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閃亮三姐妹》延伸閱讀:回顧一世紀以來的印尼女權運動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前言:邁入第十九屆的2017年台北電影節,今年規劃「亞洲稜鏡」、「東南亞新勢力」等單元,希望將亞洲各國不同風格的電影帶給國人。由於這些電影呈現出各地不同的歷史文化及風土民情,因此台北電影節特別與《移人》合作,邀請東南亞各國的新住民先行觀看試片後,在不透露劇情的前提下,以最道地的觀點介紹這些電影中蘊含的文化意義,並撰寫一系列文章刊登於《移人》及其他露出媒體,盼望能帶給國人更多元的影片觀點。

本文另有印尼文翻譯,請點此觀看

 

撰文/葉奕緯
印尼文化講解、印尼文翻譯/李珮菁(Linda)

我曾於2016年前往印尼南蘇門答臘的楠榜(Lampung)省踏查,當時正值開齋節(Lebaran)前後,我與印尼朋友到十幾戶親友家拜年,印尼人遇見我劈頭第一句就是問:「你是什麼宗教?」「結婚沒?」我通常回答沒有宗教,但印尼人總會一臉疑惑看著我,於是身旁友人推我手臂一下,替我回答:「Confucianism(孔夫子)。」

在印尼擔任公務員,是需要註明自己的宗教信仰,而「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新教、天主教、印度教、儒教」是印尼官方唯一承認的六種宗教,而北蘇門答臘的亞齊(Aceh)省,是實施伊斯蘭律法(Sharia)最嚴格的地方,當女性外出時,被規定必須要配戴頭巾(Hijab);在家時,更受到嚴格的家族長制(Patriarchy)與女家長制(Matriarchy)管理。近年來因全球化影響,女性漸漸開始爭取與男性平等的地位。

這一部《新.閃亮三姐妹》(Three Sassy Sisters)是由印尼當紅女導演妮雅.蒂納塔(Nia Dinata)執導,並以寶來塢(Bollywood)歌舞劇形式展現熱鬧氣氛,不過度強調宗教、種族之別,並以毛梅雷(Maumere)這座以天主教為主要信仰的城市取景,探討當代女性面對女家長制的衝擊。

妮雅.蒂納塔是少數探討近代印尼社會議題的女性導演,擅於描繪市井小民生活的她,在2003年執導的Arisan!(The gathering)雖然觸碰到印尼敏感的同志議題,結果大獲好評,這部低成本電影共吸引超過50萬人次觀影。接著,因受到父親迎娶第二任妻子的衝擊,妮雅.蒂納塔在2006年拍攝探討一夫多妻制(Polygamy)的電影Berbagi Suami(Love for Share),除得到高額贊助外,還被奧斯卡提名為最佳外語片。

雖然她總因拍攝社會爭議的電影,而多次受到官方關切,但她仍勇敢喊出:「絕不會因此而自我審查。」是當代印尼備受關注的女性導演之一。

除了妮雅.蒂納塔外,印尼在為女性爭取權益的歷史中,絕不會遺忘一位女性,甚至還將她的生日訂定為國定假日,她就是卡蒂妮(Kartini),即使在台灣,每年的4月21日,台北地下街總會看見印尼朋友穿戴各地區艷麗的傳統服飾,精心打扮後在舞台上走秀,進行選美比賽,為的就是紀念她們的女權英雄卡蒂妮。

印尼女移工們盛裝打扮,參加2016年舉辦於台北地下街的「卡蒂妮紀念日」活動。(移人資料照片)

卡蒂妮出生於書香世家,當時是1879年的荷蘭統治時期,在學期間,卡蒂妮選擇異於他人的荷蘭語,因此有機會接觸到當時的歐洲文學與女性主義,並結交不少外國筆友,但當她12歲時,因為爪哇貴族中社會隔離(pingit)規定,在結婚前必須待在父母家中不得外出,然而她的父親破例允許她學習刺繡課程以及參加公眾活動。

在此期間,她開始為女性的自由、法律平等倡議,並公開反對一夫多妻制,欲擺脫傳統加諸於印尼妻子、母親身上的枷鎖。然而當她24歲時,仍因父母堅持而嫁給一位娶了三任妻子的男子,但男子表示理解並支持她的事業,所以卡蒂妮積極籌辦女子學校,可惜的是,在隔年生下唯一的子嗣後,卡蒂妮就英年早逝,而支持、繼承她理念的人,在印尼各地建立女校時,總會將她的名字當作校名:Sekolah Kartini(卡蒂妮學校)。

在當代印尼,仍有傳統的米南加保(Minangkabau)人在西蘇門答臘的高山上,恪守「傳女不傳子」的祖訓,因此米南加保人是個高達400萬人口的母系社會;在2001年,梅嘉娃蒂(Megawati)成為印尼首位女副總統,並在幾年後因總統貪汙,順而繼位成為首位印尼女總統。有著前人披荊斬棘,印尼正逐漸擺脫壓迫女子的道路上。

擔任本電影文化講師的李珮菁說:「妮雅.蒂納塔是我最喜歡的導演之一,閃亮三姐妹的演員各個都是印尼知名影星,如大姐尚笛(Shanty Paredes)是印尼女歌手,塔拉(Tara Basro)則是名主持人,這部電影的卡司很強,推薦大家來看這部翻拍第二次的印尼人氣電影!」

 

本文新住民文化講師:李珮菁(Linda)

來自印尼雅加達,曾經在中國文化大學就讀研究所,主修觀光接待管理,目前已畢業,現職為『Taiwan我來了』新住民全球新聞網的駐台特約記者及印尼文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