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劇場《窮人的呼聲》,道出跨國移工無法言說的痛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本篇報導由台北順風社「世界旅遊日慈善專案」獨家贊助。

撰文/胡崢
攝影/胡崢、許若茵、Asuka Lee

結束忙碌的一周,能擁有個輕鬆愜意的假日,對所有辛苦工作的人來說是件多麼美好的事,但為何11月25日週日這天,一群來自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庇護中心的菲籍移工們,就算犧牲假期,也要來到台北NGO會館演出《窮人的呼聲》(Cry of the Poor)這齣舞台劇呢?

《窮人的呼聲》主要講述一群菲律賓移工的生命歷程,實際上這群來自庇護中心的菲籍移工演員們,都曾受到雇主不當對待,他們演出的內容不是空想的劇本,而是每個人真實生活的縮影。

故事主要分為三個場景,第一個場景,當移工們還在家鄉時多以以農業為生,後來他們肥沃的土地被跨國企業公司看上,投資方希望能租下農民田地改種經濟作物(香蕉),窮苦的農民為了家庭生計,只好賭上一把,然而面對強勢壟斷市場的資方,當地農民根本沒有談判的條件和本錢,最後竟然接二連三變成自己土地上的奴隸,窮極無奈之下,為了改寫命運,大家決定離開故鄉,一起去菲國首都馬尼拉尋找工作機會。


劇情中,菲律賓農民(紅色衣服)被迫將農田租給跨國企業(手持拐杖)。(胡崢拍攝)


出租農田的農民,卻悲劇的變成自己農地的奴隸。(胡崢拍攝)


不願向命運低頭,農民們背起包包前進馬尼拉找工作。(胡崢拍攝)

劇情轉換到第二個場景:馬尼拉,這時觀眾眼前接連出現農民們來到這座大城之後的勞動待遇,例如:建築工人打零工辛苦且不穩定;色情酒吧的舞者被警方逮捕,哭喊著跪地求饒;保全的薪水無法按時拿到;百貨公司的櫃姐因孩子發燒沒錢看醫生,偷了客人的手機,事發之後哭泣哀號的訴說難言之隱……即使來到大城市馬尼拉,他們依然無法突破被奴役的魔掌,想賺到錢養活家庭的夢,破碎了。

然而危機就是轉機,為了給家人一個更好的生活,他們不願放棄任何可以活下去的希望,對未來仍然充滿各種美好的幻想,於是這群來城市工作的農民們,聽聞如果出國當移工可以賺到比現在多好幾倍的薪水,大家很快地又下定決心出國工作,來到菲律賓北方的寶島台灣。


農民們來到馬尼拉擔任建築工人,每天打零工極為辛苦且不穩定。(許若茵拍攝)


前往色情酒吧擔任舞者的女農民(左)被警方(右)逮捕,哭喊著跪地求饒。(許若茵拍攝)


馬尼拉百貨公司的櫃姐,因孩子發燒沒錢看醫生,偷了客人的手機,哭泣哀號道歉請求原諒。(胡崢拍攝)

最後切換到第三個場景,也就是農民們選擇出國當移工的地點台灣,男性們來到台灣漁船上成為外籍漁工,雖然台灣遠洋漁業在全世界排名數一數二,為國內每年帶來上百億的產值,但如此亮眼的背後,卻是數萬名血汗漁工的犧牲奉獻。

此景一開始,馬上就聽到台灣船長大聲對著船上的外籍漁工大聲斥喝:「動作快!」「少偷懶!」即使正在工作中,還不時出現「快一點快一點!」「幹你娘!」等粗俗且不尊重的字眼,這時一名漁工又累又餓,想要吃飯休息,但船長聽到請求後的回覆竟然是:「你來台灣是來工作的,不是來休息的。」甚至還對漁工拳腳相向,其中有個漁工勇敢站出來說要換雇主,船長卻表示捕魚在哪裡都一樣,想偷懶的人乾脆就回家,根本不怕該名漁工向仲介投訴,被威脅之後漁工們只能低頭默默工作,所有的委屈都往肚子裡吞。


當一名筋疲力盡的漁工表達想吃飯休息時,卻遭到台灣漁船船長(左)的拳腳相向。(胡崢拍攝)

看完漁工的情況後,場景換到擔任外籍看護的女性情況,只見一名飾演菲律賓看護的演員忙前忙後,在舞台間來回奔波,需要同時滿足家裡阿公與女主人的各種要求,一件事還沒做完,另一件又在催了,最後虛脫的看護累倒在舞台中間,結束了這齣戲劇,然而壓抑在移工們心中的情緒,卻在此刻爆發出來,所有移工演員陸續從舞台後方走出,一起合唱菲國經典名曲《我的國家》(Bayan ko),為這齣《窮人的呼聲》畫下句點。


在台灣家庭擔任外籍看護的女性,最後累倒在舞台中央。(胡崢拍攝)


落幕時所有移工演員從舞台後方走出,一起合唱菲國經典名曲《我的國家》。(Asuka Lee拍攝)

接著來到座談分享時間,有觀眾很好奇,移工演員們是如何做到敞開胸懷、與劇場建立信任關係?負責帶領移工們編劇、排戲的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負責人賴淑雅表示,她們進行這項「移工劇場工作坊」已經四年了,前兩年花了很多時間去跟移工們建立信任關係,她笑說,一開始移工們是用很有距離感的「淑雅女士」稱呼她,後來熟了之後就直接叫「淑雅」,甚至會跟她開玩笑,可說如果沒有前兩年的努力,移工們不可能將自己的故事大膽講出來,更遑論在舞台上擔當演出。

之後陸續有其他觀眾接二連三發問,這時有位國小男孩在座位上舉手發言,小弟弟不用麥克風,大聲地說:「看完這部戲後,台上的叔叔、阿姨,我想對你們說,我覺得對不起妳們。」誠摯的發言令人為之動容,大家也不吝惜地給他掌聲。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負責人賴淑雅(左一)表示,她們花了很多時間跟移工們建立信任關係,鼓勵移工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匯整為劇本。(Asuka Lee拍攝)


現場有位國小男童站起來大膽表達想法,博得眾人目光。(Asuka Lee拍攝)

或許是感受到觀眾們熱情的回饋,這時站在台上的移工演員們,也拿起麥克風分享自己的經驗,在劇中有吃重演出的男移工Danilo Bernardo Jr.,表示自己很喜歡表演,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覺,他從小一個演員夢,可是又不得不向現實所屈服,因此聽到庇護中心有移工戲劇工作坊時,他每個週末都會來參加,近而獲選為劇中的農民角色。

Danilo說自己每月都得將所剩不多的薪水寄回去給家人,沒錢買機票回家,幸好他在這裡透過戲劇工作坊與其他同胞相處,才能短暫紓解思鄉之情,透過他的眼神,不難看出他對於演戲的熱愛及堅持。


移工演員Danilo(持麥克風者)說自己沒錢買機票回家,但每周來劇場與其他同胞相處,可以緩解他的思鄉之情。(胡崢拍攝)

他們是一群有理想、有目標的人,一起努力找到生命的出口,有家歸不得;他們為台灣勞動市場付出了自己的青春,應該跟所有辛苦工作的勞工一樣,擁有屬於自己的美好假期,他們更值得被你溫柔以待。

admin

ADMIN帳號是管理員帳號,這裡顯示的是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