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歐:充滿慈善之心的菲律賓移工藝術家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菲律賓移工馬力歐,是一位充滿慈善之心的藝術家。(Bobby Clizel Valdez拍攝)

撰文/Asuka Lee
攝影/Bobby Clizel Valdez、Asuka Lee

馬力歐,菲律賓原名Mario Subeldia,1986年出生於菲律賓北部(呂宋島)奎松省(Quezon Province)盧塞納市(Lucena City)。他的父親是地方上的政治人物,原本家庭經濟情況不錯,想不到在父親突然中風倒下後,龐大的醫藥費頓時造成家中沉重的經濟負擔,最後孝順的馬力歐決定像其他菲律賓同胞一樣,去海外打工尋求更高的收入,於是他便透過仲介來到寶島台灣,成為一名外籍勞工,並進入新竹科學園區擔任輪班作業員。

長年在海外工作的馬力歐,時常飽受思鄉之苦。某次休假前往新竹南寮漁港玩時,他在海灘上慢慢散步,一邊看海、一邊想著臥病的父親及母親,於是他便蹲下,試著在沙灘上用手畫出父親與母親的臉。隨著一筆一劃過去,雙親的面孔漸漸浮現在沙灘上,這時他彷彿覺得與故鄉的親人更接近了些。

然而,想不到當日在沙灘上的一畫,竟從此改變了馬力歐的人生。

沙畫技術越來越純熟後,馬力歐得以完整畫出父親的長相。(馬力歐提供)

頗具藝術天份的馬力歐,在大學時代就涉獵繪畫、戲劇、舞蹈、電影、服裝設計…..等藝術形式。但來到台灣後受限於外勞身份,讓他沒有太多空間展現才藝。當時在沙灘上隨意畫畫的馬力歐,後來輾轉聽說有一種名為「沙畫」的藝術型式,他便想起那日的情境,便再去南寮漁港挖了一大袋沙子回宿舍,自己製作了簡易的器材,一個人看著網路上的影片,埋首研究沙畫藝術。

日子一天天過去,三年後,馬力歐的藝術天份讓他的沙畫技術越來越純熟,練出心得的他想去新竹市街頭表演給民眾觀看。但他帶著器材到街頭做表演後,卻遭到警察驅趕,警察說:必須要有「街頭藝人執照」才能在大馬路表演,於是馬力歐很不服氣,便請台灣朋友協助,透過正規管道報考街頭藝人。

考試當天,馬力歐用雙手的沙子舞出千變萬化的圖像,以紮實的實力獲得評審一致讚賞,於是他順利取得新竹市街頭藝人執照,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獲得街頭藝人執照的外籍勞工。此後,馬力歐便得以於新竹市區的圓環附近做公開表演、一次又一次吸引路過民眾的眼光。幾年後,他更上一層樓,考取台北市街頭藝人執照,便利用休假北上台北市西門町做表演。


馬力歐進行沙畫繪製的影片。

馬力歐能用沙子畫出千變萬化的圖像,連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能畫得栩栩如生。(Asuka Lee拍攝)

經過一次又一次演出,逐漸打出知名度的馬力歐開始獲得許多台灣媒體的採訪,也陸續有商業活動、大型演唱會、婚禮、節慶邀請他去演出。而最榮幸的,則是受菲律賓駐台辦事處邀請,在菲律賓國宴演出沙畫。此時的馬力歐可說是功成名就,從工廠裡大家稱呼的「外勞」,轉變成街頭上人人尊敬的「藝人老師」。

但是,馬力歐從不以自己的成就自滿,相反的,他從沒忘記自己的家鄉菲律賓。父母的養育、家族親友的支持、以及讓他發揮藝術才能的求學過程,都是菲律賓所給予的,因此馬力歐希望有機會,可以好好報答故鄉。

抱持著這個想法,馬力歐慢慢浮現了一個構想,於是這個名為「藝術與時尚」的公益募款計劃,就此揭開序幕。

 

藝術與時尚:廢棄物回收製作時裝公益走秀

2016年底的時候,馬力歐找上我,說他隔年2月18日想在台北西門町 —— 也就是他發跡的地方,辦一場公益性質的街頭時裝走秀。時裝由他製作,全部都用街頭廢棄物回收製成,一方面展現菲律賓移工多才多藝的一面、一方面為他回饋故鄉的公益計劃進行募款。但是,他中文不太行、在台北也沒什麼人脈,於是想請我幫忙所有必須用中文來溝通的事情,包括聯絡媒體、借場地等,他則專心製作服裝及邀請模特兒。

一開始我半信半疑,因為從沒聽他說會時裝設計,直到他秀給我看他先行製作的四套服裝,我才一面讚嘆、一面相信他的說法。評估了投入的時間及人力成本後,感覺好像可以負荷,我便答應幫他的忙。

半信半疑的我,直到看見馬力歐先行製作的四套時裝,才轉變想法願意全力支持他的新計劃。(馬力歐提供)

於是就在這兩個月間,馬力歐密集的跟我聯絡、討論各種事情。有時候我會搭火車去新竹找他開會、有時候他會打給我(電話裡還聽得到工廠機器轟隆轟隆的聲響),每次討論起來都蠻開心的,我們都有信心這場活動能辦的很好。

然而,我在2月初發現了一個大問題 —— 馬力歐最屬意的場地是西門捷運站6號出口外面、真善美戲院及H&M前方那一塊廣場(也就是活動當天表演的場地),但他直到1月底才告訴我他沒辦法申請場地(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他喬好了),想請我這個講中文的幫他問問。

結果我上網查詢、到處打電話問政府單位後發現,那塊場地位置太好、是街頭藝人的兵家必爭之地,早在1月初就被別人登記走了。問了一圈後我確定完全行不通,便跟他說結果,但他非常堅持一定要在那塊場地才能完整呈現他的表演,於是我們兩個做了一個共識:2月18日當天,直接跟登記場地的街頭藝人協商,請對方出借半小時。如果這招行不通的話,那我們就在西門町其他地點快閃方式表演(但效果一定不會像固定場地那麼好)。

2月18日的前一晚,馬力歐跟其他的移工模特兒、攝影團隊、志工陸陸續續抵達台北,下榻在西門町附近的青年旅館。由於很多人來自台灣中、南部,且都是下班後才搭車趕過來,一直到晚上9點多才差不多到齊,於是我就跟他們一起擠在青年旅館的大通鋪裡,一面討論隔天活動的事情、一面看馬力歐為模特兒們做最後整裝。

我們在青年旅館裡一直忙到半夜1點多才把事情準備的差不多,這時大家都還沒吃晚餐,馬力歐提議去西門町買東西吃、順便去隔天要走秀的場地排演。我們一大票人走進西門徒步區,但半夜1點幾乎所有餐廳都關了,只剩雞排店還開著,於是我們買了最有台灣特色的宵夜:雞排加珍奶,大家一邊吃一邊走去表演場地。

走到表演場地後,我們一群人一起坐在路邊吃雞排、喝珍奶。這邊提一下這些移工模特兒們,他們皮膚普遍偏白,跟一般台灣人印象中皮膚黝黑的菲律賓外勞不太一樣,且這12位模特兒都是參加移工選美比賽的常勝軍,因此顏值、身材普遍比一般移工高出很多,算是菲律賓人裡面的型男正妹。

活動前一天深夜,我跟一群菲律賓移工坐在西門町街頭吃雞排、喝珍奶,是一次相當難忘的回憶。(Asuka Lee拍攝)

我跟其中一位男模特兒聊了起來,他的長相是連我都覺得帥的那種。他在故鄉有個可愛的未婚妻,明年要結婚了;但話鋒一轉,他說父母都已高齡80歲,去年家裡的房子被颱風吹垮了、現在還在整建中,哥哥姊姊都已成家有自己家庭要養,因此他父母十分依賴他在台灣當外勞的經濟收入。

我不禁好奇問:如果明年你結婚了,你會再來台灣工作嗎?因為這樣你就必須把新婚妻子留在故鄉了。他苦笑說他也不知道,現在只能把握當下的每一刻做努力——譬如說在明天做一場完美的走秀,其他的就交給老天爺安排。彷彿這就是跨國移工的宿命:由於太多事情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裡,只能去教堂低聲禱告,祈求上天聽到他們的聲音。

吃飽喝飽後,馬力歐開始指導移工模特兒們明天的表演走位,攝影組的三位成員也開始模擬明天拍攝影片、照片的角度及鏡位。由於許多模特兒都是第一次在街頭走秀,馬力歐花了很多時間調整他們的動作跟位置,有時候求好心切的模特兒也會要求重來,於是眾人在街頭排演了三個小時,我一直陪他們在那邊待到半夜4點才收工。

陪他們做準備工作的前一晚,我內心其實非常感動。這些移工模特兒、攝影組、志工全部都是無酬的,甚至還得自己負擔來回車票,但他們全體都非常積極、熱情投入這件事,一方面是義氣相挺馬力歐的藝術才華,一方面是長期被台灣社會漠視的他們,難得有一次機會可以在首都最繁華的地方展現他們最美好的一面。這種團結的氣氛是一種為創作而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藝術之魂。

 

受到老天爺眷顧的街頭走秀

排練結束後,我們相約隔天下午3點集合、4點開始表演。但因為前面有提到「借不到場地」這件事,讓我整夜睡不好,腦子一直在思考各種最壞情況,像是被警察趕、被路人檢舉等等。隔天,我緊張到中午12點就提早跑去西門町,一個人坐在路邊繼續思考,順便也等待登記那塊場地的街頭藝人出現,要跟他做協商。

我從1點、2點一直等到3點,登記使用場地的街頭藝人始終沒出現。這時候,馬力歐跟模特兒們全都已經來了,我趕緊衝過去跟馬力歐講:「老天爺幫我們!我們有場地了!直接準備表演!」於是馬力歐便開始在地上畫起他的彩色沙畫,模特兒們也開始整裝,我也開始拿著麥克風,用中文、英文向路過的群眾解釋今天表演的內容。

4點鐘一到,圍觀的群眾已經站了滿滿一大圈,隨著表演音樂〈Written in the Stars〉一放,12位穿著廢棄物製作時裝的菲律賓男女模特兒一位接一位走出場,圍觀群眾看的目瞪口呆,手機相機拍個不停。我內心大聲吶喊:「成功啦!成功啦!」這時才慢慢放下內心重擔,開始輕鬆的享受這場走秀表演。

或許真的是老天爺被我們感動,表演過程中完全沒有警察來詢問或制止,甚至原本登記場地的街頭藝人(一位彈豎琴的姊姊)也一直到表演快結束時才出現,幸好她只是嘴巴唸了一下、但還是很阿莎力的讓我們表演到結束,在此也向那位豎琴姊姊表達感謝之意!

這場街頭走秀可以說是大成功。結束之後,民眾還是團團圍著模特兒拼命拍照,這時我讓馬力歐接受台灣媒體訪問,幸好當天有一位會講菲律賓話的朋友到場觀看,我連忙抓她來幫忙,將馬力歐講的話翻譯成中文,他才比較能完整的陳述他這一系列服裝的創作理念。


菲律賓移工藝術家馬力歐策劃的「藝術與時尚」街頭走秀活動完整影片。

 

街頭走秀活動結束後,12位移工模特兒穿著馬力歐用廢棄物製作的時裝,在西門町合照。(Bobby Clizel Valdez拍攝)

在馬力歐的巧手設計之下,12套廢棄物製作的時裝,都擁有各自的風格。(Bobby Clizel Valdez拍攝)

訪問告一段落後,馬力歐領著12位模特兒們,走入西門徒步區遊行順便外拍。這時我看也差不多了,便跟這群了不起的菲律賓移工們握手、擁抱道別,結束這魔幻的一天。隔天,這群移工們紛紛搭車南下,回到自己原本的外勞工作崗位,等待下一次的表演。

前面有提到,馬力歐舉辦這項街頭走秀活動,後續是為他另一項公益募款計劃做宣傳,這個計劃將幫助他故鄉的弱勢族群,如街童、原住民、獨居老人們 —— 也就是他從事藝術的初衷。

「我已經想好了,下個月我回到故鄉時,我可以去原住民學校請那邊的孩子畫畫,我會收集這些畫回到台灣舉辦展覽,如果台灣民眾被這些畫感動、有意願想捐款幫助這些孩子的話,我會幫他們購買物資,並拍攝他們感謝台灣人善心的影片……。」活動結束後某日,我跟馬力歐吃飯時,他念茲在茲的仍然是該怎麼幫助故鄉的孩童,彷彿他生來就是該奉獻給公益似的。

擁有超乎常人的藝術天份,同時又擁有一顆比常人更慈悲的心腸,這就是我認識的馬力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