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聚:南方澳「東南亞文化中心」開幕日的所見所聞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攝影/王筱珺

展開奇幻的旅程

5月1日一早,我來到位於宜蘭縣蘇澳鎮華山路的「東南亞文化中心」,就被撲鼻而來的飯菜香吸引進廚房,驚訝發現小小的空間裡擠著7、8位新住民姊妹在為今天的活動準備美味佳餚。她們熱情的問候我,並介紹每道菜的名稱與食譜。聽完不禁讓我佩服,她們是如此擅長就地取材與巧妙運用簡單食材做成不簡單的印尼料理,令人食指大動,在一旁看著她們彼此有說有笑,臉上開心的模樣,歡樂的氣氛也感染了我,整個人都愉悅起來。

活動即將開始前,我與一位新住民姊姊協助將一些要販售的印尼服飾擺放到架上,聽姊姊說,在印尼,因著年齡、天氣、場合會有不同的服裝搭配與穿法。她邊說邊示範不同款式衣服可以有很多樣的穿法,讓我大開眼界,如同經歷了一趟奇幻的文化小旅行。

一早在「東南亞文化中心」協助準備午餐美食的印尼新住民姊妹們。(王筱珺拍攝)

印尼新住民姊妹們準備好的薑黃飯及印尼食物。(王筱珺拍攝)

「東南亞文化中心」展示的印尼服飾,皆由新住民及外籍漁工提供。(王筱珺拍攝)

 

走進熱情的國度

整場活動由台灣琵琶家鍾玉鳳演奏的東南亞風情琵琶歌曲揭開序幕,跟隨著音樂節奏,我彷彿置身熱情的南洋國度,腦海中閃過豔陽、沙灘與熱情的人兒,整個人沉醉在那舒服又迷人的國境中。一陣陶醉後,突然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到我耳裡,才將我從這美麗的夢境中喚醒,雖然我還意猶未盡。麗華姊表示,未來期待能看見更多以移工為主題的音樂歌曲,讓這群遠從海外來的移工在台灣也能聽見家鄉熟悉的聲音,也藉由音樂與文化的交流讓台灣人更認識這群移工朋友。

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持麥克風者),向來賓介紹南方澳「東南亞文化中心」的成立宗旨。(王筱珺拍攝)

台灣琵琶家鍾玉鳳演奏多首東南亞風情的琵琶歌曲。(王筱珺拍攝)

在美妙樂曲洗禮後,緊接著,幾位身穿雅致服飾的新住民姊妹們優雅得走上舞台,旋即伴隨著抒情與輕快的樂聲婆娑起舞,讓人看得如癡如醉。精采表演結束後,姊妹們向我們介紹她們身上穿得服裝是為「現代版」的印尼傳統服飾,與古代版印尼傳統服飾不同的是,過去女性傳統服飾為長裙,如今,隨著時代與觀念改變,多改為及膝短裙。然而,不管是長裙或短裙,穿起來都好典雅。姊妹們不僅介紹服裝,甚至邀請台下朋友上台一起試穿印尼男/女傳統服飾,不得不驚呼:「穿著也是一門學問啊。」

四位印尼新住民姊妹穿上傳統服飾,跳起婀娜多姿的舞蹈。(王筱珺拍攝)

印尼外籍漁工(右)邀請台灣學生(左)體驗試穿印尼男性傳統服飾。(王筱珺拍攝)

享受完聽覺與視覺饗宴後,終於,最期待的午餐時間到啦!餐桌上擺出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南洋料理,讓人看了不禁口水直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薑黃飯塔是印尼很重要的一道料理,會在各種聚會或節慶出現,象徵圓滿與步步高升。特別的是,在開動前,他們會請當天活動中最年長的一位長者為大家切下薑黃飯塔的第一刀,代表著祝福和可以開動啦。

這畫面讓我想起在台灣,每當慶生時,都會由壽星切下生日蛋糕的第一刀的儀式好像,然而意義當然是不一樣。印尼料理總是充滿辣椒與各式香料,吃進嘴裡那完美融合的香味立即散溢在口中,好滿足啊!讓我憶起曾經有位可愛的印尼朋友告訴我:「我們印尼沒有辣椒不行,會沒有力氣。」我才知道辣椒對她們來說是多麼不可或缺的食材,真是一場滿足各種感官的盛宴啊!

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切下薑黃飯的第一刀。(王筱珺拍攝)

印尼文化老師黃燕妮持麥克風向來賓介紹印尼菜的特色。(王筱珺拍攝)

 

最後,坐下來聽聽他/她們怎麼說?

正當嘴裡咀嚼著美味的東南亞料理,眼前播放著一部外籍漁工紀錄片《觀漁》,看著看著我慢慢停下手中的筷子,接著一陣鼻酸。

影片一開始為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的印尼漁工們,正為一位已故同胞Supriyanto舉辦死亡祈禱會,Supriyanto疑似於前年在高雄籍漁船「福賜群號」上被凌虐致死,事件曝光後引發社會對外籍漁工關注,導演有感於移工勞動議題的小眾,決定拍成紀錄片,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事件。本片透過實際個別訪談移工、雇主、仲介與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希望呈現不同角度與立場的資訊提供給觀眾一個自我批判、思考空間。(以下僅為影片中訪談人物立場,不代表各方所有人立場)

由世新大學學生拍攝的外籍漁工紀錄片《觀漁》之預告片。

對外籍漁工來說,工作時間經常長達24小時,天未亮就要出船工作,回港後仍有做不完的工作如捕破網等,尤其漁工最不喜歡颱風天,即便不用出船工作,依舊要守候在船中,有時颱風浪搖晃的令人相當不舒服,就這樣在漁船辛苦的工作日復一日,永無止盡。

站在雇主立場,漁船常常一出海20幾天都在航行,漁工每天只需值勤2小時,工作也只是把顧船好,不要被撞到就好,這樣也要算一整天薪水給他們嗎?

甚至,雇主表示:「自己也這樣在船上睡了40幾年,政府怎麼都不管,等到外籍漁工來了,就說我們虐待他們,這樣看每艘都違法。」另一方面,雇主也談到不能什麼費用(像是護照費、膳宿費)都要求雇主付,這樣負擔太重。

然而,李麗華認為不應向移工收取仲介費,但也發現有些仲介會變相收取費用,在母國建一個融資銀行,強迫移工貸款,移工卻沒拿到錢,因為這些錢由仲介、雇主、銀行瓜分掉了,留下這些尚未到台灣卻已欠下大筆債務的移工。想想這些移工之所以遠渡重洋來台工作,多數為的都是希望讓家人能有更好的生活,甚至為了籌措親人治病的費用,然而來台灣面臨的卻是日夜被龐大債務追討的日子,更遑論有多少錢能寄回家鄉。

甚至有移工表示,當時他們來台灣時,仲介要他們簽的合約都是中文,根本看不懂就要他們趕快簽,還有的仲介拿白紙給他們簽,若不簽就要把他們送回去,移工為了工作賺錢,不得已簽下了自己也不知道內容是什麼的合約。

但南方澳當地的仲介蔡先生則反駁說,在簽合約過程中,白紙黑字清清楚楚都讓移工看過,他們才簽。對此紛爭,雇主認為那是仲介與移工之間的事,他們不會管,也不過問,並表示仲介不可能讓移工簽白紙。最後,雇主認為若要解決此爭議,應同時將仲介與漁工找來當面談,才能做交叉比對,也指出政府始終漠視、否認這些事實的存在,才是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

影片結束,場面瀰漫著沉重的氣息,當天來了一些外籍漁工,看完影片表示片中雇主與仲介的回應,讓他們相當難過。本片明顯呈現各說各話的局面,然而,當各方都有話要說時,我們那親愛的國家政府在哪裡?

 

南方澳「東南亞文化中心」(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辦公室)相關資訊

地址:宜蘭縣蘇澳鎮華山路117號(位於南方澳漁港港區內)
電話:(03)995-4767

 

宜蘭縣南方澳漁港擁有數百名東南亞外籍漁工在此工作,然而他們遭剝削的情況直至今日仍無明顯改善。(資料照,楊子磊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