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移人】俞優妮:「總算,我撐過最苦的日子了。」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第一人稱口述、照片提供/俞優妮(印尼新住民)
採訪撰稿/王筱珺

我現在的家,在好山好水的宜蘭。

從小在印尼故鄉,我便看著父母每天辛苦種田,家中經濟卻始終不見好轉,於是我在高二那年決定放棄讀書,飛來台灣當看護,希望能給父母更好的生活。剛來台灣時,工作之路並沒有我想像中順遂,生活也沒期待中完美,讓我吃了不少苦頭,而當看護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連續照顧的兩個阿公、阿嬤相繼過世,由於轉換雇主的程序需不斷填寫資料,仲介覺得很麻煩,為此曾經想將我送回印尼。

幸運的是,就在進到第三個老闆家中時,我遇見人生中最重要的「他」。

在第三個老闆家中,我主要工作是照顧失智的阿嬤,老闆弟弟此時剛好離婚,帶著與前妻生的五歲女兒搬回老家陪伴老母親,故事因而有了不一樣的發展,當時我除了照顧阿嬤之外,也會幫忙照顧這名五歲小孫女,因為我心疼小女孩沒有媽媽,就把她當自己的女兒養育,漸漸的我們培養出深厚的感情,那時老闆弟弟(後來成為我先生)經常對我說:「妳好適合當她媽媽喔!」說著說著,真的就打動了我的心,時間滋養了我們的感情,隨後我們經歷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並決定結婚攜手共度餘生。

不幸的是,我媽媽非常不贊成這場跨國婚姻,一方面她擔心我嫁這麼遠,如果不幸福怎麼辦?另一方面她其實原本希望我結束看護工作後,能回印尼好好陪伴她;但當時的我不顧媽媽反對,堅持與先生結婚,我媽媽因為這樣很憂鬱,然後就生病了,沒多久就離開人世,我好自責,覺得自己害了媽媽,甚至來不及見到媽媽最後一面。

說到這,優妮早已眼眶泛紅,頻頻拭淚,在一旁的我也深刻感受到優妮沉重的悲傷。

結婚後,我才發現原來先生愛賭博又不顧家,讓我很後悔,家裡經濟又不好,我們很常吵架、甚至差點離婚,但為了孩子,我只能咬緊牙關忍下去。剛結婚時我除了照顧公公、婆婆之外,白天還要去檳榔攤上班,不過因為工作時間長、加上薪水非常低,沒多久就不想做了,我換了幾份工作,最後因為懷孕而離開職場。

為了懷孕又是另一段辛酸血淚,因為醫生說我生活壓力太大、所以很難受孕,之後我嘗試做了幾次人工受孕,相當痛苦,就沒繼續做了,但沒辦法啊!我要身兼照顧公婆與小孩的沉重責任,真的把我壓到喘不過氣來,還好聽完醫生建議後,先生意識到我壓力很大,為了讓我放鬆心情,他之後就常常帶我出遊,果真不久後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就誕生了,我真的笑的好開心,原來成為擁有孩子的母親是如此喜悅。

我先生原本是在蓋房子,但隨著年齡增長,視力與體力退化,慢慢的他工作機會越來越少,收入相當不穩定。不過公公過世後,受到刺激的先生終於改變了,不但戒掉賭博的壞習慣,還在家幫忙照顧婆婆,甚至努力去外面接臨時工來做,看到他這麼用心做改變,我真的好感動。

說到這,過去辛酸的回憶全湧上心頭,優妮眼淚又流了下來,她說:「總算,我撐過最苦的日子了。」

苦盡甘來的優妮(右),時常會與另一位印尼姊妹黃燕妮(左)一起下廚煮家鄉菜。(俞優妮提供)

說起我家三個寶貝孩子,我可以很自信的說:「大女兒很會讀書喔,都拿獎學金!」不過第二個兒子讓我很操心,他天生比較內向、不擅於表達,人際交往上遇到瓶頸,在學校都被同學欺負,經常帶著滿身瘀青回家,雖然有和學校老師溝通過,情況仍不見好轉,讓我看了好心疼。

不管是不是自己生的孩子,我對三個兒女的愛都是一樣的,以前在他們小時候,我總會在睡前跟他們聊聊天、教他們說印尼語……但孩子長大後不再和媽媽睡了,也漸漸不想說媽媽的家鄉話了,讓我有點失望,畢竟我很想帶孩子們回印尼老家走走呀!

談到我的夢想,我好想開一間印尼美食店,因為家裡附近都沒有印尼小吃店,加上外面賣的東西都好貴,想念家鄉時,我就會自己動手做料理、撫慰思鄉之情,我希望能用更便宜的價錢,讓自己與其他姊妹能經常品嘗到家鄉味。

然而開店需要成本,所以我先從網路做起,我在臉書上創立了「翔妮印尼美食」網購平台,提供喜歡東南亞美食的網友線上訂購,我會依據訂單控制工作量,這樣不僅能在家顧婆婆、帶小孩,還能賺錢貼補家用,也因此認識了不少新朋友,我深信未來終究有一天,一定可以完成開店夢想的!

對比多年前剛來台灣當看護,24小時全年無休的工作,讓人生地不熟的優妮相當孤單,所幸靠著自身努力,溫暖的陽光終於照進她的心靈。

我是俞優妮,台灣宜蘭是我第二故鄉,歡迎大家臉書搜尋「翔妮印尼美食」,就可以吃到我的手作料理唷!

優妮透過臉書平台販售她親手製作的印尼料理。(俞優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