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印客棧 Rantauer’s」:在台灣人與印尼人之間搭起一座橋樑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台印客棧Rantauer’s」舉辦的活動經常吸引許多台灣人及印尼人來參加。(「台印客棧Rantauer’s」提供)

撰文/彭政添
照片/台印客棧Rantauer’s提供

 

「她喔,就是只要是印尼人她就要幫、只要是印尼人她就要幫,不管是什麼情況,就是完全沒有考慮,直接硬著頭皮往前撞那種。」Golden是這樣形容他的伙伴Jennifer的。

Golden是從小到大在印尼生活的旅外台灣人,在一場學校交換座談中認識了台灣女孩Jennifer,2016年,Jennifer前往印尼萬隆大學交換一個學期,這也讓她與印尼有了分不開的緣分。2017年8月,Golden與Jennifer決定一起創立一個組織:「台印客棧Rantauer’s」,而創辦組織的動機,則要從那些令人難過的故事開始說起。

 

台灣人對印尼的誤解與刻板印象

有一天,Golden有個台灣親戚過世了,於是,他隨著在印尼的親屬一起來台灣處理後事。當時,Golden要簽署一份中文文件,但他看不懂文件裡的內容,於是問:「這是要簽什麼的?我看不懂字?」

「欸?你怎麼會看不懂,你從哪裡來的?」
「從印尼。」
「你怎麼會過來?」

這時,突然有個長輩冒出一句話:「欸欸欸,因為他們窮阿!沒看到他們過來這裡都是做老婆的嗎?」這句話使Golden有點傷心,心想:「現在有那麼多印尼人過來台灣這裡工作,印尼經濟部也有駐台辦事處,但為什麼這個年紀的人還會那麼無知?」Golden不解地說。

Jennifer也提到來台灣工作的印尼移工,其實大部分來自印尼比較偏遠的地區,所以造成多數本地民眾對印尼的認知是:「印尼就是個落後國家、感覺很卑微。」可是,他們並不知道另一個印尼的樣貌,其實是非常有潛力的。

台灣人對印尼的誤解與刻板印象,刺激了Golden與Jennifer去展開行動,希望能在台灣人和印尼人之間搭起一座橋梁、消除隔閡,於是他們創立了「台印客棧Rantauer’s」。


「台印客棧Rantauer’s」的由來

「客棧」,在過去是為了出外遠行的旅人而設置的,他們的命名是希望能夠成為印尼與台灣朋友之間的落腳聚落。而印尼文「Rantauer」的意思是背包客,他們認為每一位來台的印尼朋友都是希望能在異鄉學得一技之長,遠渡而來是為了實踐自己的夢想,他們應該被平等相待,所以希望藉由兩人的努力,可以慢慢改變台灣人對於印尼的刻板印象。

而兩人所設計的LOGO也象徵了他們的理念 -- 「台印客棧Rantauer’s」的LOGO使用台灣與印尼的國旗顏色(紅、藍、白)作為底色,再搭配太陽、翅膀、海洋、盾牌四種圖案,設計出整體意象。

「太陽代表願望和希望,永遠照亮自己的路;翅膀為自由的飛翔,尋找自己的夢想;海洋以印尼國服蠟染(batik)元素作基底,代表飄洋過海來台的印尼朋友,也是台灣與印尼間的串連;最後,以盾牌的形式呈現,代表我們想成為印尼朋友的保護罩,成為他們的避風港。」Golden解釋。

「台印客棧Rantauer’s」的LOGO使用台灣與印尼的國旗顏色(紅、藍、白)作為底色,再搭配太陽、翅膀、海洋、盾牌四種圖案,設計出整體意象。(取自「台印客棧Rantauer’s」臉書專頁

 

讓彼此更瞭解彼此

「Rantauer’s」的其中一項任務,便是協助台灣人和印尼朋友之間的語言溝通障礙,他們會將跟印尼朋友有關的資訊翻譯成印尼文,分享在粉絲專頁,也會與台灣人分享印尼的大小事。「因為有時候網路上的資訊明明是要給外國人看,卻不用他們熟悉的語言來撰寫。」這點讓Jennifer感到疑惑,因此「台印客棧Rantauer’s」的臉書專頁多以印尼文發佈貼文。

他們的願景很單純,就是讓印尼人更瞭解台灣人,同樣的,讓台灣人更瞭解印尼人,但他們知道這並非一蹴可幾,必須靠長久的努力累積,才看得見成果。「沒有一件東西是可以突然直接這樣改變的,都是時間慢慢培養出來的。」

為了達成目標,他們計畫舉辦氣氛愉悅的台印交流的活動,透過活動讓彼此更瞭解彼此,「可能是舉辦台灣的活動,不過是以印尼的形式去混搭在一起。」

「台印客棧Rantauer’s」邀請多位音樂專長的印尼移工舉辦音樂會交流。(「台印客棧Rantauer’s」提供)

 

培力印尼勞工

在協助印尼勞工方面,除了兩周一次與台灣穆斯林協會所開設的中文課外,他們也希望能夠為剛來台灣的印尼勞工舉辦「知識會」,給他們家裡或是學校不會教的知識,像是HIV(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或是毒品問題,加強他們對這方面的認識。

後來我到了穆斯林印尼移工的中文教室現場,總共有16位印尼朋友坐在教室裡專注的學習中文,學著老師怎麼發音、學著中文如何書寫,過程中有說有笑,當老師在解釋一個中文字的由來時,他們異口同聲的「喔~(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恍然大悟,讓我覺得他們好真誠親切,就像小孩子一般,沉浸於學習的喜悅。

Jennifer認真教導印尼移工中文的發音及書寫。(彭政添拍攝)

 

不到黃河心不死

「這個組織會給你們增加很多壓力或重擔嗎?」我問。
「壓力嗎?我覺得還好欸哈哈哈,我覺得比工作還愉快。」Jennifer笑著說。
「我覺得除了資源這方面會不足外,我們有一個很好的精神就是說,『不到黃河心不死』。」Golden認真的說。
「就算賠錢也要做下去!」Jennifer說。
「正好我們組織有一個姓黃的。」Golden說。
「她就叫Jennifer。」Jennifer說。

看著他們一搭一唱,就覺得好像什麼都不需要擔心了。

而舉辦活動時,他們在乎的是參與活動者的感受,會特別去注意台灣人和印尼人之間的互動有沒有問題,或是有沒有把訊息傳達出去,如果有,那就是最好的了,結束後也不會有什麼壓力。

這一天,我認識了兩個對於印尼滿懷熱情的朋友,他們身穿印尼傳統服飾蠟染,在一間咖啡廳與我聊起他們和印尼的故事、以及他們創立「台印客棧Rantauer’s」的理念和想法,強烈的決心是他們的精神,也是他們的共同目標。

「台印客棧Rantauer’s」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antauersINTAIWAN/

筆者(中)與身穿印尼國服蠟染(Batik)的Golden(左)和Jennifer(右)自拍合照。(Golden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