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天涯《淪落人》,新科導演拍出香港雇傭動人故事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電影《淪落人》描述半身不遂的昌榮,與菲律賓傭工Evelyn之間的情感故事。(影片截圖)

 

  本篇報導由台北順風社「世界旅遊日慈善專案」獨家贊助。

撰文、攝影/許若茵
圖片/《淪落人》預告片截圖

2018南方影展於11月17日在台南新光影城盛大開幕,主辦單位「台灣南方影像學會」本次選定香港新科導演陳小娟所執導的首部電影《淪落人》做為開幕片,該片由香港影帝黃秋生領銜演出,在開幕特映當天,台南市代理市長李孟諺等人都到場支持,陳小娟也來到現場與觀眾進行映後座談。

南方影展至今已辦理18屆,李孟諺表示今年有來自台灣、香港、海外地區等475部參賽影片,再從其中選拔出40部入圍影片,南方影展已成為華人影視圈新銳及獨立導演矚目且重要的影展,加上各界的支持參與,孕育出許多優秀的導演,這些影片也在日後金馬獎上有傑出表現。

南方影展18年來秉持著「獨立精神、影像思辨與當代議題呈現」的精神,李孟諺認為南方影展的特色為堅持這座城市的性格文化,不隨波逐流,這是一份對城市的光榮感。

《淪落人》電影預告片。

《淪落人》是第三屆電影發展基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得獎作品,也是2018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開幕片,在台灣金馬國際影展更是深受好評,被香港媒體譽為「2018年最好的香港電影之一」,前景可期。

該片以鄰居阿輝(李璨琛飾)的視角出發,描述因為工傷意外、半身不遂的中年男性昌榮(黃秋生飾)與外籍幫傭Evelyn(Crisel Consunji飾)之間的情感故事。昌榮在工地工作時被鋼樑砸中後癱瘓,行動不便又妻離子散,妹妹晶瑩(葉童飾)曾因情感問題與昌榮有糾紛,不忍昌榮現今處境又與昌榮相處不佳,昌榮之子(黃定謙飾)遠赴美國求學與母親和繼父同住,只能偶爾視訊聯繫……

此時Evelyn來到獨居的昌榮家,Evelyn正值大學生年華,卻有個死要錢的母親以及不想離婚的丈夫,她被迫放棄攝影夢,來到香港打工並籌措婚姻無效訴訟的費用。起初雇傭兩人語言不通,僅能靠著手機上的翻譯軟體溝通,產生了許多誤會,不過昌榮漸漸了解Evelyn的難處,也發覺Evelyn對攝影的天份,兩人越發信任彼此,發展出微妙的情感,Evelyn鼓舞了昌榮的生活,從悲觀的生活中,兩人開始追夢。


年輕的菲律賓傭工Evelyn,為了籌措與丈夫的婚姻訴訟費用,獨自一人來到香港昌榮家工作。(影片截圖)

在映後座談時,南方影展策展人黃柏喬提到,雖然影展中許多影片都是較本土、小眾化的,不過卻包含了許多議題,像是在《淪落人》中就有外籍移工、老人照護、雇傭關係值得探討。另外在片中,一改以往雇主都會很壞、不人道對待外傭的形象來吸引觀眾,影片選擇以生活中有摩擦也有磨合的趣味來呈現,對此導演陳小娟解釋,在許多片中外傭、殘障人士都是很悲慘,鏡頭利用他們,卻未曾真正關注他們的真實生活,她表示其實他們是可以擁有堂堂正正的平等生活,不需要被可憐,「可以為他們抱不平,但不能總認為他們是底層的人」。


年輕的香港導演陳小娟,在片中探討許多香港社會議題如雇傭關係、外籍移工等。(許若茵拍攝)

談起《淪落人》最初的樣貌,陳小娟回想,她曾看過有一位殘疾男士坐在電動輪椅上,然後一位菲律賓女生站在輪椅後方改裝的踏板上,當下他們看起來很親密、很美,然而陳小娟卻覺得心中不太舒服,她坦言是自己有偏見,先入為主假設那位女士就是「傭工」(指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家庭傭工,台灣多稱外傭)。

不過事後她也反思,傭工為何就不配擁有愛情?陳小娟想,如果是她自己在工作時認識男朋友或老公是沒有問題的,更直言:「那為什麼菲傭就不可以在工作裡找到友情或愛情?」她認為這些小眾的異鄉人也有他們所想追求的生活目標,因此決定拍出這部電影。


這一幕可謂是陳小娟拍攝《淪落人》的起源。(影片截圖)

其實陳小娟家中沒有移工,是有一次她到朋友家中拜訪時,發現這些移工都縮在一旁,朋友媽媽對移工的態度也不佳,然而移工卻彷彿都沒有自己主張似的,讓她感觸很深,後來陳小娟做了很多功課,也和這些女傭們聊了不少。

她提到,其中有一位菲傭就是攝影師,劇中許多照片是她提供的,還有另一位菲傭常利用假期去爬山,現在還常挑戰外地運動員爬的山,陳小娟說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她們,會發現她們有很多很精采的生活,然而許多人沒有理解,只看見她們假日坐在中環或是銅鑼灣街頭聚集聊天,非常可惜。


片中的Evelyn有攝影夢,現實生活中也有許多「Evelyn」亦是如此。(影片截圖)

說到《淪落人》中的一大亮點便是演員卡司堅強,黃秋生、葉童等人齊聚首相當吸睛,起初電影宣傳海報甫出來,網友紛紛留言開玩笑說「女主角肯定要被殺死了」,看到黃秋生,觀眾對他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戲中變態的樣貌,又或是想到《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中大飛那種硬派古惑仔的形象,但在《淪落人》中,黃秋生卻一改過去,演出中年大叔眼神中的滄桑,那失望、落寞的一面。

陳小娟認為黃秋生是硬底演員,將劇中細膩的多種情感處理得很好,先前在粉絲專頁釋出的影片中,黃秋生也提到母親有中風,當時照顧她的歷程成為了黃秋生在揣摩腳色時的參考,另外他英文太好反倒成了阻礙,因為劇中的昌榮不會說英文,有時候在演戲時會不小心沒控制好。

不過陳小娟萬分感謝黃秋生這次擔綱主演,起初在選角時她想找一位配合角色「能把髒話說好聽的人」,而她覺得黃秋生就是生活中能把髒話說得很好聽的演員,他的性格直話直說,看似粗魯卻內心溫柔,雖然兩人沒私交,但劇組還是發出電郵邀請,沒想到即使劇組說能提供的報酬不多,黃秋生在看了劇本後卻一口答應要演出,甚至一分錢都不收,其他許多演員也因黃秋生義氣相挺而參與該片,讓陳小娟相當感動。


黃秋生在片中細膩演技,讓不少觀眾都為之動容。(影片截圖)

陳曉娟還分享拍戲中艱辛的歷程,礙於香港法令傭工不能兼職,女主角的位置一空就是大半年,還好後來尋覓到的菲律賓女主角Crisel Consunji是來香港投資的生意人,Crisel看到招募廣告和劇組聯繫,才確定了女主角人選;此外由於資金限制,拍片環境很刻苦,後來昌榮家中的場景都在廢棄的幼兒園拍攝,也好營造出70年代香港公共屋村建築的窄小。

而對於劇中兩次拍攝到的天井,陳小娟說在香港是許多人自殺的地方,劇中昌榮也曾在天井旁幻想自盡,陳小娟解釋還有一幕與Evelyn也是從天井底下往上拍,昌榮與Evelyn想離開世界並非去死,而是渴望自由,不自由的感覺是兩個角色之所以有共鳴與交集的原因。

現場觀眾對於劇中多次出現的廣東話台詞「多撚謝」、「黐撚線」不太理解,陳小娟回答「撚」其實是男性生殖器官,「多撚謝」是謝謝,而「黐撚線」則是罵人神經病、瘋子,昌榮的腳色設定是建築工人,陳小娟發現建築工人在聊天時多參雜髒話,不過這不是人品不佳而是一種溝通方式,相當有特色且可愛,配合腳色有種幽默感。

陳小娟語重心長說,現在香港許多學校都不學廣東話,反而提倡外語,她希望透過電影,把像是老一輩英式廣東話中的「疴畢甩」(All blood,香港人在遇上棘手問題時自嘆用)等詞彙都能多保留下來。

電影中昌榮講道:「我不相信她,還可以相信誰?」是許多觀眾感觸極深的一句台詞,電影一開始就演出女傭的護照被沒收的情節,甚至有些家庭還會裝監視器來監督女傭的一舉一動,正是因為雇傭間缺少信任,用低廉的薪水與極差的環境對待外籍移工,陳小娟感嘆,一般普通公司都不會如此對待員工的,「既然不相信她,為何還要請她來工作?」


雇傭之間缺少信任,常讓移工受到待遇不佳。(影片截圖)

影片播映完後不少觀眾都感動落淚紅了眼眶,有一名觀眾打趣表示:自己送老婆很多包包跟禮物她都沒有哭,但是看電影她卻從頭哭到尾,也感念起自己家中曾有位外傭對媽媽很好,媽媽生病時外傭也在一旁擔心哭泣,非常感謝她對家裡的付出;另一位觀眾也分享家中的外傭情況,他們在家中都與外傭同桌用餐,甚至參加里民活動時,也繳費讓外傭一起有位置吃飯,他相信內外都要一致,雇傭之間互相體諒。

黃柏喬也引用片名再次重覆:「同是天涯『淪落人』」向觀眾喊話,既然有緣相逢在同一空間,盼大家都能互相支持,珍惜這些沒有血緣、卻擁有親密關係的異國家人。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