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看護工Pindy:家鄉文化入偶身,妙手巧製捏麵人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原始文章於2017年6月份刊登於SOS Reader網站,平台獨佔時效過後,由原作者轉載回《移人》刊登)

撰文、攝影/Asuka Lee

2017年4月30日早上,位於台中市東協廣場(原第一廣場)三樓、由國立暨南大學營運的「SEAT南方時驗室」今日顯得熱鬧非凡,室內靠牆的長桌上擺放了20多件精緻的捏麵人作品,仔細一看,這些小巧玲瓏的捏麵人偶身上,穿的不是常見的華人服飾、反而都帶著濃濃南洋風味 -- 因為這邊展示的所有捏麵人作品,都出自一位身材纖細、氣質優雅的印尼看護Pindy Windy之手。

來自印尼中爪哇省普禾加多市(Purwokerto)的Pindy,來到台灣擔任外籍看護已經七年,之前因緣際會從一位台灣捏麵人師傅身上學會捏麵人技術,學了六個月後,頗有藝術天分的Pindy發現捏麵人是一項非常能展示民俗文化的技藝,因此就從她故鄉的中爪哇文化開始著手,做出一系列的捏麵人作品,呈現出印尼各地的婚禮服飾及風土民情,甚至連印尼傳統樂器甘美朗(Gamelan)及演奏者,也通通化作Pindy掌中的捏麵人。

Pindy從自己家鄉中爪哇的文化開始著手,製作出穿著當地婚禮服飾的捏麵人偶。(Asuka Lee拍攝)

印尼傳統樂器甘美朗(Gamelan)及演奏者,也通通化作Pindy掌中的捏麵人。(Asuka Lee拍攝)

「我是因為不小心做太多作品了,家裡擺不下,才想說拿出來辦展覽啦!」幽默的Pindy開玩笑地在自己個展「指創精彩」的開幕式上講著。雖然她形容得很輕鬆,但仔細觀察她的創作,每件作品除了捏麵人偶外,還特別把印尼各地的風景照片彩色列印在厚紙板上當背景,就是希望來看展的人能體驗百分之百的印尼風光,不難看出她在這項展覽所花的時間跟精力相當驚人。

Pindy說,一開始學捏麵人只是因為好玩,但沒想到學了之後越做越入迷,甚至在台灣友人鄭百騰的協助下,在東協廣場舉辦自己的個展,這是她完全沒想過的事。目前她平均做一件作品需要花一星期,倒不是實際在做的時間很長,而是因為用黏土捏出人偶後,必須放置好幾天等它完全風乾,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上色工作。

幸運的是,Pindy遇到明理的台灣雇主,願意讓她利用空閒時間在家中製作捏麵人。感恩在心的Pindy,也將雇主一家製作成可愛的捏麵人偶,雇主本人看到也覺得很開心。

Pindy也把她的台灣雇主家庭做成捏麵人偶,笑說雇主本人看到後非常喜歡。(Asuka Lee拍攝)

由於Pindy手藝精巧,做出來的捏麵人作品不但台灣人喜歡,連印尼人也很愛,甚至有不少印尼人拿著自己照片來找她,希望Pindy幫他們製作自己長相的捏麵人。雖然這類特別訂製的作品Pindy開價都破千,但來找她的印尼人仍絡繹不絕,大家看到自己被做成可愛的捏麵人偶時,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目前我先以自己熟悉的印尼文化為主,一個地區一個地區去做,目標是完整呈現出印尼全國各地的文化;等到印尼的部分做完後,我想繼續做其他東南亞國家的文化,像是越南、泰國等等。」在十根手指頭交織而成的捏麵人世界裡,Pindy仍有非常寬闊的發展空間。

除了傳統文化外,Pindy也用捏麵人做出在印尼大街小巷都可見到的摩托車,象徵現代文化。(Asuka Lee拍攝)

而Pindy的啟蒙老師、台灣捏麵人師傅楊清仁,當天也到場參觀Pindy的展覽,並不斷稱讚她的作品越來越爐火純青。

來自彰化縣溪湖鎮的楊清仁,是一位非常熱心的師傅;長期於中部地區開班授課、教授捏麵人技藝,也曾經有越南新住民向他學習。他回憶,幾年前因為母親在台中醫院住院,他去院內陪伴母親,不過由於那時已經有請一位印尼看護照顧母親了,他在病房內無事可做,剛好鄰床病人也有請另一位印尼看護,閒來無事的他乾脆教兩位印尼看護學做捏麵人,而Pindy就是當時鄰床病人的印尼看護。

當談起「高徒」Pindy的表現時,楊清仁用疼惜的口氣說:「她學完捏麵人技藝後,不但沒有自己藏私,反而主動去教導其他印尼移工製作捏麵人,因為她覺得這項技藝可以幫助更多同胞脫離貧困。」

台灣捏麵人師傅楊清仁(左),是傳授Pindy捏麵人技藝的啟蒙老師。(Asuka Lee拍攝)

目前台灣的印尼移工高達20萬人,若再加上其他國家的移工,共有數百萬名印尼人離鄉背井在外工作。他們不但得忍受與家人分離的鄉愁、在異鄉遭受歧視,這一切都肇因於在故鄉無法找到穩定收入的工作。身為數百萬人其中一員的Pindy,十分了解印尼移工的苦痛。因此當她學會捏麵人後,很快便想到:「這可以幫助印尼同胞留在故鄉賺錢。」

Pindy觀察到,印尼觀光業興盛,許多著名景點像峇里島、龍目島等地,長年吸引眾多觀光客前來造訪。但目前印尼沒有人在做捏麵人,如果她能教導其他同胞捏麵人技藝,並像她一樣做出結合印尼各地風土民情的捏麵人作品,就能拿去觀光景點販售,且有很大機會變成炙手可熱的商品。

因此平時只要有空,Pindy便會在東協廣場、台中清真寺等地教印尼移工做捏麵人,也曾受邀去附近的文創市集擺攤。甚至身為母親的她,也利用返鄉時教自己的小孩做捏麵人,儼然成為這項台灣本土技藝的忠實推廣者。

「雖然我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只要能讓印尼人得以留在家鄉生活,我能教一個是一個。」Pindy早上在自己展覽的開幕式講完話後,下午馬不停蹄在現場開起捏麵人課程,只見幾名印尼移工及台灣孩子圍著她坐一圈,接著Pindy雙手握起一團黏土,開始用印尼語及中文講起製作捏麵人的各項步驟。

從手上握的這團黏土中,Pindy看到了印尼同胞未來的希望。

教導其他印尼移工製作捏麵人時,Pindy從手中的黏土,看到印尼同胞未來的希望。(Asuka Lee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