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移人】「媽媽妳放心,妳再辛苦幾年我就長大了。」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為母則強,對於孩子的母愛是支持許多新住民女性在逆境中奮發向上的動力。(資料圖片,圖為越南讀者手繪,圖非本報導當事人)

 

第一人稱口述/虹玉(化名,越南新住民)
採訪撰稿、照片拍攝/王筱珺

筆者序:一個涼爽舒適的周末,我與虹玉相約在她宜蘭的家中泡茶聊天,一進到虹玉家,她正忙進忙出的準備咖啡、茶飲、點心與水果招待我。虹玉特地泡了一壺越南茶讓我試試,既開心又期待的我,趕緊拿起小茶杯在鼻前聞一聞,隨即發出驚嘆聲:「哇,好香喔!」這時虹玉從房間裡拿出一大包茶葉告訴我:「這是我媽媽特地從越南寄過來的喔!」頓時整間客廳茶香四溢,十分清爽。

虹玉泡的茶真的很好喝,此外,她也滴了一壺家鄉咖啡給我嚐嚐,帶著煉乳香的咖啡完全捕獲我的胃,就這樣邊吃邊喝,我愉快地和虹玉聊著天;然而,當她開始跟我說起來台灣後的生活,我臉上不由自主流下交織著難過與開心的眼淚 -- 難過的是,剛來台灣的她,生活猶如地獄般的痛苦;開心的是,堅強的虹玉已經勇敢走過那些最艱辛的日子了。

我叫虹玉,這不是我的本名,我第一次從越南來到台灣是擔任外籍看護,後來透過雇主介紹認識先生,成了台灣媳婦,但老實說如果讓我再選擇一次,我不會嫁來台灣。

第一次來台灣時我是照顧一位阿嬤,但那時我中文不好、跟阿嬤語言不太通,所以時常被她罵,後來我真的不想再被罵了,就靠著做筆記寫下平時與阿嬤的對話,另外趁阿嬤看電視時我也跟著偷學節目裡的對話,就這樣一點一滴把中文學好,過程很辛苦,可是我非拼不可,因為我家太窮了,父母整天在外工作,我又是家中大姊,從小就照顧弟妹長大,甚至我犧牲了自己求學的機會,在故鄉只讀到小學一年級就輟學了。

後來透過雇主介紹,我認識了先生,但談到他我只能心酸的苦笑,覺得我好像是被他騙走了。

原本以為老公不菸、不酒、不賭博,沒想到在一起後才發現之前都是裝的,婚後先生菸、酒、賭博樣樣來,我好後悔喔!結婚之後很快的,我生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孩子,那時候跟老公在一起真的很痛苦,甚至曾經我想自殺,但當時我還懷著兒子,要不是想到遠在越南的爸媽與腹中的孩子,我早就跳到海裡去了。孩子生出來後,先生不幫忙顧小孩就算了,每天還喝得醉醺醺回家,孩子看了非常害怕,我一度很想和先生離婚,但為了孩子只能忍下來。

不願露臉與透露真實姓名的虹玉,一講起過往辛苦的經歷就淚流滿面。(王筱珺拍攝)

從小我的兒子就很懂事,我每天下班回家、心情沉重躲在房裡哭泣時,都是兒子幫我擦眼淚,乖巧的他會體諒媽媽工作、家庭兩頭燒,回家會自己乖乖寫完作業並幫媽媽做家事。我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去夜市擺攤,兒子下課會陪我一起到夜市工作,直到半夜十二點才一起回家,雖然生活很苦,但有寶貝兒子的支撐,好像也沒那麼苦了,可惜在課業方面我實在沒辦法給予兒子指導,但他去問爸爸又會被渾身酒味的爸爸大吼大叫,我看了實在很心疼。

有一天我終於忍無可忍,決定要先生離婚時,才發現他罹患了食道癌末期,此時寶貝兒子跟我說:「媽,我們不要現在離開爸爸,這樣他生病沒人照顧他,好可憐,我們再忍一下就過去了。」聽到兒子的話我心裡好酸啊,最後我們還是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夫家人對我們也很不好,婆婆到處說我的不是,對話裡常充滿歧視言語,甚至都叫我「外勞仔」。剛進家門時,我很努力博取婆婆歡心,但得到的卻是如此惡劣的對待,讓我好心寒與不滿;更讓人憤怒的是,老公剛過世沒多久,夫家人就要把我們母子趕出去,於是我氣憤的帶著兒子頭也不回離開。遠離夫家後我覺得很開心也自由了,雖然一個人要養小孩還是很辛苦,但現在日子過得很愉快,有苦盡甘來的感覺。

在職場上,我經常展現自己堅強的一面,只要公司管理不合理或是薪水亂扣,我都會勇敢的站出來跟上司爭取,有時候主管亂罵員工,不管被罵的是外籍勞工或台灣籍身障員工,我都會站出來保護同事。同事們覺得我像正義英雄,或許是因為之前老公太兇了,才讓我變得很勇敢,哈哈!不過我現在沒有把重心全都放在工作,我希望自己能多陪陪寶貝兒子,過去為了工作賺錢,已經錯失許多陪伴孩子成長的機會了。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陪伴兒子好好長大,因為我的辛苦他完全看在眼裡,貼心的寶貝兒子曾跟我說:「媽媽妳放心,妳再辛苦幾年我就長大了。」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