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曉倩:菲律賓血統賜予的天籟之音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Asuka Lee
照片提供/呂曉倩、許家安

2016年12月11日,民進黨所舉辦的「新力量發聲——東南亞語親子歌唱比賽」總決賽現場,蔡英文總統也親自到場聆聽。但由於參賽人數眾多,當比賽持續了三個小時後,眾評審們不禁小露疲態。

到了最後一組時,舞台走上三位身穿菲律賓女性服飾,看似三姊妹又貌似母女的組合,最右邊的少女還背了把吉他。

「Magandang araw sa inyong lahat !(菲律賓語:大家好!)總統好、主持人好、各位評審大家好,我們這一組來自台北場、來自菲律賓。」背著吉他的少女,用略有磁性的嗓音,簡單的向大家自我介紹。

「今天我們帶來的歌曲,是Freddie Aguilar的《Anak》。Anak在菲律賓語的意思是孩子,這首歌是描述一位曾經行為走偏的孩子,最後走回正路,並回報父母養育之恩的心路歷程。因此,今天唱這首歌也是向我們的父母說謝謝。」站在左邊的稚齡女孩,用黃鶯般的聲音介紹要唱的歌曲。

吉他少女在觀眾的掌聲中開始撥弦,經過一段慢節拍的前奏後,三位女性開始演唱。全場的人都安靜下來了,只聽到三道充滿感情的女聲交織在一起,在比賽會場裡繞呀繞的,時而合聲、時而重唱,鑽過每個人的耳朵與腦袋;當歌曲演唱至高潮時,三人更加投入感情。雖然現場觀眾聽不懂菲律賓語歌詞,但閉上眼睛,彷彿就能看見一對菲律賓父母站在家門口,欣喜的看著迷途知返的孩子,從遠方緩緩歸來……

歌曲唱完後,現場爆出如雷的掌聲跟歡呼聲,果不其然,十幾分鐘後這對來自菲律賓的三人組合毫無意外奪下比賽冠軍。頒獎時,主持人開玩笑說:「妳們三個真的不是三姊妹嗎?」三人報以燦爛微笑,因為感情極好的她們,自然不是第一次被這樣誤認了。

背著吉他的磁性聲音少女,是今年24歲的姊姊呂曉倩(Abby),另一位黃鶯聲音的稚齡女孩,則是妹妹呂曉清(Patricia),站在中間的女性,則是她們的母親蔡麗娜(Carina)——事實上,這不是呂家姊妹第一次稱霸歌唱比賽了。菲律賓血統賜予的嗓音如同天籟,讓她們唱遍大大小小的台灣電視選秀比賽節目。

呂曉倩跟菲律賓媽媽、妹妹一起參加「新力量發聲——東南亞語親子歌唱比賽」的決賽影片。

 

隔代遺傳的音樂天份,讓她走上音樂之路

「其實總決賽那天我緊張死了啦!總統居然坐的離我們這麼近,幸好唱歌沒有出槌,哈哈!」

離比賽當天已經隔了半個月,呂曉倩回想起來,仍然忍不住笑出聲。雖然擁有如此優異的聲音,她並非從小就是音樂神童——相反的,她自爆小時候是個愛窩在家看動漫畫的大宅女,還曾經在音樂課用樂譜的背面,畫起七龍珠的超級賽亞人。

當時的呂曉倩不知道,有一股驚人的音樂天份,就隱藏在她與妹妹的血液中。

念國中時,她某次在電視看到「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這個節目。原本沒什麼感覺,但看著看著,看到節目裡五光十色的舞台效果、素人歌手們用一生懸命的態度去唱好一首歌、最後觀眾起立給予熱烈掌聲……剎那間,好像有個開關被打開了。她開始想像:自己是否也能走上那個舞台唱歌?

不久後,呂曉倩拋棄宅女生活,跑去加入學校裡的熱音社。這個老是在音樂課不認真上課的女孩,居然那麼會唱歌,同學們都驚訝極了!或許,是她那位已經在天上的爺爺呂良豪,在冥冥之中做了推手。

呂曉倩說,爺爺在她出生前就過世了,自己從未親眼見過他。但根據留下來的照片及奶奶轉述,身為菲律賓華人的呂良豪是個音樂天才,不僅在馬尼拉華人圈中享有盛名,並擔任職業樂隊的老師兼指揮。當時,有許多台灣演藝圈歌手去菲律賓表演時,都會指名找他合作。呂良豪因此認識了不少台灣早期的歌壇前輩,而呂家決定從菲律賓搬來台灣生活,或許與此有著密切的關係。

呂曉倩的父親是貿易商,母親是幼稚園英文老師,平常都很少唱歌,所以她小時候從沒想過會跟音樂扯上關係。但來自爺爺隔代遺傳的音樂天份,卻在她成長過程的某個時間點爆發出來,讓她就此走上了音樂之路。

呂曉倩的爺爺呂良豪(右)在菲律賓是職業樂隊的老師兼指揮。(呂曉倩提供)

 

獨鍾搖滾樂,帶著星夢闖蕩歌壇的少女

音樂有許多種表演型態,呂曉倩摸索了一陣子後,發現自己最喜歡的是樂團類型的搖滾樂,於是她開始涉獵許多樂團的音樂作品,包括美國硬派搖滾天團槍與玫瑰(Guns N’ Roses)、美國另類搖滾樂團超脫樂團(Nirvana)The Pretty Reckless、台灣搖滾女王楊乃文、搖滾男歌手亂彈阿翔等,而由於菲律賓血緣帶來的文化親近感,她也對菲國實力派女唱將Yeng Constantino情有獨鍾。

不過,樂團音樂的核心價值就是要進行自我創作。在聽了許多樂團前輩作品後,呂曉倩雖然開始嘗試作詞、作曲、組團,心裡仍然很徬徨:幾年來都是在社團裡面玩音樂,沒受過什麼正規訓練的她,如果要出外演出,能不能獲得外界的肯定?

第一個給她肯定的單位,是位於新北市淡水區的「Water Bay海岸景觀餐廳」。

呂曉倩回憶,當時她看到這間餐廳對外徵求駐唱歌手的訊息,便鼓起勇氣、背著吉他到淡水面試。面對餐廳主管請她現場唱6首歌的要求,她一首一首的唱,以流行歌曲和自己的創作獲得青睞。此後,她每週固定從台北市區到漁人碼頭旁的餐廳駐唱,雖然來回一趟就得花上不少時間,但她甘之如飴,並透過一次一次的駐唱演出,磨練自己的實力。

「那時最開心的事,就是唱完現場後,會有客人走上前說:妳唱的真好。」呂曉倩至今仍十分感謝那位餐廳主管的提拔。雖然現在成為上班族的她,已經離駐唱生涯有點遠了,但稱呼此處是她音樂夢想的起點絕對不為過。

在Water Bay培養出膽量跟信心後,呂曉倩開始不甘於「只當個駐唱歌手」,她心中一直記著當年在電視看到「美國偶像」那個五光十色舞台的震撼。5、6年前的台灣流行素人歌唱競賽節目之際,覺得時機到了的她,開始報名電視選秀歌唱比賽。

大學的呂曉倩在淡水Water Bay景觀餐廳駐唱,磨練自己的實力。(呂曉倩提供)

 

姊妹同心,其利斷金——「呂曉曉」成軍

然而呂曉倩參加電視選秀歌唱比賽的過程十分不順利。曾經整個暑假都在參加海選,卻連一次都沒被選上;雖然有機會參加「超級偶像」「金牌麥克風」等節目,仍舊沒有獲得太多表演機會。

跟她相差8歲的親妹妹呂曉清這時還正在念國中,不過呂曉倩發現,妹妹同樣擁有遺傳自爺爺的音樂天份,而且比她還更早展現——早在呂曉清11歲時,就曾經有被電視節目邀去唱歌的經驗。於是她試著跟妹妹搭擋,發現效果不錯,而且姊妹兩人聲音一低一高,剛好有互補作用,從小一起長大的兩人又默契十足,於是乾脆用姐妹兩人名字共通的兩個字,把搭擋組合命名為「呂曉曉」

「呂曉曉」成軍後,兩人去報了台視「我要當歌手」節目的選秀。呂曉倩回憶,她們當時送去報名的錄音檔,是兩人合唱「雞排妹」鄭家純的歌曲《愛是神馬》,其實有點玩票性質,想不到竟被製作單位錄取了。於是兩人開始以「呂曉曉」的名號登上節目,不斷向其他素人歌手「踢館」,同時也接受新參賽者的挑戰。

就這樣從2014年4月開始,「呂曉曉」屢次過關斬將,獲得連續好幾個星期的電視演出機會,雖然最後仍然敗下陣,但在該節目颳起一陣「呂曉曉」旋風,培養出一票死忠歌迷。


「呂曉曉」在台視「我要當歌手」節目的演出片段。

 

「我們畢竟是姊妹,幾乎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互相搭配起來感覺就很棒。」呂曉倩不諱言,妹妹是她合作過最好的音樂伙伴,因此在「我要當歌手」節目結束後,兩人仍然以「呂曉曉」之名四處演出至今,在圓山花博公園、台北車站大廳等地,時常能聽見這對姊妹花的歌聲。

同樣有音樂天份的妹妹呂曉清(左),是呂曉倩(右)至今最好的搭擋。(許家安提供)

 

除了「呂曉曉」之外,呂曉倩並沒有忘情她的樂團夢想。她在自己參加的銘傳大學熱音社裡面,拉了幾個伙伴組成「Mum老木樂團」。2014年中,他們幫銘傳大學畢聯會創作了一首畢業歌曲《醒醒》並參與MV演出,這首讓那年的畢業生反應熱烈的歌,是他們的代表作。不過,雖然呂曉倩至今仍非常喜歡這首《醒醒》,隨著成員逐漸畢業、出社會,「Mum老木樂團」也進入停擺狀態,沒有像「呂曉曉」一樣持續演出。


呂曉倩組的「Mum老木樂團」在2014年為銘傳大學畢聯會創作的畢業歌曲《醒醒》。

 

未竟的搖滾夢⋯⋯趁結婚生子前放手去完成

2015年從銘傳大學畢業後,曾經有經紀人詢問呂曉倩是否有意簽約踏入演藝圈,最後卻因為種種因素不了了之;為了現實層面的考量,她暫時放下音樂夢,像一般年輕人一樣去面試求職。目前她最新的工作,是在新北市政府勞工局當菲律賓語的諮詢員。

「那時候在找新工作,剛好看到這裡缺菲律賓語諮詢員,我就跑去面試,然後就上了。」童年在馬尼拉住過好幾年的呂曉倩,菲律賓語非常流利。雖然因為這項優勢獲得穩定的工作,也認識許多菲律賓人,不過呂曉倩坦言,在她進入勞工局之前,對於外勞、移工的情況完全不熟悉,還得先花好幾天惡補相關法令才能正式上班。如今她時常主持台灣業者與菲國移工之間的勞資糾紛會議,並用菲律賓語居中翻譯協調,算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協助她的母國同胞。

即使工作十分穩定,但呂曉倩明白,這份工作不會讓她待很久——她心中的樂團搖滾夢仍未完成,仍舊盤算著只要一有機會,就會重回音樂的懷抱。她笑說:「好歹也要在結婚、生子之前,放手盡情去拼一回!」

「我想再找一些理念更合的新伙伴,是很明顯能夠彼此擦出火花那種,然後一起組一個心意相通的樂團,再去參加海洋音樂祭。至少,要讓歌迷們在很多很多年後,還記得我們這個團的音樂曾經存在過……」

在樂團搖滾的道路上,呂曉倩仍在尋找自己的方向,不過,有著妹妹及父母的相伴,讓她闖蕩歌壇的路不會那麼孤單;或許在天上守護著姊妹倆的爺爺,也會在未來的某個時機,適時指引她們的路也說不定。

在樂團搖滾的道路上,呂曉倩仍在尋找自己未來的方向。(呂曉倩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