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Forty三週年派對特別報導(上)】北車棋盤大廳活起來,彩格歡慶One-Forty三歲生日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許若茵
攝影/李孟儒

為東南亞移工開設商學院及中文班的非營利組織「One-Forty」於7月22日在臺北車站大廳舉辦「移工學習遊樂園」活動,歡慶成立三周年,同時也舉行了印尼移工的畢業典禮,邀請移工樂團表演,讓學員分享故事,還有在周邊有數個闖關活動,邀請移工與現場民眾同樂,交流彼此文化,非常熱鬧。

One-Forty在北車大廳舉行移工學習遊樂園以及歡慶三周年生日,創辦人之一陳凱翔上台致詞。(李孟儒拍攝)

周末的台北車站熙來攘往、交通便利,也吸引了許多外籍移工聚集,對One-Forty來說,本次活動會舉辦在北車還有另一層意義 -- 因為三年前One-Forty剛創辦時也是從北車大廳發跡,當時他們在周末跑來這邊向移工發著傳單,隨著一張一張傳單一步一步建立起移工商學院,由於One-Forty聚焦在培力課程,主張讓移工學員學習實用技能,讓他們返回家鄉後能用這些技能改善生活,脫離貧窮的循環,於是從起初15人的課堂,到現今已有150人同時上課,學員們為了學習,還會從台中坐高鐵來台北上課,因此三周年這天,所有One-Forty前後成員再次回到北車大廳,大家一起攜手走過風風雨雨,變得更加茁壯了。

印尼移工學員們望著畢業證書,大家都非常期待這場特別的畢業典禮。(李孟儒拍攝)

這次的「移工學習遊樂園」籌備了數月,One-Forty創辦人之一陳凱翔透露,打從三年前One-Forty創辦以來,長期面對許多民眾的不理解,不懂為何One-Forty要幫助外國人,但陳凱翔說善意不應用國籍來區分,更重要的是因為人與人之間因此產生了連結、有了感觸,這些用心也感動了更多學員,許多移工學生自願擔任大使,自發性地拍影片、做傳單,線上課程的數量越來越多,在活動中也能看見這些大使一起努力的成果。

在會場各個佈置中,都能見到One-Forty特別設計的巧思。(李孟儒拍攝)

活動當天,北車黑白的棋盤大廳上多了大型繽紛的彩色格子,讓北車瞬間活躍起來,One-Forty將大廳劃分為三個部分:主舞台、展覽間、闖關遊戲區。主舞台上,One-Forty的成員拿著Tumpeng(圓錐型薑黃飯拼盤,常使用於慶祝活動),唱起了印尼文的切蛋糕歌,用十足的印尼方式和大家分享One-Forty的三歲生日。緊接著舉辦的是移工畢業典禮,在今年五月有將近一百位移工畢業生完成了他們的學習之旅,結束了上半年課程並通過考試,開心地領到畢業證書,其中一位畢業生Yani也用中文在台上分享了將近十分鐘的心得,雖然她很緊張,因為當一位離鄉背井的海外移工並不容易,但談及夢想她堅持下去,也正走在圓夢路上,這場畢業典禮見證了許多移工勤奮向學的精神。

One-Forty的成員拿著Tumpeng,唱起了印尼文的切蛋糕歌,和大家分享One-Forty的三歲生日。(李孟儒拍攝)

印尼移工學員Yani用中文分享自己的學習歷程。(李孟儒拍攝)

周遭的闖關活動也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關卡非常多元,涵蓋了聽說讀寫,揉合了台灣和印尼的文化。在大型的彩色格子中,參賽者會遇到許多題目,像是在聽力大挑戰中,移工要認識中文的五個聲調,聽出關主說出相近的詞語辨别,「水餃」還是「睡覺」可真難倒了不少人,而在口說練習區內,架設了一個小型的攝影棚,邀請移工們學會正確的中文發音,在一旁也有許多貼紙字卡,印著中文與發音,讓移工在一旁的牆上貼出想說的話,甚至在中文寫字區,一排排大紅色喜氣的春聯紙,讓移工們揮毫,拿著毛筆字一字一畫寫下自己的名字,將寫好的春聯一陣排開,看見自己的學習成果,移工們臉上藏不住喜悅。

印尼移工學員一筆一畫在春聯上寫下自己的姓名,也是展現自己的學習成果。(李孟儒拍攝)

除了給移工們的闖關活動,也有一區展覽隔間,展示著One-Forty三年來的點點滴滴。一面牆上寫著移工的故事,「這是Suwarni…」,每張照片後藏了一段故事,每段故事中的他們帶著夢想來到臺灣,在One-Forty他們互相認識,一起學習,如同家人般一起成長。在另一邊的是一大片的黑板,原本在活動開始前上面寫了許多一般人想到的「外勞」,或許盡是負面的用詞,卻都是從身邊朋友及網路上蒐集而來的,經過的民眾也被吸引住,開始著手拿起粉筆修改,「皮膚黑黑看起來很髒」變成了「很健康」,逗趣的更改令人不禁會心一笑,也期望未來無論在何地,當移工們被貼上負面標籤時,都有人能挺身而出為他們撕去標籤。

原本黑板上寫著許多台灣社會對移工的負面詞語,但被參觀者一一改為正面詞彙,不但為移工撕去負面的標籤,也為他們加油打氣。(李孟儒拍攝)

One-Forty展出的每一張照片,背後都有一份故事,一個夢想。(李孟儒拍攝)

到了「百人中文王挑戰賽」,宛如大型電視實境秀,不論是台灣人的語言習慣、節慶習俗都成了考題,參賽者們需通過一題題的考驗,聽說讀寫的能力樣樣兼備,甚至到了決賽還各自演唱中文歌曲,為自己加分,也運用上了自己的學習成果。而隨著挑戰賽落幕,印尼女移工Fitriani拿到了中文王冠軍。最後活動的高潮,是由印尼移工樂團「Mandala」表演,Mandala的嗓音溫暖厚實,唱出一章章的故事,訴說著移工對於政府的感謝,讓他們能在北車有個遮風避雨的休憩地,也盼望政府能多保護遠在海邊的印尼漁工同胞,場面相當動人。

Mandala和他的樂團放情高歌,台下觀眾聽得如癡如醉。(李孟儒拍攝)

至於One-Forty的三歲生日願望,則是希望集資順利、讓學校能永續經營。看著One-Forty一路走來成長茁壯,陳凱翔感性說:雖然移工教育的議題相較於其他公益、勞權的議題較少人關注,但透過不同媒介,做影片、專訪、寫文章…等方式,已有越來越多人關注支持。明年One-Forty更希望能進一步追蹤回家後的學生,盼能看著這些曾經來過寶島的「移人」返鄉後能朝著不同方向去勇敢追夢,並把台灣當作幫助他們實現夢想的寶地。

活動尾聲,不分國籍,所有參加者一起隨著音樂起舞,活動結束了,One-Forty的路還持續走著。

活度結束後,大家開心合照,結束,是為了下次的開始。(許若茵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