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五一遊行側寫】如果不是為了生活,誰會願意走上街頭?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兩名越南移工手舉「要求自由轉換雇主」的標語,後方站著兩位警察盯著現場情況。(曾曾拍攝)

 

撰文、攝影/曾曾

「怎麼又有人在鬧事阿!」

這是4月30日下午,「移工五一大遊行」現場,當外籍移工聚集在勞動部前捍衛自身權益時,我聽到台灣路人講的一句話。或許這不干他的事,但這是關於全台灣的事,因為我們的社會漠視了移工的權益。

眾多移工團體聚集於台北市勞動部前,準備遊行到總統府。(曾曾拍攝)

遊行總指揮車張貼出歷任勞動部長的姓名照片,要求藍綠兩黨正視過去共同造就的歷史共業。(曾曾拍攝)

這群移工們來自越南、印尼、泰國等國,為了生活來到千里之外的台灣,離開家人、朋友及自己的故鄉,如果不是為了生活誰會願意?但是卻受到仲介和雇主不平等對待,沒有勞動法令保障、沒有休假、過勞的情狀持續存在,如果不是為了生活誰會願意?

頂著烈日,渾身濕漉漉,來自東南亞的人們及NGO組織,不同的語言、文化及國家,但此時此刻他們的內心訴求是一致的,4月30日當天齊聚在此,站上街頭直至凱達格蘭大道,呼喊著訴求,揮舞著大旗,讓當局看到聽到「We are here!」

你/妳,聽到了嗎?

菲律賓移工舉著英文標語,上面寫:一、廢除私人仲介系統,二、移工自由轉換雇主。(曾曾拍攝)

 

移工爭勞權大遊行新聞稿(台灣移工聯盟MENT提供)

台灣引進外籍移工25年,政府以方便管理的角度制定了移工制度,讓勞雇關係不對等的情況更加惡劣,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的設計,在移工抵台後,被當作奴工般對待,以侵害人權的方式綑綁於同個雇主處工作,沒有轉換工作的權利。在政府放任的情況下,讓私人仲介壟斷市場,造成移工每次來台皆被迫支付一筆龐大仲介費,遭受不當的債務約束。而外籍看護工直至今日,依然沒有勞動法令的保障,沒有休假、過勞的情況持續存在。這些制度的設計打壓、剝削著移工,多年來政府沒有任何改善。

蔡總統於選前與工鬥團體會面時,表示休假是基本人權,承諾將落實喘息服務至聘僱移工的家庭,並立法保障家務工。但選後聘僱移工家庭至今沒有喘息服務、外籍看護工還是持續血汗工作,無法律保障。選前開了「以稅收制建立長照」的支票,選後卻砍長照稅收預算,以發展長照產業為名,將政府責任推給市場。當具有公共性質的長期照護,成為計較利潤和成本的資本市場遊戲時,不但受雇者的勞動條件會被壓低;長照服務的品質也將如同貧富差距擴大般的被市場兩極化。最終家務工在沒有勞動法令保障及長照市場化的影響下,家務工的勞動條件將會更加惡化。

菲律賓移工團體「KaSaPi」的成員及英文標語。(曾曾拍攝)

印尼移工用印尼文製作標語,左邊寫「自由轉換雇主」,右邊寫「廢除私人仲介系統」。(曾曾拍攝)

越南移工手持越南文標語,上面寫 「移工權益要被照顧」。(曾曾拍攝)

蔡總統選前的承諾,選後卻未曾兌現。蔡總統說她站在勞工這邊,但現在卻完全傾倒在資方那頭。勞基法修惡、長照制度市場化,種種跡象顯示勞工真的是她心中最軟(好剝削)的那一塊。我們反對政府長期以來透過制度上對移工的打壓,來服務資本家。因此,面對蔡政府的親資立場,持續打壓移工勞權的手段,移工選擇在五一本地勞工遊行的前一天,走上街頭爭取自己身為「勞動者」的權益,並要求蔡總統兌現選前的承諾。

遊行三大訴求:
一、廢除私人仲介制度,強制國與國直接聘僱。
二、廢除就業服務法53條,外籍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
三、反對長照市場化,落實喘息服務,保障看護工勞動權益。

遊行發起單位:
台灣移工聯盟MENT(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天主教關懷外勞小組、天主教明愛會、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天主教會新竹教區外籍牧靈中心—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移民及外勞服務中心、天主教台灣中區外勞關懷中心、海星國際服務中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