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掉重練的「人生勝利組」:江西媳婦賀諺真在臺灣的重生旅途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熱情奉獻新住民事務的賀諺真,甚至將自己的命理工作室提供作為協會辦公室。(張允中拍攝)

撰文、攝影/張允中

笑稱自己在台灣已遭「軟禁」超過廿年,來自中國江西省的賀諺真,自2011年8月成立「台灣亙愛國際新住民關懷協會」(以下簡稱「協會」)迄今,扛起理事長重任,親身走訪關懷新住民家庭,除常見聯誼活動外,積極結合各方資源,協助新住民姊妹技職培訓,並透過人脈關係,促成兩岸交流,鼓勵新住民子女前往大陸參訪交流,可說是協會每年暑假盛事。

與賀諺真的訪談過程中,有感歎、有不捨、有體悟,不過,更可以感受她如何從「打掉重練的人生勝利組」,一步步在臺灣站穩腳步,以同理、包容的態度協助更多有需要的新住民朋友。

回憶自己的少女時代,賀諺真提到上頭有三個姊姊,自己是家中么女,語氣略帶得意透露:「姊姊們向爸爸討零用錢不成,但她們前腳剛走、自己後腳偷偷跟進,爸爸反而二話不說拿出銅板給我。」當時父親給的零用錢可不是筆小數目,於是她就像被寵愛的小公主似的,天天放學拐彎繞到店家買糖吃,備受父母百般呵護。二三十年前還沒有「學霸」一詞,不過賀諺真求學時期是名符其實的「學霸」,天資聰穎的她一路讀到醫學院,畢業後擔任內科醫師,可以說在她結婚來臺灣前,是標準的「人生勝利組」。

「然而嫁來臺灣後,一切都得重新開始了!」作為早期(1992年結婚、1998年來臺)嫁來臺灣的新移民,在臺灣政府不承認大陸學歷的情況下,賀諺真的高學歷與醫學專業毫無用武之地,僅能低調在醫院、診所謀個藥房差事,甚至後來因著考量照顧年幼子女,不得不選擇離開職場。

如今賀諺真已是三個孩子的媽,其生命歷程有如菅芒花般堅韌 -- 從前的她不用進廚房、不必碰家事,然而在臺灣卻經歷過一段苦日子,「曾經,我獨自帶著孩子外出租屋居住,房租、押金付出去後,身上所剩無幾,只能母子四人合吃一份便當。」這份甘苦交加的滋味使她至今保有清晰記憶,然而為母則強的她在逆境中逼出潛力,一度因煮飯而燒壞電鍋的她,目前廚藝深受各方朋友好評,直說水準可以開餐廳。

當時手機、網路無法與現今相提並論,賀諺真身旁並無同鄉姊妹支持網絡,不過習醫背景的她,另一項專長則是心理諮商與命理紫微斗數,起先賀諺真為了餬口飯,隨意在租屋處擺了幾張桌椅,不太正式地教導幾位臺灣友人;漸漸地,她的「副業」反而受到肯定,名聲也陸續傳遍中國籍姊妹圈,開班授課之餘不乏獲邀專題講座,原本的直線人生在臺灣碰壁受傷,不過生命軌跡似乎像是孩提時走進雜貨舖挑選糖果、繞了個彎似的,其滋味卻是豐富且更多層次。

在旁人眼中,賀諺真事業有成、育兒有方,投入協會經營甚是用心,一切順遂正常;每當無助姊妹自各方登門求援、劈哩啪啦大吐口水時,賀諺真邊聽邊安慰,腦袋瓜轉著如何提供適切協助。作為移民圈裡的大姊,接觸個案不計其數,她表示:「來我這裡的,似乎沒有一個是快樂開心,放眼盡是傷心、難過甚至悲慘。」「從早到晚,總是有人找我『倒垃圾』。」當下所能做的便是挺直腰桿,用心陪伴關懷、提供及時諮商。

擔任協會理事長的賀諺真重視新住民急難救助,採訪當天恰巧有位緬甸籍姊妹前往申請喪葬費補助。(張允中拍攝)

因為親身走過,賀諺真有著自己的特殊經歷,提及相關經手案例時,不免給人一種「姊姊可以體會,別怕,有我挺妳」的安全感。她常開著車子陪伴姊妹進出法院,有時僅是萍水相逢,卻願意不計代價付出。

協會目前營運的業務裡,除了積極推動新二代子女赴大陸交流、婦女技職培力等,此外急難救助也是重點項目之一。採訪當天恰巧有緬甸籍姊妹前往協會領取喪葬補助費,這位姊妹的公公、婆婆相繼於4、5月間辭世,手頭一時不甚寬裕,協會提供的些許費用,能讓她稍解燃眉之急。看著眼前徬徨無助的姊妹,賀諺真想起多年前她母子四人合吃一個便當的畫面,「既然有能力伸出援手,就可以免去不少憾事。」此時此刻協會有能力提供適時協助,她自然身體力行雪中送炭,其足跡甚且遠至花蓮,關懷今年二月大地震時的新住民受災戶。

「人字有兩筆,一筆寫順境,一筆寫逆境,順境時善待別人,逆境時善待自己。」曾經人生跌落谷底,賀諺真低潮時仍能以「口中所出的話、充滿力量為別人祝福,爾後,逐步累積人脈存摺成就自己的豐滿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