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黑暗能困住黎明的光:印尼人齊聚北車聲援鍾萬學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5月14日傍晚大批印尼移工移民聚集在台北車站,聲援前幾天被捕入獄的雅加達前省長鍾萬學。(三口拍攝)

撰文/彭政添
攝影/三口

5月14日母親節這天,熙來攘往的台北車站顯得不很平靜,一大群身穿著鮮豔紅色衣服的印尼朋友聚集在南門廣場,有人拿著印尼國旗、有人揮舞著閃爍的燈棒、有人拿著看板,隨後一位印尼朋友引領大家唱起印尼的民族歌曲,像極了在台北車站舉辦的小型演唱會。仔細一聽,大家都在喊一個字:「Ahok」,這是印尼雅加達前省長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的小名,這場聲援鍾萬學的「正義死亡團結夜」在傍晚的台北車站熱鬧展開。

當日活動前,台灣的印尼移工移民在網路上大量轉貼聲援鍾萬學活動的圖片。(取自網路)

印尼新住民手持印尼疆域圖前來活動會場。(三口拍攝)

 

到底鍾萬學怎麼了?

鍾萬學是印尼雅加達特區的第十七任省長,他是華裔客家人,同時也是基督徒,在種族及宗教上,都是印尼的少數族群。2016年9月,鍾萬學在發表競選演說時引述《古蘭經》,提及對手企圖利用經文影響選情,而這段言論遭到反對者利用,使他看起來就像在批評伊斯蘭教本身,引起軒然大波。這起褻瀆古蘭經事件遭到宗教團體抨擊,甚至引起大規模抗議遊行,也同時重創鍾萬學的政治路。

今年2月,雅加達進行省長選舉,雖然鍾萬學領先其他對手,但得票率仍未過半。在4月時他與競爭對手阿尼斯(Anies Baswedan)進行第二輪的投票,不料阿尼斯勝選,鍾萬學尋求連任未果。

2017年5月9日,雅加達地方法院對鍾萬學褻瀆宗教案判2年有期徒刑,被當場關押入獄,一派人士認為判決太輕,應加重刑責;另一派人認為鍾萬學遭惡意攻擊,應無罪釋放。鍾萬學被判刑入獄後,各地陸續出現聲援阿學的活動,要求釋放鍾萬學。

中央廣播電台印尼語主持人譚雲福(中站立者)是本次活動主辦人,他正對印尼群眾發表演說。(三口拍攝)

印尼民眾手拿自製的「Free Ahok(釋放鍾萬學)」標語。(三口拍攝)

印尼民眾手拿自製的標語,上面有印尼及台灣國旗。(三口拍攝)

 

僅籌備三天的自發性活動,依舊號召大批印尼民眾到場聲援

我很難想像這場聲援活動三天前才發起,更難想像地點就發生在台灣,這裡聚集了數以百計的印尼朋友,他們有共同的訴求,就是釋放Ahok。

我到現場不久後,他們就開始唱起印尼民族歌曲,儘管我只聽得懂他們唱的一個字「Indonesia」,但我深深感受到他們團結的力量,我知道此時此刻他們的心是在一起的,讓我也好想融入他們,一起聲援鍾萬學。

我在這場活動中看見一個民族的齊心團結,他們穿著紅色上衣搭配白色的褲子正是印尼國旗的顏色,也有人用臉書直播,希望更多人能看見。他們也很有創意的,在地板上用燈棒擺出「FREE AHOK」的字樣,大家爭相搶著拍照。最後,為時一小時的聲援活動在大家歡樂拍照留念下結束了。

這場跨海的聲援活動著實震撼人心,是什麼樣的力量讓海外的國人凝聚在一起?是什麼樣的領導者讓他們願意站出來為他聲援?經濟成長的數字、指標或數據也許可以說明一位領導者的政績優良,但都比不過深得民心來的更令人信服。

一名坐在聲援群眾裡的印尼女性正拿手機開直播。(三口拍攝)

天色慢慢變暗,印尼民眾用燈棒在地上排出Free Ahok(釋放鍾萬學)的字樣。(三口拍攝)

天色慢慢變暗,印尼民眾用燈棒在地上排出Free Ahok(釋放鍾萬學)的字樣。(三口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