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愛情】上海姑娘背行囊,遊世界情定臺灣郎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體型單薄的潘潔揹起大背包攀登合歡山依然健步如飛。(潘潔提供)

撰文/張允中
照片提供/潘潔

「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我不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19世紀奧地利作家艾騰伯格(Peter Altenberg,1859-1919)如此詮釋自己對於咖啡與咖啡館的熱愛與嚮往,據說他每天醒來就來到維也納中央咖啡館(Cafe Central),在這裡用餐、喝咖啡、看報紙、聊天、創作、打盹,幾乎整天待在咖啡館,因而有「Cafe Writer」稱號。

依樣畫個葫蘆,「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旅途中;如果我不在旅途中,就是在前往旅途的路上。」用這段話來形容未滿30歲的潘潔實在再適合不過,年紀輕輕的她來自中國上海,舉手投足間卻沒有都市人的氣息,正確來說反而更「野」一些 -- 因為熱愛背包旅行的潘潔,每年在海外的時間幾乎比在國內還多,足跡踏遍東南亞與南亞國家,2015年時,一趟前往北印度的背包客行程讓潘潔結識臺灣丈夫,如今她跟隨另一半的腳步來到寶島生活,於臺北市文山區展開另一段人生旅途。

2015年潘潔前往北印度「金廟」時,在當地結識人生另一半。(潘潔提供)

熱愛背包旅行的潘潔,時常揹著大背包及帳篷走訪世界各地。(潘潔提供)

採訪當天,帶著粗黑框眼鏡、體型略顯單薄的潘潔活脫仍像是大學生,每天不斷的走動、探索讓她保持充沛行動力,就算定居在炎熱的臺北盆地,潘潔表示她不常搭乘有冷氣的捷運或公車,反倒喜愛騎車加走路,以不同角度觀察城市面貌。「可能覺得無聊了,就想離開所在地,出去走走。」這是專屬潘潔的旅行觀點。

時間回到2015年10月,潘潔剛結束馬來西亞與泰國的行程,由於在馬來西亞時還曾打工換宿,身心靈感到疲憊,想找個遙遠的地方放鬆休息。於是潘潔前往印度,來到北部旁遮普邦的阿姆利則市(Amritsar),在這個接近國界邊緣的城市裡,錫克教聖地「印度金廟」是所有背包客的首選,不但隨時可入住、24小時供餐,食宿還完全免費。

潘潔回憶她是在凌晨時分入住印度金廟,恰巧碰到一位講華語的男性背包客詢問何處有充電插座,閒聊之際,得知這位男子來自臺灣(別急,這還不是先生),並獲悉這位男子還有位朋友(是的,就是他了)隔日也將抵達金廟,因緣際會之下,分屬臺灣、上海兩地的這對男女在遙遠的北印度結識彼此。

清楚記得是一包「統一肉燥麵」開啟兩人的話題,潘潔表示來到印度前,在馬來西亞、泰國期間幾乎餐餐都吃咖哩、口味少有變化,畢竟旅人要考量旅費支用、日常能省則省;因此當這位臺灣男士拿出「統一肉燥麵」與她共享時,一包看似平凡無奇的泡麵,卻在長途跋涉的旅程中發揮意料之外的效果。

不過潘潔笑說,她們沒有一開始就天雷勾動地火、甚至沒什麼看對眼,因為在旅人世界裡,途中有緣就走在一起,分開時也沒有過多留戀,因此當時北印度的旅行結束後,未來老公就返回臺灣,自己則是轉往斯里蘭卡。

潘潔與臺灣先生在大陸僅登記結婚、未宴客,不過她為了與上海死黨好友分享喜悅,特地在送禮禮盒中隨機放置一張由她手繪的可愛Q版謝卡。(潘潔提供)

之後兩人雖分隔兩地,但總能透過旅行的方式見到彼此,2016年跨年之前,未來老公有意前往上海感受迎接新年氣氛,潘潔也盡地主之誼熱情接待;又隔了一年,2017年潘潔計劃前往菲律賓,但她趁著轉機空檔策劃了一場15天的臺灣自由行,這時就輪到未來老公作東招待,似乎愛情便在此時慢慢萌芽,因為潘潔雖然規劃許多外縣市行程,但沒幾天她就忍不住返回臺北找他了,兩人之間的互動,不言而喻。

於是,兩人就像「空中飛人」般你來我往,一有空便穿梭臺北、上海兩地,工作之餘不忘以實際行動探望對方,雖然每次相處僅有短暫數日,但同樣具備旅人性格的兩人從不怨嘆碰面時間不夠,而是更加把握每一分每一秒的相處時間。潘潔笑說,兩人間似乎也沒有誰追誰,就那麼自然而然地確認心有所屬,「甚至要結婚時,他也沒什麼求婚儀式,反正那也不是我想要的,總之兩個人就走在一塊了。」

小倆口今年先後在上海、臺灣完成結婚登記手續,五月份潘潔來到臺灣後,夫妻倆馬上加入白沙屯媽祖繞境活動行列,以最為習慣的徒步方式體驗臺灣的宗教盛事,潘潔笑說,要不是入臺證申請出了點小狀況,早在三月份就會跟著大甲媽祖出巡了。

潘潔與先生辦完結婚手續來臺後,兩人馬上加入白沙屯媽祖繞境隊伍,展現十足旅人性格。(潘潔提供)

旅人的血液永遠在蠢蠢欲動,潘潔心中早已盤算著十月份要南下屏東參與「東港燒王船」(東港迎王平安祭典),她說:「這在大陸看不到的,既然來到臺灣就要好好參與體會。」走遍世界許多國家、最後因為愛情而落腳臺灣的潘潔,要用她的眼睛去感受迥異於大陸文化的台灣之美,以臺北為出發點,在移動之中紀錄寶島的風俗民情。

走遍世界許多國家、最後因為愛情而落腳臺灣的潘潔,要用她的眼睛去感受迥異於大陸文化的台灣之美,圖為她拍攝的臺東炸邯鄲。(潘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