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移工影展開跑:認識移工議題,您可以從這五部電影開始!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整理、撰文/鄭宛純

由國立交通大學文化研究國際中心主辦的「移工影展」,2019年2月22日於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舉辦首映場,本次影展以「讓我們用三個月的時間,想想台灣三十年的移工政策」作為主軸標語,精選五部國內外與移工議題相關之電影;此外,有別於許多影展有地區性侷限,本次「移工影展」與全台各地近40個組織合作,讓這五部電影於三個月內前往北中南東巡迴映演至5月26日,且每一場放映,都邀請重量級專家學者進行映後座談。(各片的詳細播放時間與地點,請參閱本文下述之內容。)

「移工影展」由文化研究國際中心博士後研究員陳炯志擔任策展人,長期關心移工議題的他,曾多次前往東南亞做田野調查,也多次在國內幾所大專院校以通識課的方式讓年輕學子接觸外籍移工。陳炯志認為,政策是許多問題的決定性因素,它形塑出了外籍移工的生存樣態,如果能透過放映電影的方式帶領大家朝向政策面去討論,就能為這個議題帶來更多改變,因此他非常用心精選了這五部既容易理解、又深具啟發的電影,帶領觀眾一步步思考:國家政策如何影響著每一位移工的生命。


「移工影展」策展人陳炯志長期關注國內移工議題,曾在多所大專院校開設通識課程,鼓勵學生接觸移工。(資料照片)

本次影展選片涵蓋了香港、韓國與台灣的移工故事,題材有高山也有海洋,類型囊括劇情片與記錄片,可以看見我們熟悉的家務工、更有鮮少出現在我們周遭的遠洋漁工,雖然五部電影組成的片單略顯單薄,卻足以帶領觀眾從各個面向看見移工處境,藉著了解其他東南亞國家的經驗,讓我們反思台灣的移工政策究竟存在哪些問題,接下來就讓《移人》記者為大家一一介紹這五部電影吧!

 

《只有大海知道》(Long Time No Sea)

導演:崔永徽
片長:97分鐘
出品國:台灣
出品年份:2018年

《只有大海知道》講述達悟族小男孩馬那衛的故事,馬那衛與阿嬤、叔叔同住蘭嶼,爸爸在台灣本島工作,他每天都期待著爸爸從台灣回來,為他帶回一雙新鞋、來看他的表演,期待著爸爸可以參與自己每一個重要的時刻;電影的最後,馬那衛跟著學校舞蹈隊來到高雄比賽,脫了隊的他,開始在這座城市裡尋找著爸爸的身影……

乍看之下,將講述原住民親子故事的《只有大海知道》放進移工影展似乎很突兀,但陳炯志說,這部電影就是整個影展的引子,甚至他更讓《只有大海知道》成為2月22日的影展開幕首映片,因為它可以讓許許多多還不熟悉移工的觀眾們,藉由擁有類似處境的原住民親子產生共鳴,使我們更能感同身受、帶著同理心看待移工困境。

移工們的小孩就像片中的達悟族小孩馬那衛一樣,多是隔代教養,也都渴望爸爸媽媽能陪在自己身邊,但這些為人父母的移工們,為了給予小孩更好的未來,必須強忍思念到台灣工作,就如同馬那衛的爸爸一樣。

陳炯志說,許多移工在台灣賺錢把小孩辛苦養大,但小孩長大後,卻也想來台灣工作,他們一代接著一代地出走,在我們看來好像覺得這個國家很可悲,可是這不就跟馬那衛對高雄充滿嚮往是一樣的嗎?此外陳炯志也提到自己相似的成長經驗:他小時候是在台南跟阿公阿嬤同住,因為父母都在台北工作的關係,讓他對這座大城市產生憧憬,高中畢業時什麼也沒想,二話不說便填了台北的大學,除了想更靠近父母,也有著想追求更好生活的動機存在。

 

《守護者》(The Helper)

導演:Joanna Bowers
片長:106分鐘
出品國:香港
出品年份:2017年

《守護者》以香港的家庭幫傭為主角,由三個故事交織而成,深刻呈現香港的移工百態 -- 菲律賓幫傭組成的合唱團,在僅有的週末休息時間努力練唱,為了要在舞台上大聲歌唱;熱愛爬山的Lisa,平常是雙薪家庭的good helper,對雇主的小孩視如己出,假日則努力不懈地訓練自己,只為了要再次挑戰高峰;Nurul與女兒則住在庇護機構,懷孕生子使她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既無法工作也不能返家。

這部紀錄片呈現了移工在我們印象之外的另一面,她們就和你我相同,會為了自身的夢想而奮鬥,同時本片也凸顯出香港政府面對女性移工懷孕時之消極、抵抗的態度,事實上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台灣,過去我們的法律要求國內的女性移工們必須定期接受檢查,一發現懷孕便立即遣返回國,彷彿「懷孕生子」對女性移工來說不會被祝福,而是一種罪惡。

雖然上述規定現在已經取消,台灣雇主不得因為女性移工懷孕而有任何歧視、且必須給予其育嬰假,但現實層面許多雇主及仲介業者還是用強迫遣返的方式來處理懷孕移工,因此當許多女性移工發現自己懷孕時,若身上還背負高額仲介費的債務,她們往往只能選擇逃離雇主,或去墮胎,或將新生兒丟棄,因此《守護者》片中提到的關於懷孕移工與寶寶的安置,的確需要我們更深入地全盤思考。

 

《水路-遠洋紀行》(Squid Jigging Fishing Boat)

導演:盧昱瑞
片長:120分鐘
出品國:台灣
出品年份:2017年

《水路-遠洋紀行》紀錄的是與台灣人更少接觸的外籍漁工,導演盧昱瑞搭上遠洋漁船,跟隨船員航行數月,真實記錄他們在漁船上艱辛的環境和工作強度,極低溫的貨艙、架於船舨外的工作台……都容易造成外籍漁工的工作傷害甚至落海,大量的漁獲更讓所有人忙得不可開交,而長期海上生活所帶來的暈船、職業傷害、思鄉、缺乏娛樂、語言隔閡,也成為遠洋漁船上的日常。

這些透過「境外聘雇」管道登上台灣漁船工作的外籍漁工,大部份是台灣漁船開至東南亞國家後將他們載上船,回台前再把他們送回東南亞國家,他們可能從頭到尾都不曾入境台灣,對台灣只有模糊的概念,勞動部也不會有他們的資料,這種境外聘僱方式加上遠洋漁船長期在外,造成這群隱形的外籍漁工們其勞動條件和契約內容都難以受到透明監督。

無論是三不五時發生的外籍漁工攻擊台灣幹部的海上喋血案件,或是外籍漁工遭台灣幹部拳打腳踢的受虐消息,皆指向同一個問題 -- 漁船上的權力結構不平衡,但這真的只是勞動力剝削如此簡單而已嗎?問題總是環環相扣的,漁船間無法在漁獲量達成協議,但多撈卻不見得多賺,供給提高反而使市場價格變得難看,利潤變少的遠洋漁業,要多賺就要從精簡人力成本下手……《水路-遠洋紀行》透過鏡頭,告訴我們在遙遠的海上發生的不為人知秘辛。

 

《高山上的茶園》(Tea Land)

導演:曾英庭
片長:27分鐘
出品國:台灣
出品年份:2018年

《高山上的茶園》講述五位逃跑移工躲在台灣深山裡的茶園工作,他們彼此扶持,最後卻相互猜忌的故事,破裂的導火線來自於想要趕緊終結一切回到家鄉、不用再繼續躲藏、擔憂的渴望,整部電影僅有27分鐘,卻拍出了逃跑移工不被大眾看見的生活處境,以及隨時面臨追捕的心理壓力。

「為什麼離開職場就是逃跑?」藉由這部電影,陳炯志希望開啟大眾對「逃跑」的思考,對本國人來說,換工作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但發生在移工身上卻成了「逃跑」,他們因此失去最基礎的法律保障,更成為警察追捕的對象。

台灣法律規定外籍移工不得任意轉換雇主,只要被解雇就必須出境回國,勞資關係極度不平等,當移工提出不滿時,雇主隨時能巧立名目將他遣返,但如果移工身上還背負著尚未還完的債務,幾乎沒有人願意就這樣被遣返,他們的唯一選擇就是逃跑,躲在台灣各個角落打黑工。

過去《就業服務法》規定,外籍移工每工作三年必須出境返國再重新申請來台,等於必須重新付一筆仲介費,這也是許多移工選擇在三年合約期滿前逃跑的原因;雖然2016年這項規定取消了,但仲介卻開始變相收取「買工費」繼續剝削。相比之下,同為外籍工作者的白領階級卻不用被這些規定制約、享有各種優惠,簽證到期還能直接申請延長,「老外」與「外勞」之間天差地遠的待遇讓人不勝唏噓。

 

《Still, We Are Migrant Workers》(本片無中文譯名)

導演:Jongman Choi
片長:84分鐘
出品國:南韓
出品年份:2018年

《Still We Are Migrant Workers》這部2018年上映的紀錄片,描寫韓國十年前無證移工(undocumented migrant worker)的抗爭運動,並追蹤了當時被遣返的運動領袖Bidduth、Samar和Syed回到本國後的生活。

與台灣的私營仲介制度不同,韓國以國對國直聘的方式從15個國家引進移工,到韓國工作的移工必須通過韓語考試和一連串的訓練,才能得到工作許可。在韓國工作的年限最多5年,想要繼續工作就必須回國重新申請,但韓國每年會重新訂定配額,機會相當有限,加上必須重新跑過所有申請流程,包含考試和訓練,所以許多移工會選擇逾期滯留。

雖然這些前往韓國的移工沒有被仲介業者從中剝削,但直聘制度在職場保護上仍有缺失,即使外籍移工與韓國本地勞工一體適用《勞基法》規定,卻還是有移工遭到契約詐騙、超時工作的情形。近年來台灣社會都有希望廢除私營仲介制度的呼聲,已經實施15年的韓國直聘制度或許能作為我們借鏡與學習的對象。

最後策展人陳炯志補充,「移工影展」舉辦的目的是想要吸引更多民眾關注移工議題,因此他挑選的電影都是相當容易理解、且不會太過於沉重,即使是對相關議題還不了解的朋友都非常歡迎參與觀影,也可以把這次觀影當作是踏出認識移工的第一步。

若想了解更多「移工影展」的相關訊息,請點擊此處前往粉絲專頁!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