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三年期滿免出境……台中卻傳雇主、仲介聯手逼移工「自願」出境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菲律賓移工Asmin(中)特別於1月11日早上搭車自台中北上,前往勞動部指控「矽品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與「萬國人力集團」強逼她與其他菲國移工必須先出境才能續約。(Asuka Lee拍攝)

撰文、攝影/Asuka Lee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立法院於2016年10月通過《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正案,取消外籍勞工每三年必須出境一次的規定,原本用意是要讓移工合約到期後可直接在台灣續約,不用在出境、入境過程中被仲介多收取一次仲介費,藉以減輕移工的負擔。

這項修法立意良好,然而台灣資方一貫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近期傳出中部地區知名大企業、旗下雇用3500多名外籍勞工的「矽品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疑似與外勞仲介「萬國人力集團」串通,以軟硬兼施的方式,向合約即將到期的菲律賓移工恐嚇:「合約到期就必須出境回國,一定要先出境才能續約!」但被恐嚇的菲國移工認為此舉違反台灣法律,便集體向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投訴,全案方才曝光。

1月11日早上10點,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人員汪英達、田奇峰,協同矽品公司的菲國移工代表Asmin一同於台北市勞動部大樓前舉辦記者會,公開向官員及媒體控訴此一情況,而勞動部官員也首肯,將站在移工角度從寬處理。

 

法律規定可不出境直接續約… 那就強迫你出境

去年12月6日,矽品公司發放了一份「外籍員工留任意願調查表」給台中潭子廠區20多位合約即將到期的菲國移工,由於菲國移工早已得知修法後他們可不用出境、直接在台灣續約,而第一份問卷也有「三年期滿不出境」的留任選項,因此移工們不疑有它,紛紛勾選留任選項。

矽品公司在去年12月6日發放第一份問卷給Asmin及其他菲國移工,這份問卷沒什麼問題,也有「三年期滿不出境」的留任選項。(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提供)

然而,之後這20多位菲國移工們在12月24日收到第二份「外籍員工留任意願調查表」,這份雖然保留「留任」選項,但底下的「回任」、「不留任」的各項原因卻寫的洋洋灑灑,而且這時候「萬國人力集團」的仲介卻向菲國移工們口頭告知:矽品公司政策改變了,要求這批20多名移工都要勾選「回任」、「不留任」並先出境返國,不可以勾選「留任」,等到返國後才能再續約。菲國移工們對此感到困惑,便集體前去詢問矽品公司的人資部門,卻得到一樣的答案。

之後矽品公司在12月24日發放第二份問卷給Asmin及其他菲國移工,但卻由仲介及人資部門分別口頭告知移工,不得勾選「留任」選項,只能選「回任」或「不留任」出境返國再續約。(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提供)

 

或許是公司經營虧損,必須收縮生產線?但移工們早已透過在母國的人際關係打聽到,矽品公司近期仍大量在菲國招募移工、甚至要擴增生產線,菲國移工們表示,根本看不出矽品公司有虧損裁員的跡象。

或許是公司不滿意這批菲國移工的表現,而想重新換一批新員工?這更不合理,因為包括Asmin在內的多名資深移工,是長期被工廠內的台灣幹部誇讚工作績效良好,且平常都相處融洽;況且,不留任這批經驗豐富、技術熟練的資深移工,而去請一批沒有經驗的新移工,在薪資沒變的情況下,光是教育訓練就得讓公司多增加一大筆成本,非常不合常理。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矽品公司與萬國人力集團要千方百計、甚至用哄騙的方式,非得要讓這批20多名菲國移工出境不可呢?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大膽猜測:「恐怕是因為修法後,移工不用出境即可在台續約,會讓仲介抽不到移工出境再入境的仲介費,因此用恐嚇、哄騙的方式,營造移工是自願出境返國的假象!」

而且依照菲國移工的說法得知,矽品公司的人資部門與仲介一搭一唱、同一陣線,所以汪英達也毫不客氣指控:「不排除矽品公司也是共犯的可能性,也不排除矽品公司有從仲介費收取回扣,雙方合作一起坑殺移工!」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人員汪英達(右)、田奇峰(左),痛批矽品公司與萬國人力聯手坑殺移工。(Asuka Lee拍攝)

親自到現場的矽品公司菲國移工代表Asmin,當日早上特地從台中搭車北上,她的居留證將於1月14日到期,若是不儘快續約,她就會變成逾期居留的非法移工,Asmin也一一證實汪英達的說法,強調矽品公司人資部門及萬國人力的仲介,的確是千方百計用哄騙的方式要求她們出境,因此她有偷偷錄音存證。

此外Asmin也指控,萬國人力集團對移工們採取嚴格到苛刻的高壓管制,除了進出宿舍都要簽到之外,如果簽名時寫錯字,就會被懲罰去清洗廁所,由於移工們被懲罰的頻率高到不合理,她懷疑是仲介要省下清潔工的費用,才變相用這種方式逼移工們當免錢的清潔工;此外仲介們也不斷恐嚇移工,絕對不可向台灣政府單位申訴,否則會被遣返回國並列入黑名單,因此她今天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態,前來台北做指控。

然而,由於人資、仲介與移工之間都是用口頭溝通,除了兩張調查表外沒有留下任何書面資料,因此上述的指控都只能停留在猜測階段,但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專員田奇峰指出,就算是這樣子,矽品公司及萬國人力仍然違反了另一項法律《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

矽品公司的菲國移工代表Asmin(右)也指控,萬國人力對她們採用高壓管理,許多規定嚴苛到不合理。(Asuka Lee拍攝)

Asmin向記者出示居留證,她的居留期限於2017年1月14日到期,過了這天她就會變成逾期居留的非法移工。(Asuka Lee)

 

移工合約期滿就算不續聘   雇主須在兩至四個月前告知移工

職場生態本來就變幻莫測,勞資雙方看不對眼,解雇或離職很正常,但田奇峰表示,根據《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第28條之3及之4規定,台灣所有外籍勞工在合約即將到期時,不管原公司雇主要不要續聘,都必須在二個月至四個月前告知即將約滿的移工,甚至要在這段時間內協助移工轉換新雇主,此舉是保障移工的工作權,讓移工在台灣不會有轉換公司的空窗期。

因此就Asmin的情況來看,她的合約跟居留證是在2017年1月14日到期,那麼矽品公司及萬國人力最晚要在2016年11月13日之前,通知Asmin及其他菲國移工是否要續約留任或不續約,但這批菲國移工卻到了12月6日、12月24日才收到調查表,明顯已違反《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規定。

根據《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規定,雇主須在移工合約期滿前二個月至四個月通知移工是否續約,並在這段期間內協助移工轉換至新雇主。(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制表)

對於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及菲國移工的指控,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科長黃偉誠出面接受陳情,黃偉誠表示,現行法律的確有約滿前得在兩個月至四個月前通知移工的規定,因此對於Asmin及其他菲國移工的情況,勞動部將站在移工立場從寬處理,確保這批移工的權益。記者會結束後,汪英達、田奇峰及Asmin隨即走入勞動部大樓中,與官員商議如何解決問題。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科長黃偉誠(中)出面接受陳情,口頭承諾將站在移工立場從寬處理。(Asuka Lee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