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開箱移工旅程的攝影展:回顧One-Forty 2019年度特展「轉機:台灣」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攝影/鄭宛純

2019年10月,長期關注移工議題的青年非營利組織「One-Forty」在台北松山文創園區(松山菸廠)舉辦了一場年度攝影展,透過影像把一個個東南亞移工的人生故事搬進了一號倉庫,期待大眾對這群離鄉背井的跨國遷徙者有更多理解和認識。

展覽名稱叫作「轉機:台灣」,因為許多移工都把台灣視為是人生的轉機,到台灣工作讓他們能夠供小孩受更好的教育、能夠替辛苦一輩子的父母再次撐起一個家、能夠存下一筆創業基金實現夢想。

然而,手裡拿著機票,我們都不知道迎面而來的是如想像中那樣的美好良機,抑或是危機 -- 畢竟移工受到不公對待的事件在台灣社會仍是層出不窮,這樣的不確定性更顯得這群人有著莫大勇氣,他們是一個個勇敢的旅人,獨特而閃亮,就像我們周遭的許多台灣人一樣,懷揣著夢想到台北、到異鄉,為了更美好的生活在不同角落奮鬥著。

展覽一開始,先是透過VR實境及360度全景攝影帶大家飛到印尼,回到移工們的旅行的起點,也是終點。展場中央的地毯是每個印尼家中必備的物件,多數日常都在這一塊毯子上發生,觀眾就像是進到印尼人家中一樣被邀請而坐下,這一區的所有影像作品都來自One-Forty每年到印尼拜訪學生時累積起來的畫面,即使離開了台灣,One-Forty仍然持續關注並參與著學生們的生活。


坐在地毯上的觀眾正在翻閱One-Forty的田調報告,這些返鄉的印尼學生有人開了鳥店,有人開了小型的成衣工廠。前方則是VR實境的體驗區,提供觀眾深入其境看到移工的家鄉。(鄭宛純拍攝)

第二站替大家「開箱」了移工的台灣生活,有他們工作時的認真模樣,也有在北車大廳慶祝開齋節的歡樂景象。除了影像作品外,One-Forty更展出三名移工即將寄回家的包裹,來台的移工經常是三年甚至更久才能有機會回家一次,為了彌補無法陪伴在親人身邊的缺憾,他們經常會趁著發薪時買一些漂亮衣服、玩偶或日常用品寄回印尼。


Titinih來台工作七年,是家中長女、同時也是兩個女兒的媽,這次她寄了女兒在學校會需要的文具、漂亮拖鞋、時鐘和一些廚具回家。(鄭宛純拍攝)


貨運包裹裡的每一個禮物,都代表著移工對某一位家人最深的祝福和想念,期待有一天能親手把禮物送給他們。(鄭宛純拍攝)

隨後的展區轉換了視角,這次我們用移工的鏡頭說故事,One-Forty徵求了三十張移工的攝影作品,帶我們更直接地一窺移工生活,與此同時,One-Forty更與移工攝影師Joan Pabona合作,展出她的一系列攝影作品。

Joan是一位曾在新加坡和香港的菲律賓移工,在香港工作期間開始學習攝影,記錄著香港和自己,目前是一位即將返鄉的攝影師及媽媽,One-Forty特地在展覽期間邀請她到台北與大家見面,還舉辦了攝影工作坊請Joan帶著大家拍下台北街頭的景象。


《Quarter of Love》Joan最喜歡的作品,那一小角代表的是自己陪伴小孩的時光,剩下的部分則是因為在外國工作而缺席的時間,現在,Joan終於可以回到菲律賓參與兒子的每個重要時刻了。(鄭宛純拍攝)


One-Forty從移工的攝影作品中選出30張照片放在展場中,而這些照片也都在展覽後分享於One-Forty的粉專。(鄭宛純拍攝)

這場展覽除了Joan之外,也策畫一處展出菲律賓移工Mark Lester Reyes的服裝設計。Mark平常的身分是鞋廠廠工,休假時則是一名服裝設計師和化妝師,帶著自己製作的禮服參加許多選美比賽。

然而,Mark的人生會多出「化妝師」這一身分,其實是因為早期在工廠的一次職災,當時剛到台灣工作的Mark,因為使用不熟悉的藥劑,被化學藥劑灼傷了臉,為了遮蓋傷疤、找回自信的自己,他開始學習化妝,玩出興趣後越來越投入其中,也挖掘出本身的藝術才華,一場職災讓他意外找到了人生的志業。

Mark的作品總洋溢著菲律賓的熱帶氛圍,而且當你走近觀看,必定會忍不住驚呼,你不會相信眼前這套華麗至極的禮服竟然是由湯匙與大陽傘所製造而成的。


Mark設計的這套禮服是由鐵湯匙組成,不僅華麗璀璨頗有氣勢、且湯匙的弧度正好表現出如鱗片般的效果,若不近看很難發現材料竟是如此唾手可得的日常用品。(鄭宛純拍攝)


另一套禮服則像是從熱帶叢林走出的女神一般展現無比氣勢,你猜到她背後的那一片裝飾是什麼了嗎?那是路邊常看到的涼傘傘面,透過Mark的巧手化身成為禮服的重要配件。(鄭宛純拍攝)

如果你曾實際參觀過這場展覽,你還會發現展場內吊掛了一個巨型的裝置藝術,那是One-Forty與台灣藝術家羅懿君合作,以移工們繪製的家鄉樣貌作為底圖,藉著素材拼貼和燈光投影,呈現出移工們最想念的故鄉一隅。這個展品所使用的素材是來自於新北市瑞芳區海岸的垃圾,每到假日,那裡就會出現一群移工和台灣人穿梭在崎嶇的石頭與石頭之間,撿著永遠撿不完的保麗龍和寶特瓶。


透過移工們利用假日前往海邊淨灘所撿拾的海漂垃圾,讓移工們利用這些垃圾作為素材拼湊繪製出自己的故鄉,有人畫的是家附近的港口,有人畫出房子周遭的農田,也有人畫的是家鄉的神話故事。(鄭宛純拍攝)

雖然名為攝影展,但它卻不僅止是攝影展而已,筆者曾在One-Forty擔任志工兩年,期間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活動,也參與了一小部分的展品製作,但我還是在展場裡來回細看了一兩個小時。

這場展覽就像是一本怎麼看都看不完的故事書,它囊括了移工們太多太多的故事和面貌,台灣人對移工的歧視和偏見都源於不理解,而這場展覽費盡心思地讓人們看見移工的多重身分,也讓觀眾看見自己與移工的連結 -- 我們都一樣是為了生活努力打拼的人。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