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移民工文學獎得主專訪】恐懼葬送雪絲的一輩子,無期的囚禁,只因為莫須有的殺人罪名。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本篇報導由台北順風社「世界旅遊日慈善專案」獨家贊助。

 

前言: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於2018年9月30日頒獎典禮後正式落幕,當天現場熱鬧滾滾、眾多得獎者齊聚一堂,但合照中唯獨少了一位得獎者,那就是以《破碎的夢想及四面圍牆 Nabigong Mga Pangarap At Pader sa Paligid》獲得優選的菲律賓籍得主雪絲(筆名:愛彌亞),無法到場的理由是因為雪絲是一位受刑人,目前正在桃園女子監獄服刑,她也是移民工文學獎舉辦五屆以來第二位來自監獄的得獎者。

為了替這位失去自由的得獎者做專訪,8月22日《移人》編輯總監Asuka與記者董哲遠,與移民工文學獎主辦單位一起申請進入桃園女監,我們在那邊見到了雪絲本人,而她也有很多話,想講給外界的人們聽……

 

撰文、攝影/董哲遠(Peace

壁上擱著四時的時針,是破碎雪絲夢想的開始,是囚困於四面圍牆的剎那。 黑暗、潮濕、骯髒、封閉、惡臭、恐懼衝進雪絲的心頭,好似一頭迷失於深夜森林的麋鹿,顫抖的身軀、徬徨的雙瞳,懼怕著面對一場誤會的災難。

壁上四時的鐘,象徵著雪絲無期的惡夢。(董哲遠拍攝)

每年舉辦的移民工文學獎,期盼這些離鄉的遊子們能透過文學說說自己的故事,在一個個優選的作品裡,是血液、是汗水、是淚水,在一筆一畫間,有孤寂、有落寞、有恐懼、有不甘、有思念。雪絲透過文字,控訴十年的污衊、宣洩十年的寂寞。我透過他的文字遊歷,好似與他一起走了段十年的旅程。

無法親自出席頒獎典禮的雪絲,在監獄中接下我們頒發的優選獎盃。(董哲遠拍攝)

十多年前剛從菲律賓來台的雪絲,透過繳交高額仲介費來到高雄某個家庭擔任看護,初來乍到的她,來到雇主家的第一天就被使喚的精疲力竭,她不解地思考著:明明合約上寫的是擔任阿公、阿嬤的看護,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她被叫去做照顧小孩、煮飯、清潔等工作。剛開始雪絲決定先努力忍耐看看,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過去了,雪絲都沒有休假的機會,很快的她生病了,雇主仍然沒讓他休假,仲介打電話來關心,也只慰問了幾句就要她繼續認真工作。

有天,在仲介與女主人偷偷的談話中,阿嬤從中得知雪絲要被換掉的秘密,阿嬤很喜歡雪絲,於是偷偷把消息告訴她,雪絲不想也不能回菲律賓,她有家庭要養、也有夢要追。

雪絲打電話給她在台灣的好友「玫瑰」,告訴她完整的情況,玫瑰給了雪絲一個女仲介的電話,她叫美麗安,雪絲在與美麗安的通話得知,她可以提供她工作與短暫的住宿,雪絲別無選擇,只能相信一個剛認識的台灣女子,於是在某個深夜,雪絲從雇主家逃跑了,去投奔美麗安。

透過美麗安的安排,雪絲的生活暫時穩定下來,而她介紹了一位美籍男子「大禹」給雪絲認識。

擁有紳士般氣質的大禹幽默且善解人意,化解了雪絲對他的陌生,她們慢慢地墜入愛河,好似幾世紀前美國與菲律賓的歷史連結一般,兩人相知相習、相互溫存,大禹教導雪絲如何當一位英文老師,雪絲則幫助大禹打理家庭,她們的愛情跨越國度,台灣成為兩個異鄉人相遇的緣份之地,原本相隔了太平洋的她們,同樣為了原鄉的家人跨海來台奮鬥,追一份養家糊口、夢一個成就自我。

家,拍攝於桃園女子監獄中的手作區,筆者將其作為雪絲夢想中的家的示意圖(董哲遠拍攝)

這樣夢幻的生活,每天教教書、做做飯、跟著大禹一起笑、相互陪伴的幸福,稍縱即逝地,只因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將雪絲短暫的幸福時光瞬間化為烏有。

這一晚,一位曾幫助雪絲與大禹介紹工作的台灣籍仲介「妮絲」來到雪絲與大禹的家拜訪,說是要給雪絲更多的教課時間,那天大禹不在家,妮絲來到客廳坐著喝著雪絲給的可樂後,接了通電話,便跟廚房裡的雪絲說,等等她有位朋友想要過來,希望能一起坐在客廳。

雪絲便吩咐樓下的警衛說她有客人要來,請他幫忙帶人搭電梯。過了一會,在雪絲應門的剎那,看到的是兩位男人,他們坐在餐桌與妮絲起了爭執,後來聲音越來越大,雪絲從廚房出來查看時,沒意識到自己還拿著切菜的刀子,突然間,其中一位男人搶下雪絲的刀,狠狠地往妮絲的身上砍,並在雪絲的哀求與尖叫後,兩位陌生男人以大禹的生命作威脅,逼迫雪絲幫忙處理屍體,並警告她不准報警,因為兩位男子聲稱他們就是警察!

雪絲看了他們腰帶上掛的警察徽章後,傻傻地呆坐在妮絲的屍體旁,她腦子裡閃過好多問號與念頭,但這時的她實在太害怕了,在聽到大禹可能遭受不測時,她只能直覺的想著,我甘願為了大禹,背上沈重的骷髏,走向沒有光的地獄。

在監獄,從窗外往外看的是無望的鐵絲網,連風景都被枷鎖了。(董哲遠攝影)

從那一晚的惡夢到被關入監獄的親身經歷,雪絲寫成《破碎的夢想及四面圍牆 Nabigong Mga Pangarap At Pader sa Paligid》這部作品並投稿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獲得了寶貴的發聲機會,她一字字一句句,揮灑著十年來的苦痛與悲壯,這場悲劇被埋了十年,至今仍然靠著雪絲一己之力,想辦法證明自己自始至終的堅持:「我沒有殺人」。

8月22日當天,燦爛時光書店、移民工文學獎主辦單位、移人,我們一行總共七個人,從台北一路往桃園女監去探訪這位文學家,雪絲。

桃園女子監獄外的鐵門。(Asuka Lee拍攝)

我們跟隨著監獄管理員穿過大門,穿過一個個鐵門,好似進去另一個世界,對剛退伍的筆者來說,這裡的一個個鐵門、操場、餐車、水泥牆、教室、鐵絲網,好似軍中一般,充斥著管理、階級、灰黑色、無趣、規律。

雨後的籃球場,充斥著灰黑的獄中色彩。(董哲遠拍攝)

我們走進一處類似教室的場域,裡面貼著零散的小圖,窗外看出去是灰灰的天空、聞到的是鐵鐵的味道。稍待片刻後,雪絲本人與陪同的教誨師一起出現在我們眼前,打聲招呼後,頒發獎座給她並恭喜雪絲獲得這份文學肯定,接著我們坐下與雪絲展開訪談,更深入地探究那場意外的發生、雪絲十年來在獄中的艱辛,映襯出一條如此堅韌且孤苦的靈魂,如何屹立在如此悲愴的遭遇中。

監獄中一處小型活動中心,用來充當舞蹈教室、社團教室。(董哲遠拍攝)

透過菲律賓通譯何薇(黑衣女性)的幫助,我們得以與雪絲(背對者)進行訪談。(董哲遠拍攝)

雪絲憶起那段被陷害的經歷時,萬分的氣憤與無奈。(董哲遠拍攝)

再多的解釋與無奈,此時此刻也換不回雪絲的自由,我們不是法官或律師,無法針對這起案件做出定論,但我們可以幫助雪絲把這段故事寫下來,讓外界得知她的遭遇,或許會有好心律師,看到這篇報導後,願意為她提出非常上訴……因為雪絲自始至終依舊堅持著:她有犯錯,但她絕對沒有殺害妮絲的性命。

訪談完後,我們擦拭著眼淚,抬起頭望著對方,微笑著。我們起身,前往雪絲平時在獄中工作的小工場,閱歷她的日常。雪絲驕傲的展現平日熟捻的工作內容,操作著對筆者來說相當陌生的機器,巧妙且迅速的生成一個個大型紙袋,完全隱藏她年邁的肉體與飽經摧殘的靈魂。

雪絲熟練的操作工場機器,幾秒鐘內就能做出一個紙袋。(董哲遠拍攝)

我們在工場抬頭一望,層層的女子工作服吊掛在走廊上。(董哲遠拍攝)

隨著探訪時間的消逝,我們道別了雪絲,道別了監獄,雪絲道別了我們,卻道別不了這不該待的監牢。雪絲本人在拿到獎盃時的第一句話,衝進我的腦海,迴蕩到至今難以忘卻,她說:「我要把獎盃放到工場的櫃子上,想把這個獎獻給獄中的獄友、獄長、工作人員,沒有他們的教導、陪伴、關心與愛,就沒有這部作品,就沒有現在的雪絲。」

我想,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親眼見到,在總總文學著作裡出現的「擁有堅韌靈魂的英雄」。

 

《破碎的夢想及四面圍牆 Nabigong Mga Pangarap At Pader sa Paligid》完整文字內容(內有中文翻譯):http://tlam.sea.taipei/?p=3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