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台灣的無名英雄將遭遣返 百名印尼移工怒喊:還我工作權!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一百多名正在建設林口世大運選手村的印尼勞工,是台灣重大工程的無名英雄,卻即將面臨合約未到期就被遣返回國的命運。(Asuka Lee拍攝)

撰文/Asuka Lee
攝影/Asuka Lee、曾婷瑄

「拆橋蓋樓靠移工,血汗奴工用完丟!」1月12日早上10點,超過一百名印尼移工聚集於新北市政府前,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的帶領下,以中文齊聲呼出上述口號。

這一百多名印尼工人,目前正在新北市林口區建設「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世大運)」的選手村大樓,更曾經在2016年2月被台北市政府借調去拆除忠孝橋引道,可說是台北地區建設發展的幕後英雄;然而,在資方及仲介的刻意操弄下,這一百多名移工卻面臨三年工作合約還沒到齊,卻要被遣返回國的命運。

把時間拉回2016年的農曆春節假期,當時台灣人正紛紛返鄉團圓、圍爐吃年夜飯時,有一批本地及外籍勞工默默的分三班日夜趕工,馬不停蹄接力在台北市中正區的忠孝橋引道全力施工,為的就是趕在春節假期完成拆除工作,不影響民眾日常生活。由於拆除忠孝橋引道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西區門戶計劃」的重要步驟,台北市政府更與國家地理頻道合作推出一支紀錄片,作為宣傳政績之用,而在光鮮亮麗的影像背後,是這群印尼勞工流血流汗的付出。


台北市政府更與國家地理頻道合作推出的紀錄片,片中以縮時攝影呈現2016年2月拆除忠孝橋引道的過程,然而政績的背後,是一群大家看不見的印尼勞工流血流汗的付出。

 

台灣勞工國際協會成員陳秀蓮指出,由於去年《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法後,移工合約到期不用出境、可直接在台灣續約,外勞仲介因此收不到移工的入出境仲介費,便用許多鑽漏洞的方式變相收費、規避法律,譬如說明目張膽向移工收取續約費,或是合約到期直接遣返舊移工、另外招一批新移工入境(這樣就可向新移工收入出境仲介費),可說是花招百出。

雖然法律規定,在舊移工合約到期之前如果不續約,雇主要協助其轉出現有單位、並尋找新雇主,這條法律是要保障移工的工作權,但實際情況往往是資方聲稱「已經把舊移工轉出、且找到新雇主了」,但移工是「已經被轉出、卻不知道新雇主在哪裡」,有的黑心資方甚至叫移工自己去找新雇主,但移工語言又不通,萬一居留證到期還是得被遣返,最後移工還是得乖乖付仲介費、回頭找仲介協助。

「然而,這批印尼移工碰到的情況更糟糕,他們是三年工作合約都還沒到期,就要被遣返回國了!」陳秀蓮解釋,這批一百多名印尼移工都是在2013年8月與雇用他們的台灣業者「皇昌營造股份有限公司」簽約,本來移工們以為簽完約後就可以馬上來台灣工作,結果仲介卻推說要他們先回家等通知,移工們便乖乖回家等消息,結果一等就等上一年半載,有人在2014年12月入境台灣工作、有人在2015年1月入境、有人甚至晚到2015年3月才入境。

由於當時已經跟皇昌營造簽約了,因此這些移工們在故鄉等通知時,也不敢另外找工作,就這樣虛耗了一年多時間;而且他們的合約是在2017年2月到期,但如果以前述的入境時間(2014年底、2015年初)來看,這些移工根本就沒有做滿合約保障的三年工作,每個人都只做一年多而已,但仲介收的費用卻還是跟三年合約一樣高,手法極度惡劣。

「皇昌營造是國內排名前幾大的營造業公司,除了承包台北世大運選手村工程外,同時也有好幾個建案在進行,一定需要很多工人,明明可以用轉調的方式,讓這些移工做滿三年工作,但卻在此時急著送移工回去,合理懷疑是不是業者跟仲介私底下有做條件交換?」此外陳秀蓮指出,這一百多名移工分屬三家台灣仲介公司,但三家都在當「幕後藏鏡人」,移工手上只有仲介提供的手機號碼做聯絡,卻連這三家公司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十分詭異,她們目前只查出其中一家是「揚運國際有限公司」,其他兩家至今仍查不出廬山真面目。

台灣勞工國際協會成員陳秀蓮指出,現場一百多位印尼移工幾乎都做不滿合約保障的三年工作,就要被遣送回國。(Asuka Lee拍攝)

簽約雇用這一百多名印尼移工的,是承包台北世大運選手村大樓的「皇昌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曾婷瑄拍攝)

位於新北市林口區的世大運選手村大樓即將落成,背後是無數移工付出的勞力所貢獻。(曾婷瑄拍攝)

 

這時印尼移工推出三位代表來發言,其中一位代表Suparjo透過翻譯,向皇昌營造及三家仲介公司提出三點訴求:

一、皇昌營造續留這一百多名印尼移工,轉調其他建案,讓他們繼續在台灣工作。
二、若確定工程提早結束不續聘,則要賠償印尼移工們的損失。
三、三家仲介公司都超收仲介費,需退回1/3費用給印尼移工們。

另一位代表Hari Suparto則說, 他跟這一百多位印尼弟兄,當初簽約時的認知都是「可以獲得保障三年工作」,如今卻受到仲介跟資方操弄,沒辦法做滿三年,因此他們誓言爭取補償到底。

 

印尼移工代表Suparjo(中)透過翻譯表示,要求皇昌營造與仲介公司確實履行他們的三年合約,讓他們續留台灣工作,不要被提早遣返。(Asuka Lee拍攝)

 

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成員吳亞平則表示,她處理這次案件時簡直「心在滴血」,不明白這一百多位台灣重大建設的幕後英雄,會被欺負到如此地步,不但工作做不滿三年就要被遣返,連之前超時趕工加班的加班費都帳目不清,計算方式亂成一團,甚至三家仲介當藏鏡人隱身幕後、不讓移工知道他們是誰,「這些仲介簡直是躺在家裡,就可以等著錢自己賺進來!根本是把這些印尼移工當奴隸!」

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成員吳亞平表示,看到這些協助建設台灣的無名英雄被欺負,整個心都在滴血。(Asuka Lee拍攝)

吳亞平出示印尼移工們的薪資表格,證明移工們的加班費計算方式「亂成一團」。(Asuka Lee拍攝)

 

抗爭結束後,一百多名印尼移工和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一起進入新北市政府大樓,前往勞動局與皇昌營造及三間人力仲介公司開協調會,目前得知新北市勞動局將以專案處理這一百多名移工的情況,替移工們延長居留期限、爭取轉換雇主的時間,至少讓移工可以不用面臨2月一到就被強制遣返回國的命運。

一百多位印尼移工發出怒吼,要求台灣業者、仲介還他們一個公道。(Asuka Lee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