嘉補充,李義凡也做出人生中的重要決定,從對於人生的妥協無奈,到下定決心、做出改變,「成長就是一種獨立」,劉哲嘉認為劇中的人們都擺脫了束縛,往前走出不同的道路,這樣的成長無非是獨立的一種表現。


李義凡在劇中也做出人生中的重要決定,擺脫無奈與束縛。(陳奕安拍攝)


李義凡(右)最後了解文森(左)的心聲,也向對方坦承過錯。(陳奕安拍攝)

《菲凡》劇中的角色們都成長並且更加獨立,李義凡終於體貼文森家中的情況,並且一改過去的惡言相向與刻板印象,對他釋出善意。

劉哲嘉認為,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只是移工們身處外地,作為本地人也沒資格評斷、否定他們,應該撕下標籤,了解移工群體。

在劇中飾演文森的古林李克方在戲末,對阿公唱了一段菲律賓歌曲《Aking Pagmamahal》(我的摯愛)為離世的對方祈禱並告別,他也分享這個片段讓他印象深刻,不僅是為整部戲劇做收尾,而在唱歌的同時,他內心也有股感動油然而生。


文森對離世的阿公唱了一段菲律賓歌曲《Aking Pagmamahal》,為對方祈禱並告別。(陳奕安拍攝)

「獨立是一趟追尋自我的旅程」,黃品宸分享,《菲凡》透過社會的現況,反應現今社會充滿各種歧視的問題,除了劇中人物的獨立,《菲凡》也是屏東高中戲劇社成員們成長與獨立的一部分,雖然編寫這齣劇本帶來很多困難,但只要覺得是對的事就要堅持,他堅定的說:「能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分享給觀眾,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屏中戲劇社編劇黃品宸分享,《菲凡》透過戲劇反映台灣社會對於移工充滿歧視的現況。(陳奕安拍攝)

黃品宸笑說,擁有夢想是一件很珍貴的事,實踐夢想需要勇氣並付諸努力,而完成夢想是值得回味一輩子的事,他們從屏東背負著夢想北上演出,如今也完成了夢想。

在今年的「花樣戲劇節」中,屏中戲劇社以《菲凡》奪得全國第一、最佳男主角,及舞台、燈光、音效等三項技術大獎,之後屏中戲劇社也在8月18日及25日,分別於屏東藝術館與新竹聯華電子聯合大樓展開加演《菲凡》,讓更多人看見他們透過戲劇所傳達的想法。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