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庇護中心:是家,也是伸張正義的後盾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攝影/彭政添、洪嘉穗

你可能曾經聽聞過移工受害的悲慘遭遇,像是被積欠薪資、被毆打辱罵、被性騷擾和性侵害……時有所聞,有的移工選擇悶不吭聲、有的選擇向外求助、也有的決定直接逃跑,然而,即使受害移工訴求正規法律途徑向外求助,求助的過程也困難重重,未必會得到好結果。

 

外籍移工求助重重困難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庇護中心負責人汪英達指出,受害移工如果想要申訴,可以撥打勞動部長期大力宣傳的「1955外籍勞工諮詢申訴專線」,該專線提供全天候24小時東南亞語言之相關法律諮詢與申訴服務,然而根據他們實務經驗,有些移工反應說申訴完但對方沒有謹慎處理,反而把案件打回票要求移工「再重新想想」;有些移工則是申訴完隔很久都沒得到回應,面臨被「吃案」的可能性;另外,該專線在許多案件上僅提供法律諮詢,並未提供實際的幫助解決問題。

若1955專線受理移工的申訴,會透過地方勞工局進行調查了解,或再轉介至公營或民間的庇護中心,然而,在這繁瑣的行政流程下,往往遇到許多麻煩和困難。舉例來說,一個被毆打的移工想要向法院提告,他必須先去醫院驗傷,但在醫院就可能遇到語言溝通上的障礙,而且幾乎所有醫院的初診單都是中文的,除非有人幫他寫,不然他連第一關都過不了;之後到警察局報案,受害移工必須說明事件經過,在這當中也可能會遇上歧視的問題;最後如果真的進到法院提告,但面對檢察官或法官,必須據實以告,否則將面臨最高七年的徒刑,一般人若沒律師陪同,身處在那種壓力下都可能手足無措,何況一位來自異地、語言不通的受害移工。

 

來自雇主與仲介的雙重壓力

此外,勞動部給予國內企業聘僱移工的方式是配額制,讓企業在工作許可年限內聘僱固定配額的移工,也就是說,若一個受害移工成功轉換到新雇主底下工作,原雇主就必須承受生產上的人力損失,直到勞動部核發新的移工工作許可為止,所以移工若遭受不平等對待、想要轉換雇主,往往會受到來自雇主與仲介的雙重壓力,很多時候雇主和仲介可能會逼迫移工「自願」離職回國,如此一來企業的移工配額就不會被影響、可以馬上再請一個新的移工。

還有就是越南移工的部份,由於該國移工來台灣工作被收取的仲介費極高[1],造就一種現象 -- 若越南移工想要進行法律申訴時,不少仲介會透過利誘的方式,退還一些仲介費來避免移工申訴,對移工來說,可以拿回一些錢不無小補,也就選擇委屈妥協了。

註[1] :越南移工來台工作費用可能高達台幣20萬。https://p.udn.com.tw/upf/newmedia/2016_data/20160430_migrante/index.html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庇護中心負責人汪英達提到,當移工對外尋求諮詢時,一定是自己或朋友遇到難以解決的情況。(彭政添拍攝)

 

從協助本勞走向協助移工之路

所幸,在台灣各地有一些非營利組織或民間團體正積極的協助移工,希望可以讓移工得到應有與對等的公平待遇,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就是其中之一,他們早期是以處理台灣本地勞工的勞資糾紛為主要服務項目,三年半前開始提供外籍移工的安置與庇護。

由於協會工作人員深知移工在勞工群體中是極度弱勢的狀態,也看見國內受害移工安置床位數的不足,遂於2014年6月成立庇護中心,讓遭受勞資爭議、等待轉換雇主、或是受虐的移工們,能有一個暫時的避風港。庇護中心從最初的一個館,如今已擴增至三個館,曾經安置過的受害移工人數已有上百位之多。

在台灣的移工庇護中心有兩種,一種是各地縣市政府成立、再委請地方NGO來負責營運,有點像是BOT的形式,因此人事費用與租金等支出,大多是由政府或是勞工局補助支出;另一種則是由民間團體主動籌設、再請各縣市政府勞工局前來審核,核准通過後,政府會以當下正接受安置的移工人數為基準,給予庇護中心一些安置津貼,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的庇護中心屬於後者,因此在人事費用、水電瓦斯、租金、或是移工的伙食費等,大部份支出都要由協會自行籌措。

移工庇護中心提供受害移工短期的安全居所,讓其得以靜下心思考下一步該去提告、和解、或返鄉。(彭政添拍攝)

 

增強受害移工的協商能力   

除了提供受害移工的基本安置需求外,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也積極協助移工主動去做案件申訴及轉換雇主,像移工如果遇到暴力傷害等刑事案件時,庇護中心工作人員會與移工當事人討論他們的意願,看要跟對方採取私下和解、或是提出刑事訴訟「告到底」討回公道,且在申訴過程中,工作人員會定期追蹤這些申訴案件的進度,增強受害移工在申訴時的協商能力。

當天我們訪談到一位曾在玻璃廠工作的菲律賓移工,老闆經常要求他加班,但該名移工領薪後卻發現幾乎沒有加班費,他向老闆反應卻被狠狠兇了一頓;此外該名移工身上有多處在工作時被玻璃劃傷的工作傷害,但經常沒辦法外出求診或好好休養,因為如果要掛急診,他必須自己請假去醫院,而且去了後也無法以中文清楚表達身體上的不適。

目前這名菲律賓移工透過移工庇護中心協助,已跟玻璃工廠公司開了幾次協調會,公司答應讓他轉出去找新雇主,也願意償還積欠的薪資與加班費。

該名菲律賓移工身上有多處在玻璃廠工作所造成的傷痕(如上圖),但受傷後他擔心一休養反而會引來雇主或仲介的「關心」,更害怕從此被扣上「不認真工作」的帽子而遭受解雇。(彭政添、洪嘉穗拍攝,Asuka Lee製圖)

 

積極推動移工相關政策的改革

庇護中心負責人汪英達時常感嘆:「我們做的救援工作,常常是把移工從一個地獄拔出來,但之後他又跳進另外一個地獄。」事實上,曾經受過協助的移工即使成功轉換到新工作後,再回來求助的人還是很多,甚至有很多人來過兩、三次、四次,追根究底的原因是大部分國內業者提供給移工的工作勞動條件都不太好,所以即使受害移工找到新工作,還是遇到很多問題。

因此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除了本身的主要業務外,也會參與其他移工團體的活動,協助並支持移工相關政策的改革,同時,也會以召開記者會的方式,用個案去凸顯結構性的問題,透過這些行動促使主管單位針對相關政策去做改善,讓移工能有更良好的工作環境與條件。

 

移工庇護中心的現況

那天我們在採訪移工庇護中心的過程中,每三五分鐘就有一通電話打進來,可見工作人員平日業務之繁忙。從成立之初的乏人問津,僅依靠發傳單及臉書做宣傳,到今天已有應接不暇的工作量,汪英達提到,雖然團隊內部在工作上已有做初步分工,但人力還是有點吃緊,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人加入,可以進行更細緻的分工,也有餘裕參與其他事務,例如政策的推動、或與國際團體合作等。

協助移工的質與量固然重要,但在經費、人力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移工庇護中心的運作會有一定的限制,所以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也透過一些方式取得外界資源,像小額捐款、募集物資等,也長期歡迎志工朋友加入,一起協助移工庇護中心運作。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單位資料

辦公室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華路二段185號4樓
辦公室電話:03-4555550

基於保護受害移工隱私,庇護中心各館地址不對外公開。
若想以小額捐款、提供物資等方式協助庇護中心,可加入該協會創立之「挺移工(TIG)」臉書社團,內有詳細資訊。

庇護中心裡的受害移工們以繪畫紓發思鄉之情,有時他們所求的,只不過是合理的勞動條件與對待。(彭政添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