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邊緣到積極,熱愛五月天的日本女孩大步向前行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攝影/胡崢
照片提供/清水綾音

「我很喜歡中文,中文是世界上最多人說的一種語言,因此我從小就接觸中文了;而在學習過程中,我喜歡上了台灣樂團五月天,在聽他們音樂時,雖然一開始無法完全聽懂歌詞,但還是常常感動落淚,因此高中畢業前,我就許下想要來台灣留學的心願。」

留著俏麗短髮的清水綾音個頭不高,有著一張標準日本女孩臉孔,雖然中文能力還不是太好,但談起鍾愛的五月天,她眼睛為之一亮,如數家珍地說著:「我喜歡他們的歌曲有《乾杯》、《我不願讓你一個人》、《傷心的人別聽慢歌》……等,至於為什麼喜歡呢?很神奇,有時候我會用網路看五月天的歌曲MV和歌詞,然後看著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流下來了。」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有一段歌詞這樣寫著:「我不願讓你一個人在人海浮沉,我不願你獨自走過風雨的時分,我不願讓你一個人承受這世界的殘忍,我不願眼淚陪你到永恆。」雖然綾音沒有說的很白,但我想也許是這些歌詞的某些部分,唱出她隻身在異鄉求學那種孤獨無助的心情。

台灣超人氣樂團五月天,在清水綾音於異鄉求學的歲月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清水綾音提供)

來台灣之前,綾音就讀國中時有過一段非常不好的回憶,她被班上男生霸凌、因而產生恐男症,因此在就讀高中時選擇了女校。隨著時間推移,也許這症狀稍有緩解、沒有當初那麼嚴重,但當時造成的傷害依舊還在,心裡留下的陰影揮之不去,對她日後的人際關係產生很大影響。

2017年秋季,綾音如願以償來到台灣留學、進入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就讀,然而充滿期待的大學新鮮人生活,一開始並沒想像中那麼美好;綾音雖然有自學中文,但程度遠遠不及一般台灣本地同學,溝通不良的情況下讓她變得沉默寡言,總是低頭不語、對自己缺乏自信,但又很羨慕別人能一起揪團吃飯或出去玩,雖然曾想克服,卻遲遲不敢跨出第一步,常常只能透過網路來表露自己的心情,她曾在臉書上寫道:「今天有點辛苦,所以說不要難過,反正明天也會很辛苦。」

不但在人際關係碰到障礙,學業方面也明顯跟不上腳步,大學的第一個學期,綾音在課堂上大多數時候呈現茫然狀態,對於老師交代的功課,不管是個人或小組作業都需要仰賴同學協助,每當小組分工時,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她往往只能搖頭苦笑,但她的個性其實很怕麻煩別人,無形之中又讓內心充滿焦急、自責的壓力。

每當下課的空堂,綾音看到同學之間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討論功課或吃飯,她只能嘆口氣,一個人走回寢室,所幸同居室友也是日本人,面對可以輕鬆溝通的同胞,她顯得輕鬆很多,多少化解了來自課堂及人際關係的壓力。

綾音(第二排右一)在國中時曾受到男生霸凌,是以高中時期毅然決定選擇就讀女校,圖為綾音高中畢業團拍。(清水綾音提供)

雖然在台灣的求學生活似乎苦味多過甘味,但也不是完全沒發生好事,因為綾音達成了「人生必做清單」最重要的一項 -- 參加五月天的現場演唱會。

身為全台灣人氣最高的樂團,五月天演唱會一向以極難搶到門票而聞名,數萬張門票在幾分鐘內銷售一空是很正常的事,但綾音聽聞五月天在2017下半年即將舉辦「LIFE人生無限公司」巡迴演唱會時,馬上決定加入搶票大軍,在售票系統一開放便與全台灣的「五迷」廝殺競爭,最後幸運地搶到聖誕節前夕的場次票卷。

2017年12月24日當天,綾音抱著既期待又興奮的朝聖心情來到演唱會舉辦地點桃園國際棒球場,活動正式開始後,五月天五名成員進行長達數小時的熱力表演,綾音不記得演唱會究竟持續了多久,只知道台上唱了多久、她就尖叫了多久,最後已分不清臉上的是汗水還是淚水,深深覺得這趟來台灣求學的旅程已然不虛此行。

當晚五月天演唱的曲目中,有一首《人生海海》歌詞這樣寫著:「就算是整個世界把我拋棄,而至少快樂傷心我自己決定;所以我說就讓他去,我知道潮落之後一定有潮起,有什麼了不起。」雖然不知道這些歌詞有沒有對綾音產生影響,但我明顯感覺到她在這次朝聖之旅結束後,的確有慢慢的在轉變了。

2017年12月24日,清水綾音於桃園國際棒球場參加五月天「LIFE人生無限公司」巡迴演唱會。(清水綾音提供)

放完寒假回來的第二學期,再次看到綾音時,與以往的她有很大的不同,開學第一天她從日本帶來新年禮物分送給大家,並開心地和大家互動聊天,之後綾音私下向我透露:「這學期我換了宿舍房間,現在都跟台灣同學住一起,因為我覺得這樣才能把中文學好。」跨出以往的舒適圈,選擇積極面對異鄉的求學生活,我感覺到綾音在短短一兩個月內下足非常大的決心。

更令人驚訝的是,除了喜歡五月天外,綾音後來看了《賽德克 ‧ 巴萊》、《KANO》兩部台灣電影,被片中的原住民文化「電」到,她覺得:「台灣原住民具有日本所沒有的魅力,又跟之前接觸的中華文化不一樣,而且原住民服飾挺可愛的!」透過這兩部電影的刺激,她開始接觸台灣原住民文化,積極去了解各族原住民的歷史背景,甚至還向班上的阿美族同學學習一些簡單族語,透過語言去感受原住民文化魅力。

清水綾音(右)向阿美族同學學習原住民族語。(胡崢拍攝)

從原本幾乎成為系上邊緣人,到現今努力學習有關台灣的一切,綾音展現出十足的衝勁與動力,雖然有些部份她還是無法適應(綾音笑說臭豆腐味道實在太恐怖了,真的沒辦法),但前後判若兩人的態度,讓同學們又驚又喜,也樂於接納這位來自大和之國的扶桑女孩。

目前台灣的大學校園裡,不難碰到來自異國的留學生,許多人都像綾音一樣,經歷過一段不甚愉快的適應期;然而這些離鄉背井的外籍學子無論來自哪裡、具備什麼文化,在我眼中都沒有優劣之分,面對這些具有差異的同學,我們應該給予更多包容。

渡過不太開心的第一學期後,綾音(右)決定積極面對異鄉求學生活,本學期換了宿舍與台灣同學當室友,藉此跨出舒適圈。(清水綾音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