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川普?失言大王?菲移工:你們不瞭解杜特蒂

圖說:支持杜特蒂的菲律賓移民工們舉手握拳,恭賀他們心目中最好的人選登上母國總統寶座。(Asuka Lee拍攝)

撰文 /Asuka Lee

2016年5月初菲律賓總統大選,來自民答那峨島納卯市的71歲市長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以將近40%的得票率擊敗其他政黨候選人登上總統寶座。這位以嫉惡如仇的硬漢形象深受中下階層百姓喜愛的新領導者,卻因過去常在電視上口爆粗言或發表不當言論,而被國外媒體冠上「菲律賓川普」、「失言大王」、「獨裁者」等封號。由於台灣媒體也時常引用這些封號,造成不少台灣民眾聽到杜特蒂三個字,腦海中就浮現一位滿口髒話的幫派老大,然而,真正的菲律賓人是怎麼看待他們這位眾望所歸的新總統呢?

6月19日中午,桃園市中壢火車站附近的「Wow Litson Manok菲式烤雞」餐廳,瀰漫著一股歡欣愉悅的氣息,這裡是菲律賓移民工組織「杜特蒂死忠後援會(Duterte Diehard Supporters, DDS)」舉辦勝選派對的場地,店裡七早八早就被眾多菲人坐滿,大家臉上都洋溢著笑容,準備慶祝他們擁戴的「蒂公爸爸(Tatay Digong,杜特蒂的暱稱)」成為新總統,許多人都穿戴寫著杜特蒂名字的T-shirt或手環前來,連餐廳老闆娘Grace Ko都是蒂公的粉絲,特地訂製了一盒杜特蒂形象蛋糕,吸引眾人搶著拍照。

中壢火車站附近的「Wow Litson Manok菲式烤雞」,是台灣的杜特蒂後援會成員舉辦勝選派對的場地。(Asuka Lee拍攝)

店裡七早八早就被眾多菲人坐滿,大家臉上都洋溢著笑容。(Asuka Lee拍攝)

餐廳老闆娘Grace Ko也是蒂公的粉絲,特地訂製了一盒杜特蒂形象蛋糕。(Asuka Lee拍攝)

勝選派對由「菲律賓姊姊會(Philtai Foundation)」會長、菲籍新移民黃琦妮(Gen Huang)主持,她帶領眾人進行簡單的餐前禱告儀式後,馬上宣佈籌備已久的派對重頭戲:下午2點在現場與杜特蒂本人進行網路視訊通話!消息一出馬上響起一陣歡聲雷動,大家開心夾取桌上的豐盛餐點享用,不時彼此拿起手機瘋狂自拍,等待與蒂公面對面通話的時刻到來。

觥籌交錯間,《移人》記者在現場隨機訪問了幾位菲律賓移工、新住民,想了解他們把票投給杜特蒂的理由。

克莉絲(Criselda Sto. Domingo Hsu)以及張琪蓮(Glenda Lapuz Chang)兩位外型亮麗的新移民,結婚來台灣定居都超過十年,雖然離開故鄉甚久,但她們仍然成為杜特蒂的海外死忠粉絲,不時透過臉書及網路追蹤他的動態。心直口快的克莉絲,談到現任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時,忍不住說:「我真的覺得他做不好!應該換人做做看,菲律賓需要改變,我們等待像蒂公這樣的總統很久了。」張琪蓮也透露,杜特蒂面對惡勢力永不低頭的勇氣深深打動她,因此無論再多流言蜚語加諸在蒂公身上,她依舊義無反顧100%支持他。

留著一頭時尚髮型的年輕男移工Rodel “Dondel" Balana,是中部地區菲移工組織的幹部,今日特地從台中北上,代表組織成員出席勝選派對。Rodel淡淡的說,菲律賓底層民眾實在太窮了,必須出國到世界各地打工,當人民去了美國、俄羅斯、新加坡、韓國、台灣……等先進國家大開眼界後,除了羨慕讚嘆之外,也會希望自己故鄉有朝一日能擠身進步國家之林,然而過去的政府一直沒有做到這點,但蒂公有全國人民的支持,他對蒂公即將對整個國家實施徹頭徹尾的改革十分有信心。

「菲律賓姊姊會(Philtai Foundation)」會長、菲籍新移民黃琦妮(Gen Huang)擔任主持人,帶領眾人進行簡單的餐前禱告儀式。(Asuka Lee拍攝)

三位新移民克莉絲(Criselda Sto. Domingo Hsu,左)、張琪蓮(Glenda Lapuz Chang,中)、陳美玲(Merilyn B. Chen,右)展示她們的杜特蒂應援物品。(Asuka Lee拍攝)

留著一頭時尚髮型的男移工Rodel “Dondel" Balana,希望杜特蒂帶領菲律賓邁向先進國家。(Asuka Lee拍攝)

當然,光聽這些參與者的看法還不夠,記者決定直接訪問主辦單位「杜特蒂死忠後援會(DDS)」的核心幹部Janet Barcenas,或許從下面與她的訪談中,能更清楚得知杜特蒂在底層民眾心中的形象。

蒂公說:「讓我了解一下」,然後問題就解決了

Janet Barcenas與杜特蒂一樣,都出身菲律賓南部的民答那峨島,她的故鄉在納卯市上方的北納卯省(Davao del Norte Province),多年前就聽過杜特蒂在當地的名號,但一直沒跟他接觸過。之後Janet由於家庭因素,跨海到台灣擔任看護工,她回憶在2015年初返鄉休假時,親戚告訴她一件慘絕人寰的事:故鄉鄰里近期出現一個從外地流竄來的盜匪集團,歹徒都蒙面集體作案,已經先後有好幾個家庭遭殃,最後不幸的事居然也降臨到Janet的家族身上 -- 她的親戚中有一對夫妻晚上睡覺時,房子遭這群盜匪闖入,歹徒不但劫走他們財物,甚至還將男主人綁起來,在男主人面前殘暴的性侵女主人,慘劇發生後這對夫妻瀕臨崩潰,但警方跟地方官員都束手無策,當地居民人心惶惶,深怕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Janet在萬念俱灰的情況下,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透過他人介紹、輾轉將故鄉發生的情況告知杜特蒂。她原本沒抱什麼希望,畢竟她不住在杜特蒂的轄區,且幫忙聯絡的中間人回報說:杜特蒂聽到情況後,只回了一句「讓我了解一下(Bring it to me)。」然後就沒多說什麼,這句話聽起來很像官腔的敷衍話,她已經聽過太多次了。

然而神奇的事發生了,就在「讓我了解一下」說出口之後沒幾天,那個盜匪集團居然從此消失無蹤,地方治安警報也因此解除,居民們欣喜若狂,Janet家族更是感動的痛哭流涕,她無法得知杜特蒂是用什麼方法讓盜匪消失的,是全部殺光了?被關進大牢?或是被驅趕到更遠的地方?不知道,但她只知道一件事 -- 從今以後她會永遠支持這個叫作杜特蒂的男人。

菲律賓看護Janet Barcenas是「杜特蒂死忠後援會(DDS)」的核心幹部,她與蒂公同樣出身自民答那峨島。(Asuka Lee拍攝)

Janet Barcenas(後)與幾位伙伴一同創立「杜特蒂死忠後援會(DDS)」,負責在台灣幫蒂公拉票。(Asuka Lee拍攝)

Janet回憶,杜特蒂出現之前的民答那峨島是一個充滿穆斯林叛軍、恐怖份子、共產黨游擊隊的混亂地區,晚上出門都得擔心能不能回得了家,她就是在這種氣氛中長大的。然而二十多年前杜特蒂當上市長後,納卯市及週邊地區的情況逐漸變好,她聽旁人轉述:以前納卯市的垃圾桶常被民眾偷走,計程車對乘客的態度也很惡劣,販毒吸毒的情況十分嚴重,但杜特蒂往往只說了句「讓我了解一下」,之後就再也沒人敢偷垃圾桶了,計程車的態度也變好,街上更是看不到販毒吸毒的人。這句「讓我了解一下」就像民答那峨島專屬的魔法咒語一樣,旋風似的擄獲民眾的心,甚至逐漸向上擴散到中部、北部,最後把杜特蒂送進總統府。

此外Janet憤憤不平的說,民答那峨島的物產跟資源非常豐富,當地出產的水果跟農作物都銷往國外賺取大量外匯,但賺回來的錢都被北方馬尼拉的政府官員拿走了,幾乎沒有回饋到南方,看著馬尼拉精華地段的高樓大廈一棟一棟蓋起來,中南部的基礎建設卻連個影子都沒有,民眾對這種南北不均的情況抱怨已久,因此當出身南方的杜特蒂宣佈選總統時,中南部民眾幾乎一面倒支持他,深切期盼他趕快打破菲律賓政府長期以來重北輕南的陋習。

對於西方媒體幫杜特蒂取的綽號如「菲律賓川普」等,Janet當然也知道,但她對此很不以為然:「我們支持蒂公,是因為他真的在替人民做事、為人民著想,跟他說的話一點關係都沒有;很多政府官員都說的一口好話,可是什麼都沒做啊!」而在她與杜特蒂接觸之後,她發現蒂公不若外界形容的如此粗暴蠻橫,而是一位溫柔善良、具有慈悲心腸的人。2016年1月杜特蒂來台灣訪問時,特地撥出一段時間前往台北市花博公園與眾多菲律賓移民工見面,人山人海的群眾把杜特蒂團團圍住,大家拼命鼓掌歡呼,杜特蒂幾乎沒帶任何保鑣在身邊,反而親切的一個一個與移民工們拍照跟握手致意。

當時Janet跟其他後援會同伴也身處在群眾中,她被感動的無法自拔、淚流滿面:「我們只是小人物而已,從來都不會有政治人物願意親自飛來台灣關心我們,然而蒂公他卻來了,他毫無防備走到我們裡面,耐心傾聽我們聲音、為我們加油打氣……那些媒體會說他壞話,全都是因為沒有去真正了解蒂公,只要你跟蒂公面對面接觸,你會發現他的心比誰都柔軟。」

2016年1月杜特蒂(中)來台灣訪問時,特地前往台北市花博公園與菲律賓移民工碰面,並親切與眾人合照。(取自杜特蒂FB專頁)

派對接近尾聲時,原本應該進行眾人期待的「與蒂公本人進行網路視訊通話」時間,然而菲律賓那邊傳來壞消息 -- 杜特蒂由於行程延誤,無法進行視訊通話,餐廳內眾人失望之餘,也能體諒他們這位即將上任的準總統事務繁忙,畢竟選舉勝利只是一時的,所有人內心期盼的是菲律賓在蒂公的改造之下,能變成一個人人安居樂業的繁榮國家。

最後派對結束時,現場移民工在主持人黃琦妮號召下,聚集在一塊並用菲語高喊:「恭賀蒂公爸爸當選總統,我們在台灣的菲律賓人永遠是您的後盾!」雖然未能跟杜特蒂通話是當天的遺憾,但這段大家齊心齊力從北到南串聯拉票、宣傳、並成功將蒂公送進總統府的美好回憶,將永遠留存在每個參與者與支持者的心中。


現場移民工在主持人黃琦妮號召下,聚集在一塊並用菲語喊話恭賀杜特蒂當選。(Asuka Lee錄影)

 

其他更多當天現場照片:

[功能測試中]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 Genevive Pajo Paliota

    Well done Asuka! Thanks for this beautiful article!

  • Gio Hsu

    然而過了三個月,現在看來杜特蒂只是個沒有頭腦解決事情,只會以暴制暴和被批評就惱羞放話要殺人的白癡流氓而已。如果殺人就能解決問題,世界上還要政府跟法律幹嘛?經過這種殘暴的手段,菲律賓人就能相信治安和和平了?真可笑,你敢說三千多具死人之中沒有一丁點冤魂?今天他說要殺三百萬人,還拿過去被屠殺的猶太人與毒販相比,這種對人命毫無尊重的腦殘暴君,真想看他甚麼時候被拉下來。

    • Hank Huang

      杜特地使用這種殘暴手段,掌握大權後必然會腐敗,必然會對當初支持他的人民進行反撲

      菲律賓人民對政治的無力感依舊不會得到徹底的解決的

  • Pingback: 殺人能理直氣壯嗎?杜特蒂的媒體狂語遮掩不了菲律賓私刑問題 | 媒體改造學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