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觀點】寫給逃逸菲移工:大好人生在前,同胞自首吧!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註:原文由筆者以英文撰寫,授權予《移人》翻譯中文並同時刊登雙語,英文版原文於此

 

原文撰寫/黃琦妮(菲律賓新住民、「菲臺之音」創辦人)
中文翻譯/掐掐

有一晚,我和一位台灣朋友嚴肅地談起逃逸移工議題,他的回應讓我十分驚訝。但,反覆咀嚼我們這次對話的細節後,我開始可以理解為什麼他會說「我們對於這些人根本束手無策」。這議題複雜到難以全盤掌控,而且要追捕四處躲藏的逃逸移工,本非易事。

不過,對於這些現正逃逸在外、沒有居留權的菲律賓同胞,我仍未喪失信念。我相信他們若看到這篇文章,可能會願意自首,並重新獲得自由的人生。

我傾向將他們的情況形容為「無居留權」(註一),而非貼上非法的標籤。我堅信,絕大多數的逃逸移工,是出於虐待或當下情況已危及人身安全,無處且無人可求援,別無選擇之下才逃離工作場所,被迫落入非法居留的境地。我也相信,沒有公民權的他們,在這個當下可能無名無姓地孤獨死去。無居留權的恐怖,恍若沒有欄杆的牢籠,無時無刻困住他們。

在我進一步詳述被迫四散台灣的菲律賓同胞(註二)種種令人痛心的遭遇前,我想先說明的是,這些被稱為「TNT」(註三)的逃逸移工造成的負面影響,合法居留的外籍移工與新住民也會概括承擔。

下列所述,都是菲律賓兄弟姊妹們直接或間接的經驗,但必須強調的是,並非所有逃逸移工都有這些問題,但遺憾的是,隨著菲律賓逃逸移工數量不斷增加,少數人造成的負面影響也持續加深。

 

一、賣淫

奈娜(化名)以家務移工的名義在台謀職,有天晚上出外倒垃圾。突然間,一台車忽地停在她身側,一個外國人探頭問:「嘿,瑪麗亞(台灣對菲律賓家務移工的暱稱),妳一晚開價多少?」嚇壞的奈娜立刻狂奔回雇主家,這才知道有些菲律賓女孩會與台灣當地人或是外國人進行性交易。

當我聽到奈娜的遭遇,簡直如鯁在喉。菲律賓女孩溫順、親切、可愛的形象瞬間不堪一擊。為了核實,我四處向不同國籍的人求證,問得愈多,我拼湊起來的現況就愈糟糕。

相當多性工作者是逃逸移工,且提供各式各樣的交易,大部分嫖客是男性長者及外國人。有些在旅館提供「全套」服務,而有些提供觸摸胸乳的服務,索價新台幣五百元。這種情形有如家常便飯,悲苦卻也真實。

性交易問題難以根絕,但如果沉溺於性交易的逃逸移工願意回頭,我相信菲律賓政府會給予第二次機會,讓她們與家庭過上更好的生活。所以,現在還不會太晚,自首吧。

 

二、經濟重擔

不是所有人都是百萬富翁,我們存錢大抵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尤其菲律賓海外移工(註四)的經濟情況又更加拮据,他們奮力謀生,只為寄錢回家。

不過,很多人告訴我,逃逸移工賺得比台灣平均薪資還高。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工時不僅沒有受限,時薪也高。這不是對合法移工很不公平嗎?想像一下,合法菲律賓移工平均一個月賺約21K,但逃逸移工一個月薪資至少30K起跳。對任何想賺快錢的菲律賓同胞來說,這樣的薪資落差可是相當誘人。

不過,合法的移工幾乎不會對社會帶來任何醫療問題,因為他們都有繳健保費、看病有健保給付;但大多數時候,賺得比我們還多的逃逸移工,卻因為沒有健保,造成沉重的醫療財務重擔 ── 譬如說,如果一位陌生人好心對受傷生病的逃逸移工伸出援手,但他卻可能要扛下動輒兩萬台幣的醫療費帳單。

這是一種惡性循環,逃逸菲勞賺得多又有地下仲介幫忙,但受傷生病了卻往往要求捐款援助。我知道大家心存善念,但請不要誤解我的本意 ── 人人都希望幫助弱勢,但這種情況其實可以避免。有些人告訴我,很多逃逸移工過得非常愉悅幸福,既然如此,為什麼他們不能先存下自己的醫藥費?就我個人而言,若碰上了兩個需要金錢援助的患病菲律賓移工,一個合法、一個非法,毫無猶疑,我會優先幫助合法移工。

 

三、偷竊

生了一對雙胞胎的職業婦女麗莎(化名),急需保母協助,但因台灣政府對於家務移工的申請資格非常嚴格,請不到合法移工,她只能選擇逃逸移工。

她說,有類似需求的雇主都會透過LINE聯絡逃逸移工,LINE、Facebook等社群軟體同時也是逃逸移工聯絡彼此的溝通管道,他們在這些網站與App上相當活躍,有些人甚至只知道對方的Facebook用戶名,完全不認識彼此也未曾見面。

剛開始,保母表現尚可,但沒多久,她竟然偷了麗莎的手機逃走。這也許是很小的財物損失,但卻代表安全與信任的大問題。我曾經聽過有些雇主甚至被非法移工偷走價值不斐的珠寶或其他財物。這也難怪有些台灣人會因此厭惡菲律賓人,他們知道菲律賓非法移工和某些重大偷竊案脫不了關係。

我了解遠離家鄉很是折磨,而在異鄉逃亡,更如同地獄。缺少居留權不僅奪去了自由,更是種煎熬,奪走人的尊嚴與靈魂。大部分的時候,你會因此感到不安、偏執且多疑,嚴重者可能變成心理病症,此時最需要的是家人的陪伴。

另外也記得,任何舉報你所在地的人都將因此得到獎勵,周遭的人都有可能檢舉你,就連你最喜歡的計程車司機也不例外!且因法規保護,沒有人知道線民的身分。

新聞上不時報導台灣警察臨檢被檢舉的逃逸移工宿舍,請不要等到被捕上銬的那一刻才後悔,及早自首回菲律賓,還有大好人生等著你們。好好地處理相關援助管道申請吧,確保會有人幫忙。人生苦短,你想怎麼度過一生?能與家人在一起,絕對是最重要的。

【譯註】

註一:原文為英文「stateless」,意為無國籍,為符合上下文意,在此將之譯為「無居留權」。
註二:原文為菲律賓文「Kababayan」,意即菲律賓同胞。
註三:TNT,原為菲律賓文「Tago Ng Tago」的簡稱,意即躲躲藏藏的逃逸移工。
註四:原文為OFW,意即海外菲律賓勞工(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