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星期天:移工旅程設計工作坊」,我們坐在北車大廳傾聽移工心聲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One-Forty舉辦的東南亞星期天活動中,台灣學生們前往北車大廳與印尼移工接觸、暢談日常生活。(陳心慈拍攝)

 

撰文、攝影/陳心慈

非營利組織「One-Forty」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天,皆會固定舉辦東南亞移工相關活動,帶領著台灣民眾瞭解移工議題。而在3月31日的「東南亞星期天:移工旅程設計工作坊」活動中, One-Forty和參與者一起前往台北車站大廳,關心在台灣撐起長照和公共建設的東南亞移工,探究他們身處異鄉會面臨哪些困境,而作為地主的台灣人可以怎麼提供協助。

在台灣,每遇到約30人就有一個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他們大概有70萬人,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遠渡重洋來到台灣,擔任我們的家庭看護、工廠勞工、遠洋抑或近海的漁工。這些來到台灣的移工們,也許身上背負著的是生活的重量,也許是懷抱夢想的熱忱,不管如何都對台灣產業與勞動產生了莫大影響,然而,多數人忽略了他們的身影,也將外籍勞工壓縮在「阿勞仔」、「瑪麗亞」等想像的標籤當中。

北漂來台灣工作的移工,如同所有異鄉人,需要一個能讓身些歇息的地方,假日能與朋友相聚,品嘗思念已久的家鄉美食,台北車站是大多數移工熟悉且交通極為方便的大地標,也就漸漸成為他們聚會的場所。

致力解決移工問題的One-Forty核心價值是以人為本,也將價值觀化作行動,這天One-Forty的工作人員們帶領參與工作坊的年輕人前進台北車站大廳,坐下來與幾位移工聊聊,試著在傾聽與同理的過程中,瞭解移工的需求。


青年參與者們在訪談移工前,先學習簡單印尼文,並討論等等要訪問的問題。(陳心慈拍攝)


為了讓初次與移工接觸的參與者能順利上手,One-Forty製作教戰手冊,上面寫有簡單印尼文教學以及訪問內容建議,幫助參與者可以順利與移工聊天。(陳心慈拍攝)

走進禮拜天的台北車站大廳,有許多不熟識的面孔說著不同國家的語言,在One-Forty志工的帶領下我們拜訪了坐在大廳黑白格上的印尼朋友們。

「Selamat siang !」(午安)「Apa kabar !」(你好)我們說著剛學習不久的印尼文熱情地打招呼,聽到熟悉的語言,印尼朋友露出親切地笑容,「我們可以和你們聊聊天嗎?」禮貌性地詢問後,印尼朋友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便開始緩緩地用中文分享在台灣日常生活還有家鄉的故事。

「其實我們在台灣工作很開心,但休息的時間真的很少。」提及工作日常,印尼朋友不禁感慨,工作與休假時間時常不固定,甚至有其他移工朋友一年只休假一次,聽到這裡,震驚的我們紛紛倒抽一口氣,詢問仲介公司有沒有幫助印尼朋友解決工時問題?他們只默默地搖了頭,彷彿也道盡了所有無奈,但最後卻還是笑著說:「我們還是很喜歡台灣。」


參與者透過志工引導,與一男一女兩位印尼移工在黑白大廳中分享生活經驗,也聽到他們在台工作所碰到問題。(陳心慈拍攝)


兩位印尼移工朋友十分親切的用簡單中文聊天,也歡迎我們到印尼遊玩。(陳心慈拍攝)

在短暫的訪談中,我們理解了多數移工所面臨到的問題為「一年只休一次假」、「薪水有三分之一都在償還仲介費」、「不知道怎麼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等,聽著這些訪問中最真實的聲音後,我們互問彼此:「身為台灣人、這塊土地的主人,可以做些什麼?」

結束與移工們的訪談後,One-Forty志工將全體參與者帶到一間會議室並分為數個小組,讓大家一一討論、發想移工在來台前、在台時、以及離台後所面臨到的困境,以及可能的解決方案。

而小組與小組之間互相分享採訪的過程裡,我們發現移工有許多權力都未受到保障,學生王詩瑜說,多數的移工連最基本的生活品質都無法得到滿足,加上語言隔閡,有的移工在工作時與老闆溝通困難,還有台灣大眾運輸大多只有英文和中文,移工也因語言問題無法搭乘。

針對這些移工在日常生活面臨的問題,小組成員紛紛腦力激盪想出解決方案,不管是在大眾運輸工具上加上拼音,幫助移工理解站牌資訊;或是在各鄉鎮設立移工緊急救助站,或設立回國就業幫助站等…….各式各樣有創意的答案。


One-Forty工作人員帶領活動參與者一起討論移工在來台前、在台時、以及離台後可能面臨到的困境。(陳心慈拍攝)


小組間互相分享組內採訪的過程,並針對不同移工的回饋,去探討他們可能面臨的問題。(陳心慈拍攝)


針對移工們提出的生活困境,各小組在討論過後,想出可能解決的管道或方法。(陳心慈拍攝)

台北車站大廳中黑白分隔的磁磚,就好比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與東南亞移工之間一般涇渭分明,人來人往的車站中不難發現移工身影,但多數人都選擇匆匆走過,鮮少停下腳步去觀察、去關心,黑白之間彷彿有道無形的牆。

活動負責人Sandy說到,多數人對於東南亞移工比較不了解,希望台灣人能夠去傾聽、同理他們,成為溫柔接待移工的角色。

One-Forty志工丸子也說到,台灣需要被關注的議題太多了,大家很少會優先把外籍移工列入關注對象,因此這次活動主要就是希望參與者不是透過旁人闡述移工問題,而是親自從移工口中聽到他們真實面臨的困難和狀況,唯有面對面接觸理解,才能更加體會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

就在這次的活動中,我們打開心胸,突破了心中所設立的界線,上前探究我們與移工彼此間精彩的世界,也相信這次活動所帶來的影響將會在生活不斷發酵,使我們有所成長。


參加東南亞星期天的台灣年輕學生表示收穫滿載而歸,對於東南亞移工有了更多元認識。(陳心慈拍攝)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