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印移工團體發起「2017十億人起義」活動,北車大廳快閃飆舞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菲律賓、印尼移工一齊舉手指天,象徵「十億人起義」活動中女性主義的抬頭。(Asuka Lee拍攝)

 

撰文/Asuka Lee
攝影/Asuka Lee、葉奕緯

目前全世界60億人口中,約有一半30億人是女性,但歷史上女性卻長期處於不平權且壓抑的地位,甚至直至今日,全球仍有三分之一女性(約10億人)遭受過性暴力。2012年,以戲劇作品《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聞名於世的60歲美國知名女劇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主動站出來為這10億受暴女性發聲,組織發起「十億人起義(One Billion Rising)」活動,邀請受暴女性站出來,以舞動身體的方式重拾生命的熱情。

「十億人起義」每年舉行於2月14日情人節前後,目前全世界已有超過200個國家舉辦此活動,台灣也在2013年加入行列。

「十億人起義」活動發起人、美國知名女劇作家Eve Ensler,以《陰道獨白》一劇聞名於世。(圖片來源:創用CC 2.0授權,Justin Hoch拍攝)

 

然而除了本地女性外,台灣還居住著一大群總人數超過30萬的東南亞女性,她們是外籍工廠勞工、看護工、家庭幫傭,這些外籍女工作者在台灣所遭受的不平等對待,同樣需要我們的關注。以外籍女性看護工為例,在現行法規下,女性看護工幾乎都住在雇主家中,通常與受照顧者睡在同一間房間,若家中成員對女性看護工進行性騷擾甚至性侵害,根本難以防範或抵抗,加上她們語言不通以及對台灣法律不熟悉,往往讓這些女性看護工求助無門。

除了這類性暴力的威脅之外,外籍女性看護工幾乎24小時都要照顧家中長者,多數人一個月只放一天假、甚至全年無休,這種等同機器的血汗勞動方式,讓許多外籍女性看護工覺得自己像個「現代奴隸」,諷刺的是台灣曾經在2009年由總統馬英九簽署過《聯合國兩人權公約》,然而現今眾多家庭照顧老人、病人的方式,卻是無止盡的剝削及壓榨這些東南亞女性勞工。

2月12日情人節前夕,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菲律賓移工組織「移工國際台灣分會(Migrante International-Taiwan Chapter)及印尼移工組織「印尼工人團結聯盟(Asosiasi Tenaga Kerja Indonesia)」,共同發起外籍移工版的「十億人起義」,號召約40名印尼、菲律賓移工前往台北市中山北路菲律賓商圈及台北車站大廳,以快閃飆舞的方式表達訴求,吸引眾多民眾圍觀拍照。

中午1點時,這支「十億人起義」隊伍到達台北市中山北路「金萬萬大樓」前方,眾人手持標語表達訴求,接著便在大馬路上飆起舞來。

由印尼、菲律賓移工組成的「十億人起義」隊伍聚集於台北市「金萬萬大樓」前方。(葉奕緯拍攝)

移工們將訴求標語放置於隊伍前方。(葉奕緯拍攝)

指揮者音樂一放,移工們不分男女老少,一起在街頭飆舞。(葉奕緯拍攝)

 

中山北路的快閃活動結束後,下午3點移工隊伍前往台北車站大廳,但由於大廳正舉辦情人節活動,加上眾多印尼移工席地而坐、幾乎沒有空間,於是隊伍改在台北車站西一門內側的空間聚集,準備發起飆舞活動。

活動開始前,三組參加團體分別由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汪英達、移工國際台灣分會成員Norie De Vera Rosales、印尼工人團結聯盟成員Atin Safitri,先後以中文、英文、印尼文來表達外籍移工版「十億人起義」的活動訴求。

2017年外籍移工版「十億人起義」的六項訴求如下:

1.保障所有移工的基本權益,落實就業服務法及確實執行52條修正案,使移工不再被仲介及僱主剝削。
2.禁止仲介浮濫收費,要求菲辦(Manila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MECO)停止認證違反勞動契約的工資切結書。
3.調漲外籍看護工月薪至新臺幣19,000元,每周至少給予休假一天。
4.保障女性移工在台基本人權,保護女性移工不再受到侵害與虐待。
5.要求台菲印政府正視女性移工權益問題,以實際行動保障女性移工在外工作的人身安全。
6.終結人口販運與對移工的歧視。

下午3點,「十億人起義」移工隊伍聚集於台北車站西一門內側空間,並將標語放置於地上。(Asuka Lee拍攝)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發言代表汪英達。(Asuka Lee拍攝)

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發言代表Norie De Vera Rosales。(Asuka Lee拍攝)

印尼工人團結聯盟發言代表Atin Safitri。(Asuka Lee拍攝)

 

三組團體都發言完之後,隨著音樂一下,「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Gilda Cabongbong Banugan站在隊伍前方,開始帶領40多位印尼、菲律賓移工跳起「十億人起義」專屬舞蹈,這場舞蹈沒有陣型變化,舞步多以手腳肢體動作為主,不時出現跳躍、拍手等輕快的動作,搭配著快節奏的熱情音樂,讓人看著看著也彷彿想跟著跳起來。

有趣的是,隨著移工隊伍越跳越嗨,筆者發現現場似乎出現了幾位原本不在隊伍裡、看似路過的印尼女性移工悄悄加入隊伍,一起跟著前方的動作手舞足蹈,或許這就是「十億人起義」活動的真諦:以舞蹈的力量來感染原本不相干的人認同她們的活動訴求。

飆舞約持續了20分鐘,活動結束後,移工隊伍聚集在一起拍攝大合照,大家不約而同伸出食指朝天,希望活動的「起義」成功,並期盼台灣、菲律賓、印尼三國政府正視她們的訴求。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Gilda Cabongbong Banugan(中間穿黑衣女性)帶領移工隊伍飆舞。(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移工隊伍進行「十億人起義」的飆舞活動。(Asuka Lee拍攝)

菲律賓、印尼移工拍攝大合照時,不約而同一齊伸出食指朝天,希望活動的「起義」成功。(Asuka Lee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