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穎而出顯光彩:遼寧姑娘Rena的水晶人生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拍攝/張允中

置身臺北金融商辦核心的信義計畫區,熙來攘往、活力十足,眾多上班族努力在大都市裡尋求個人定位。一襲俏麗短髮的Rena(馬麗娜)來自中國東北遼寧省,同樣是商業辦公區裡的時尚女郎,個頭嬌小的她擁有無比堅毅的勇氣,一步一腳印在臺灣這塊土地上走出自己的生命足跡。

談起東北人的特質,Rena直言:「就是爽朗!」不似臺灣父母對子女總是多方保護到近似寵溺的地步,東北父母對她沒有太多循規蹈矩的教條、相處起來十分率性。「當我年紀還很小時,有次被父親捉弄,他居然偷偷把杯中的白開水換成白酒!結果我一喝入口,被嗆辣得嚎啕大哭,父親反而放聲大笑。」

作為一位1980年後出生的新時代女性,Rena和臺灣先生談了場轟轟烈烈的跨國戀愛,2016年兩人結識不久便論及婚嫁,然而事實上家鄉父母親捨不得她跨海遠嫁。就在Rena帶著先生(時為男友)準備初次拜訪雙親前夕,先生卻突然腦溢血病發倒下,送醫急救雖保住性命,人卻從此半身癱瘓,後續還得面臨龐大自費醫療開銷。幾經天人交戰,Rena割捨不下這份感情,決定仍舊依約走入婚姻,趕辦相關簽證後,陪伴先生返回臺灣治療。

縱使明白這段婚姻無法獲得家人祝福,然而這個決定並非被愛情沖昏頭,而是對於生命的單純關懷,Rena緩緩的說:「雖然暫時將人救了回來,不過看到他變成這個樣子,就是捨不得。」新婚夫妻往往安排蜜月旅行見證幸福時刻,然而新婚後的Rena,卻是孤身一人陪先生回到臺灣面對後續的醫療復健,這是她初次來到寶島土地,其複雜的情緒著實讓人難以想像。

Rena外型俏麗時尚,然而內心卻是個傳統堅強的女性。(張允中拍攝)

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僅僅依靠存款渡日,更棘手者,回臺後先生在醫院一待便是近一年時間。白天,Rena陪伴先生回診、復健;夜晚,她躺在陪病床上卻難以入睡,由於病房裡有其他病人、看護或家屬走動,入夜後各種聲音此起彼落,真要好好休息猶如緣木求魚。在歷經一段單調、沉悶且辛苦不堪的看護生活後,Rena家鄉卻又傳來噩耗:母親突然倒下了,這消息彷彿狠狠一拳重擊,讓她跌落更深谷底。

Rena勉強打起精神,先囑咐小叔代為照應先生,匆忙買了機票便飛回東北老家,直奔醫院探望病床上的母親。一位是相戀結婚的先生、一位是生養情深的母親,兩人先後倒下讓Rena亂了步調、方寸全無,她作為一位臺灣媳婦、同時也是瀋陽女兒,但雙重身分並非為她帶來加倍祝福,反而殘忍地相互拉扯將她逼入絕境。

好在上天眷顧,母親病情逐漸穩定,縱然百般不捨,Rena仍舊搭上回臺班機,打算繼續去陪伴仍在病房的另一半。在班機上看著窗外飛逝的雲朵,Rena回憶起昔日她在故鄉職場工作的情況……

曾經,她是位前景被看好的新人,主管高度器重、薪資待遇優渥,某次她受到主管委託,要去一間常常耍賴的合作廠商那邊催收一筆積欠已久的款項,誰知跑到對方辦公室找人時,他們只當Rena是個黃毛丫頭、三番兩次把她打發走,Rena不死心,拿出百分之百的毅力周旋到底,最終真的成功讓對方認輸、吐出錢來(甚至對方還表達想挖角她的意圖),當Rena帶著款項返回公司交差時,主管不敢置信的眼神讓她至今永難忘懷。

昔日點點滴滴在心頭,然而那些都是過去式了,回到冷冰冰的病房後,Rena未曾怨天尤人,而是積極勇於面對,把一切都當作人生旅途的挑戰。

各種造型款式的水晶飾品讓麗娜愛不釋手,水晶也成為支撐她面對生活的重要動力。(馬麗娜提供)

在承受日常生活的高度壓力之餘,能讓Rena暫時解放的便是她的興趣:水晶藝品,當話題一轉到水晶,她馬上便聊得頭頭是道、形容自己是「品種控」的水晶迷,甚至動起念頭採買工具加工手製,各種串珠、戒指、項鍊等等,只要有水晶,都是她愛不釋手的精品;因此Rena在工作及照顧先生之餘,在臉書上經營「馬小姐的水晶私廚粉絲團」及網路賣場,一方面當作兼差副業,另一方面也跟與顧客分享水晶的種種美好,每當有粉絲願意掏錢購買、或是送上無形的加油打氣,對她來說都是支撐她繼續面對艱困生活的動力。

「水分、高溫及高壓是形成水晶的重要環境因素,質地精美的水晶必須面對連串複雜過程,方能脫穎而出顯現光彩。」當Rena滔滔不絕跟我講起這些時,我不禁覺得,這段過程彷彿也在講她的人生似的 -- 雖然爽朗的Rena總講著:「我很好命了,比我命苦的多的是。」但在旁人眼中,Rena卻一路過關斬將、衝破層層磨難考驗,一步步雕塑生命中的身形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