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檳榔產業的移人:彰化溪湖「阿嬤檳榔」范紅清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越南新住民范紅清(中)與台灣小叔陳祈仰(左)、弟媳梁巧宜(右)一起投身檳榔產業。

 

前言:檳榔,對台灣人來說是一項又愛又恨的東西,檳榔西施、吐檳榔汁、口腔癌、破壞水土保持……等負面印象幾乎跟檳榔劃上等號;但不可否認,它是最能代表台灣文化的本土食品,且全台灣有數百萬人有食用檳榔的習慣、或以檳榔產業維生,而在這龐大的傳統產業裡,也有不少「移人」進入其中,為其帶來新的活力。

2017年3月初,《移人》透過一間檳榔連鎖品牌「阿嬤檳榔」牽線,前往該公司位於彰化縣溪湖鎮的門市,實地探訪越南新住民范紅清在此工作的情況;而出乎意料的是,「阿嬤檳榔」雖然名字老派,但實際經營者卻是一群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因此《移人》便藉著這篇報導,讓大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大家又愛又恨的本土產業。

 

撰文、攝影/Asuka Lee

3月初天氣微暖,車來車往的彰化縣溪湖鎮東環路上,26歲的越南新住民范紅清正坐在「阿嬤檳榔」店面裡,與台灣弟媳梁巧宜一起顧店。雖說是顧店,但兩人雙手可沒閒著,不停的在檳榔葉滴上白灰、然後把葉片包覆在「菁籽」果實上,雙手一轉一塞,就包成了一顆食用檳榔。范紅清動作很快,約15-20秒就能包出完整一顆,這樣的動作她一天必須重複1000次以上。

「一開始我包很慢,包一個要花1分鐘,這些都是婆婆教我的,她包的才快!」個頭嬌小的范紅清笑容甜美、語氣溫柔,她來自越南南部同塔省鄉下,是家中三姊妹的長女,目前國語已講的非常好,然而在彰化生活三年多的她,卻自爆其實一開始不太喜歡台灣人。

「我在故鄉的爸爸、媽媽是種田的,為了改善家計,我在兩年多前來台灣工作。」范紅清回憶,她來台灣後去彰化近郊的一間工廠當外籍勞工,當時工廠裡的作業員幾乎都是男的、女孩子非常少,因此長相標緻又年輕的她,可以說是萬綠叢中一點紅,不少越南、台灣同事都想追求他,然而最後獲得她芳心的,是一位在出遊時認識的台灣青年陳柏安,兩人相戀一陣子後步入禮堂,目前新婚剛滿四個月。

至於為何會選中陳柏安,范紅清嬌羞的說:「因為我覺得他很帥!身高也高,然後對我非常體貼、溫柔,真的是在遇到他之後,我才對台灣人改觀,覺得這邊的人很不錯,不然我從沒想過會嫁給台灣人。」

越南新住民范紅清個頭嬌小、笑容甜美,結婚前是彰化近郊工廠的外籍勞工。(Asuka Lee拍攝)

范紅清大方秀出她與台灣老公陳柏安的合照,洋溢滿滿的幸福。(Asuka Lee拍攝)

陳家居住的溪湖鎮恰好位於彰化縣正中央,有多條重要公路經過,因此每天往來的遊覽車、大卡車、貨運車絡繹不絕,而這些靠開車討生活的「運匠」們習慣食用檳榔提振精神、防止精神不濟出車禍,因此溪湖鎮的檳榔產業鼎盛,小小鎮上就有100多家檳榔攤、檳榔店,密度堪稱全國前幾名,而陳家也選擇以檳榔作為家庭事業,陳柏安的父親、母親及弟弟陳祈仰都從事檳榔產業(他自己倒是經營手搖飲料店),因此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范紅清,也跟著進入這個圈子。

有別於一般獨立經營的個體戶檳榔攤,陳祈仰選擇以加盟方式參加連鎖品牌「阿嬤檳榔」,並成為彰化縣的區域經銷經理,十分需要人手,婚後不久范紅清便去溪湖鎮東環路上的「阿嬤檳榔」門市幫忙,與弟媳(陳祈仰的老婆)梁巧宜一起上班,因此這個略顯窄小卻很溫馨的門市,是由一對跨國妯娌撐起來的。

范紅清示範包檳榔的五個步驟,上班四個月的她,目前技術已十分純熟。(Asuka Lee拍攝、製圖)

范紅清(右)與台灣弟媳梁巧宜(左)一起上班,這對跨國妯娌撐起「阿嬤檳榔」的溪湖門市。(Asuka Lee拍攝)

如果說在檳榔店上班有什麼優點,那就是工時及收入都非常穩定:上班已四個月的范紅清,每天扣掉用餐時間後工時八小時,不用加班,下班時間一到就關門回家休息,而在這八小時內約可賣出70到100包檳榔,以一包檳榔賣50塊台幣計算,每日營業額約3,500到5,000台幣上下,但由於店租便宜、加盟體系提供的原物料價格穩定,長久累積下來仍有一定的獲利,陳祈仰笑說:「別人做生意可能要一、兩年才回本,我們這個門市開張才一個月就回本了,速度很快!」

目前范紅清每月固定領25,000台幣月薪,週休一日,在溪湖當地算是不錯的收入,她笑說:「之前當外勞在工廠上班,又熱又累,還得擔心被機器弄傷,每月領不到20,000元;現在是坐在店裡面上班,冬天不用被風吹雨打、夏天可以吹冷氣,領的錢還比較多,所以我蠻喜歡現在的工作。」

由於檳榔店最大的客群、也就是「運匠」們幾乎都是中年男性,那麼兩位年輕可愛的人妻顧店,是否曾遇過「豬哥」來騷擾?范紅清笑說:「還好啦!大部份客人都很守規矩,只有碰過少數幾個,會問我有沒有男友?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我都說:對啊我沒男友,可是我有老公了,所以不好意思喔。」上班穿著一向樸素的她,雖然不用像「檳榔西施」一樣穿著暴露,但談起這些用另類方式賣檳榔的同業女性,范紅清倒是有別的見解:「我覺得她們好辛苦!就算冬天還是穿很少,我看了都覺得冷,很想幫她們加衣服上去。」

每日不斷重複同樣的動作,長久下來難免覺得枯燥乏味,但對於新婚不久、尚在適應人妻生活的范紅清來說,檳榔店穩定的工作不失為現下最好的選擇。「我還年輕,不急著生孩子,先努力賺錢存錢,如果能買到房子,到時候就可以給小孩更好的生活。」就在雙手十指快速工作的同時,范紅清腦子裡對未來已有清楚的規劃。

 

在傳統產業裡求新求變的另類年輕人

「我們覺得既然檳榔是台灣知名的產業,明明是台灣之光,為什麼不能向國外推廣?」站在范紅清、梁巧宜身邊的陳祈仰這樣說著,25歲的他年紀輕輕、身材瘦高,笑稱自己不愛念書,高職畢業後就跑出社會打滾,曾經加盟過中部的連鎖手搖飲料品牌,但因人事難控管、且外送飲料較危險、故將店面頂讓,不過他覺得那次算是「用錢買經驗」,如今改加盟「阿嬤檳榔」並當到區域經銷,看起來已在這塊產業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會做檳榔產業,其實一部份也是受到我爸媽影響,檳榔在他們的人生裡佔了很大比重,某方面而言,我跟哥哥也算是被檳榔養大的。」陳祈仰說:「另一方面就是檳榔的獲利穩定,只要一間小店面、兩三個人手就可以賣,簡單又方便,而且可以養活全家人,為什麼不做?」

「而且檳榔店裡的人力,大部份都是用來包檳榔,一天1000、2000顆的在包,但是這部份有沒有辦法用機器來取代人力?有的,目前我們公司已經在研發自動包檳榔的機器了,未來只要這機器一上工,就再也不用人工包檳榔,一間店只要一個人手來顧就行了,那這樣子的話,或許我大嫂(范紅清)就能另外獨自開一間檳榔店、自己當老闆娘賺錢。」

范紅清的小叔陳祈仰十分有想法,認為檳榔是台灣最有代表性的食品,應該推向國外。(Asuka Lee拍攝)

范紅清與小叔、弟媳一起工作的「阿嬤檳榔」彰化溪湖門市外觀。(Asuka Lee拍攝)

將檳榔推廣到國外?自動包檳榔機器?我突然在彰化鄉下聽到這種創業加盟展之類場合才會出現的詞句,一時之間難以想像這種情境,就連陳祈仰自己也坦承,他在去年加盟「阿嬤檳榔」之前,也從沒想過這些事,覺得檳榔就是區域性的小生意罷了,因此當他第一次遇見「阿嬤檳榔」創辦人向他講這些構想時,內心想的是:「這傢伙是來唬爛的吧?」

然而,陳祈仰最終還是加盟了,他被這塊未來的大餅所吸引,而拉著他一起作夢的,是那位「阿嬤檳榔」創辦人蔡曜年。

34歲的蔡曜年外表看起來飽經風霜,曾經讀過軍校、待過工地、資訊業、企管顧問業及10幾年加盟產業經驗,前幾年因緣際會接下「阿嬤檳榔」的經營權,雖然從年輕就吃檳榔吃到現在,但他對於檳榔產業有另一番不同的想法。

「阿嬤檳榔」創辦人蔡曜年外型粗獷,但談起品牌經營就滔滔不絕。(Asuka Lee拍攝)

「我知道台灣人不喜歡檳榔的理由,包括吃檳榔會得口腔癌、吐檳榔汁像吐血、以及破壞水土保持等,但這些其實都是有方法可以解決的;像我們現在除了開發自動包檳榔機器外,還有一個正在研發的項目是不會致癌、也不會吐紅汁的『無毒檳榔』,等到這項產品推出,一定可以衝擊台灣社會對檳榔既有的刻板印象。」蔡曜年說。

無毒檳榔?這是在台灣從沒聽過的概念,真的可以做出來嗎?

對檳榔頗有研究的蔡曜年解釋,一般剛採收出來的檳榔果實是味道偏澀,因此全世界有在食用檳榔的國家,會依地區特性加入不同的調味品,而台灣長期添加的,則是從石灰提煉出來的「白灰」及「紅灰」。

「白灰跟紅灰都是強鹼性的東西,如果吃到嘴巴裡,它會對口腔造成傷害,久而久之就會致癌;而吃檳榔吐出來的紅汁,是白灰、紅灰跟唾液混合後產生的顏色,換言之,只要想辦法改用其他食用物質替換掉白灰、紅灰,就可以解決檳榔致癌跟吐紅汁的問題。」

「我們的無毒檳榔,還是重金聘請杜拜的五星飯店主廚專門研發呢!」

然而支撐蔡曜年這樣做的信念,除了他本身對檳榔的情感外,另一方面,是他想讓「阿嬤檳榔」成為幫助弱勢的社會企業。

「阿嬤檳榔」創辦人蔡曜年的願景,除了撕去檳榔負面標籤外,還想成為幫助弱勢族群的「社會企業」。(取自阿嬤檳榔Facebook)

 

幫助身心障礙者、新住民、單親家庭的社會企業

「你知道嗎?我是清寒家庭出身的,我爸爸是身障人士,小時候我幾乎每餐都是白飯配醬油,因此升學時,我選擇去唸蔣宋美齡女士創立、為清寒家庭設立的華興中學,之後接著唸軍校,希望未來有穩定工作改善家計。」蔡曜年一邊抽菸、一邊向我講述他的過往。

「那時候會去華興中學的,都是家境不好的孩子,很多人本來是唸不起一般高中的;但是在那邊,我們獲得一次翻轉人生的機會,跟其他學生一樣接受高中教育,所以大家都很爭氣,後來我們同屆畢業出去的同學成就都不錯,有人考上台灣大學、也有人成為商場強人。」

從小家境貧困、又是身心障礙者家屬,蔡曜年比誰都清楚,這社會對弱勢的眼光有多不友善;但正因為這樣,在他事業有成後,念茲在茲想的,就是如何像當年華興中學賜給他的一樣,去幫助更多弱勢族群有翻轉人生的機會。

「我會選擇投身檳榔產業也是這個原因,因為賣檳榔上手快、獲利穩定、不用外出被日曬雨淋,非常適合身心障礙者、外籍新住民、及單親家庭來做。」這也是蔡曜年特別邀請我去彰化溪湖門市採訪范紅清的原因,因為就連原本是外籍勞工、語言不太通的她,也能在一、兩個月內就獨當一面,是以他接下「阿嬤檳榔」後,除了想為檳榔產業撕去負面標籤,還有更遠大的公益理念想去實踐。

「我們目前正在台灣各地拓點,所以非常缺門市人手,因此今天來接觸《移人》,就是希望告訴大家,我們在台灣各地的門市會優先雇用新住民。」此外,蔡曜年還有幾個專案正在規劃,像是專門提供給清寒家庭學生(不看成績、只看品行)的獎學金,以及讓單親家庭入住並互相幫助、自給自足的社區等,可以說「賣檳榔」只是他的獲利手段,背後那個幫助弱勢族群的「社會企業」理想,才是他真正的目標。

註:蔡曜年創辦人非常歡迎外籍新住民、外籍留學生加入「阿嬤檳榔」門市做正職或兼職人員,全程室內工作、工時固定、不用加班,不用穿成檳榔西施,只要像本文裡面的范紅清那樣單純工作即可,歡迎透過以下資訊與他聯絡:

「阿嬤檳榔」官方網站:http://www.npo2o.com.tw/
「阿嬤檳榔」聯絡電話:(02)7729-6501
「阿嬤檳榔」電子郵件信箱:kirk.tsai@npo20.com.tw
「阿嬤檳榔」彰化溪湖門市地址:彰化縣溪湖鎮東環路589號

蔡曜年希望幫助更多像范紅清這樣的新住民,在台灣有一份安身立命的穩定工作。(Asuka Lee拍攝)

 

  • Elime Aloz

    新住民很辛苦沒錯,但是檳榔是沒辦法洗白的,就算不加石灰等添加物,檳榔本身就含有致癌物

    衛生福利部 – 焦點新聞 – 近5成民眾仍不知「即便不加添加物,檳榔子即為致癌物」
    http://www.mohw.gov.tw/news/426042547

    • 蔡曜年

      本公司已經將致癌物完全去除

      並將產品送驗

      歡迎您的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