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皇后:菲律賓移工的夜店選美秀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參加選美比賽的菲律賓女性移工佳麗,在舞台上展現自己最美的一面。(許佳琦拍攝)

 

撰文、攝影/許佳琦
照片提供/Bobby Clizel Valdez

週日下午的夜生活

8月13日午後,夏天陽光仍然刺眼,我們從新竹火車站走入巷子內一家地下室夜店DJ Republic,下樓梯後,迎面而來燈光閃爍,音樂震天價響,吧檯前的人們熱絡聊天,人群在裏頭談笑、聽音樂、喝飲料、搭訕與被搭訕,唯一不同的是,週日下午的DJ Republic,現場的近百位觀眾,都是從台灣各城市四面八方前來的菲律賓移工。

DJ Republic的老闆周家平是菲律賓華僑,2014年來台定居,2017年5月租下DJ Republic夜店的周日時段,成為菲律賓移工們的休閒場所。雖名為「夜店」,營業時間卻是週日下午一點到晚上八點,周家平說,這是為了配合菲律賓移工一週工作六天、只有週日放假的生活型態,入夜以後,大多數的移工都得趕回各自的工廠宿舍,因此這間「移工夜店」也只營業到晚上八點,平日晚上則是一般台灣顧客消費的普通夜店。

通常晚間八九點過後,都市裡燈紅酒綠的夜生活才正要開始,但在台灣的外籍移工們,只能在週日下午稍喘口氣、享受社交生活,並趕在週日晚上的宵禁前匆忙卸下艷麗的打扮,回到工廠宿舍。而今天這個週日下午,華麗的「夜生活」就從一場菲律賓移工的選美比賽「The battle of the Hunks and Babes 2017」開始。

參加「The battle of the Hunks and Babes 2017」的菲律賓女性移工佳麗們。(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參加「The battle of the Hunks and Babes 2017」的菲律賓男性移工猛男們。(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當日超過上百位菲律賓移工從全台各地趕來觀賽,把夜店擠的水洩不通。(許佳琦拍攝)

 

菲律賓移工的選美文化

菲律賓曾長期受到西方國家殖民統治,西方盛行的選美比賽因而進入這片土地,並成為這個亞洲島國的重要文化之一;然而對菲律賓人而言,選美比賽的吸引力並不完全在於結果的輸贏,而是在比賽過程中,不分男女老幼,大家都能共同參與比賽的樂趣。在菲律賓當地的各城市、鄉鎮、甚至校園,都時常舉辦選美比賽,參賽者們練習走台步、談吐儀態、化妝打扮、修改服裝,甚至有許多年輕女孩藉著選美比賽奪冠,得以從鄉村翻身,脫離貧困的生活。

自70年代開始,菲律賓馬可仕政權(Marcos regime)的勞動出口政策,使得「海外菲律賓移工」(Overseas Fillipine Worker,簡稱OFW)成為舉世知名的流動勞動力,許多菲律賓人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飄洋過海到已開發國家的工廠、漁村、家庭中擔任勞務工作,這些海外菲律賓移工也將故鄉的種種特殊文化帶入陌生異鄉,菲律賓的選美文化,便是其中一個特別的例子。

2016年菲律賓導演Baby Ruth Villarama執導的紀錄片《週日來選美》(Sunday Beauty Queen)便詳實記錄三名在香港幫傭的菲律賓女性生活,她們平日辛勤工作,到了週日則搖身一變,成為萬眾矚目的選美比賽候選人。導演在紀錄片中說:「到了週日,她們就成了仙杜瑞拉(On sunday, they become Cinderrala.)。」對不少菲律賓移工們而言,選美比賽是讓她們能夠暫時擺脫工作的壓力、好好打扮自己、並且表現自我的場合。

菲律賓記錄片《週日來選美》(Sunday Beauty Queen)預告片,本片曾於2017年桃園電影節放映。

 

在鎂光燈下,兩位主持人站上了DJ Republic的舞台,這次比賽由菲律賓移工組織「OFW Models & Talents in Taiwan(OFWMTT)」所舉辦,他們是一群來自菲律賓的移工,在工作之餘擔任模特、攝影、服化,而他們舉辦這場比賽的目的,是希望能夠鼓勵移工們雖在異地打拼,但仍舊不要忘記自己的天賦,並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

第一輪的女性候選人指定服裝,白色亮片上衣與牛仔短褲。但是參賽者紛紛自行搭配其餘配件,如白襪、高跟鞋、絲巾等。(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第二輪比賽指定服裝為內衣,一名參賽者在內衣外搭配眼罩、吊帶襪,扮演貓女。(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這場比賽的女性候選人有8位、男性候選人則有10位,各將選出一名冠軍,並給予豐厚獎品。比賽流程共有三輪,包括第一輪的「指定服裝」、第二輪的「內衣服裝」,以及第三輪的「泳裝」。比賽是由主辦方指定評審,每一輪的評分項目均包括「容貌」、「身材」、「姿勢」、「走台步的自信」、「衣著」、「整體表現」,標準相當嚴格。

女性候選人的表演場上,眾佳麗們均腳踩高跟鞋,搽上艷麗妝容,在指定服裝之外,也透過自己準備的首飾、道具模仿貓女、埃及豔后,足見每位候選人的巧思;而除女性候選人之外,男性候選人同樣也花招盡出,不只展示肌肉,上台吹蠟燭、假裝脫下內褲、翻跟斗展示體格,扮演牛仔、配戴圍巾或薄紗……各式各樣的炫目招式,為的是能夠展示自己的強健體態。

第一輪比賽指定服裝,男性候選人裸上身搭白色短褲,不吝展示身材。(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第二輪比賽,男性候選人以牛仔帽、圖騰領巾與牛仔背心打扮成牛仔。(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活動主辦人之一、也是OFWMTT當中一位模特兒的Ann Moises Galagate說,今年六月底的時候,OFWMTT就辦過一場選美比賽,而在今年十月更會有其他活動,足見菲律賓選美比賽在台灣之活躍。至於辦比賽的資金從那裡來?Ann說,其實比賽背後都有不少菲律賓的網拍商店進行贊助,「這樣就不用擔心經費,這些網拍商店會提供獎品,而我們組織則會提供模特兒和攝影化妝服務,替他們的服裝拍照。」

在這次的選美比賽中,25歲的Charlene獲得了冠軍,Charlene說,自己來台將近2年,目前在台中工廠工作。她有著一頭俏麗短髮、瓜子臉以及修長的雙腿,在舞台上任何時刻都掛著燦爛笑容。Charlene台下與我對談的時候相當害羞,不過一站上舞台便充滿自信,各種模特兒般的表演姿勢都難不倒她,問起Charlene花了多少時間準備今天的表演和服裝,她說,因為自己在台中工作,要花很多時間上來新竹,因此她和朋友們「前一天晚上才開始準備道具跟衣服」。

獲得本次比賽選美后冠的Charlene,以埃及豔后造型搭配泳裝,驚豔全場。(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獲得男性候選人冠軍的John Ray Barlaan。(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

 

曲終人散後的選美國王及皇后

比賽結束後已過晚上七點,除了收拾場地的主辦單位、選美得獎者們,其他來參觀的菲律賓移工們已經離去。這個下午,就像仙杜瑞拉匆匆參加的舞會,週日的國王與皇后們換上華服與高跟鞋,展示平日辛勤工作時未能盡顯的美麗與自信,換得一日的閃耀;然而,當時鐘上的指針一走到既定時間,她們就像魔法失效的灰姑娘一樣,必須返回現實人生、穿起工廠制服、回歸原本的外籍勞工身份,繼續扮演著台灣人印象中的「她們」。

但是當天有來參觀這場比賽的人們,絕對不會忘記,在一個悶熱的週日午後,一間位於新竹鬧區的地下夜店,曾經上演一齣精彩絕倫的型男辣妹移工選美比賽,而這些,就是她們努力嘗試在異鄉豐富自己的人生,並且留下的痕跡。

主辦單位「OFW Models & Talents in Taiwan」的成員合照,接受《移人》訪問的Ann Moises Galagate為右邊數來第五位罩白襯衫搭配黑色比基尼及網襪的女性。(Bobby Clizel Valdez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