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移工抗爭提六點訴求,菲辦官員…轉頭烙跑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Asuka Lee
攝影/Asuka Lee

12月18日早上,位於台北市長春路的「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以下簡稱菲辦)前方,聚集了30多名菲律賓勞工,分別來自「移工國際-台灣分會(Migrante-Taiwan)」、「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KaSaPi」等移工團體,他們手拿標語、高呼口號,向菲辦提出六點訴求,要求改善一些菲律賓政府長期以來對移工不合理的規定。

抗爭快結束時,眾人看到樓上走下一位光頭、戴眼鏡的中年男子,貌似代表菲辦來接受陳情書,然而這位男性官員拿了東西後,轉頭就走回大樓,前後只出現不到一分鐘,絲毫沒有跟菲律賓同胞們對話的意思,高傲的態度讓現場移工團體代表齊聲痛罵,揚言要把這種情況直接告知杜特蒂總統。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KaSaPi」等移工團體,12月18日早上前往菲辦抗議,要求菲政府改善六項對移工不合理的規定。(Asuka Lee)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Gilda Banugan(持麥克風者)代表菲律賓勞工們發言。(Asuka Lee拍攝)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持麥克風者),以中文向現場的台灣媒體介紹六項訴求的內容。(Asuka Lee拍攝)

抗爭活動中,「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Gilda Banugan,以及「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分別以菲律賓文及中文,一項一項唸出這六項要求菲律賓政府改善的訴求,以及為何需要改善的原因,這六條訴求分別為:

一、要求菲政府修改「勞動契約」與「工資切結書」兩份內容前後矛盾的文件

每一位菲律賓移工出國工作前,都必須簽署好幾份政府官方文件,然而許多移工發現,他們簽署的官方版「勞動契約」上清楚寫著「雇主免費提供食宿」;但是在另一份官方版「工資切結書」上,卻又寫著「移工負擔每月膳宿費NT$4000」,造成兩份官方文件前後不一的奇怪現象。

汪英達指出,如果以台灣現行法律來看,勞委會(勞動部前身)在2013年就發出公告,說明這兩份官方文件若前後內容矛盾,要以對移工比較有利的那份為準,但許多雇主及仲介無視這項公告,常常拿「菲辦有在上面蓋章」當理由,照常向移工收取數千元台幣的食宿費。

因此若要徹底解決這種亂像,移工團體指出,菲律賓政府必須把官方版「勞動契約」跟「工資切結書」內容統一修改成「免費提供食宿」,才能消除這種胡亂向移工收取費用的不合理情況。

這是一位菲律賓移工簽署的政府官方版「勞動契約」,紅箭頭處清楚寫著「免費提供食宿」。(Asuka Lee拍攝)

然而,同一位菲律賓移工簽署的另外一份官方版「工資切結書」,紅箭頭處卻寫著「收取膳宿費NT$4000元」,造成兩份官方文件前後矛盾的怪事。(Asuka Lee拍攝)

若以台灣現行法律來看,勞委會(勞動部前身)在2013年就發出公告,紅箭頭處說明這兩份官方文件若前後內容矛盾,要以對移工比較有利的那份為準,但許多雇主及仲介無視這項公告,照常向移工收取食宿費。(Asuka Lee拍攝)

二、菲辦調整為週六日也開放辦公,讓菲律賓移工可在放假時洽公

目前菲辦的開放時間為週一到週五的上班時段,週末兩天未開放,但事實上大部份菲律賓移工都是在週日休假,甚至有的看護工一個月只能休一天,造成許多移工想去菲辦處理事情,卻遇到菲辦沒上班的情況,最後這些移工只能委託仲介業者在菲辦的上班時段代為送件處理,但這又會被收取一筆「代辦費」。

移工團體指出,要求菲辦於週六日開放辦公並非沒有前例,因為鄰近台灣的香港及澳門皆有大量菲律賓移工,而這兩地的菲律賓辦事處目前皆已調整為週六日開放辦公,因此他們認為「港澳能、台灣也能」,要求台灣的菲辦也開放週六日辦公,讓移工們都能親自前往洽公。

三、廢除移工出國前必須申辦統一多功能卡(UMID)的規定

菲律賓政府發行的統一多功能卡全名為Unified Multi-Purpose ID(簡稱UMID),是一張整合菲國四項社會福利保險(SSS, GSIS, Pag-ibig, Phil health)的卡片,有點類似台灣的健保卡。菲國法令規定,所有移工到台灣工作前都一定要申辦這張UMID,而且必須預繳六個月到一年的保費,但這張卡其實對海外移工非常不實用,因為移工們在台灣工作都必須繳健保費、領健保卡,這張UMID很難派上用場。

移工團體認為,申辦UMID應該由每一位菲律賓國民自行決定,不能用強硬的法令要求移工到台灣前一定要申辦,這是變相的向移工抽稅。

統一多功能卡(簡稱UMID)是一張整合菲國四項社會福利保險的卡片,但被許多海外移工批評非常不實用。(圖片取自菲律賓政府網站)

四、降低移工重辦護照的費用

移工團體指出,一般菲律賓國民在國內要重新辦理護照,只要繳交950披索(約台幣600元)即可,就算是急件也只要付1200披索(約台幣760元),但如果台灣的菲國移工要重辦護照,要付給菲辦的費用居然是台幣2000元,足足是在國內的三倍以上,等於也是變相剝削海外移工,要求將這筆不合理的費用調降。

菲律賓國民在國內重辦護照只要付台幣600元左右,但在台灣的菲辦重辦護照,卻得交台幣2000元,是在國內的三倍。(圖片取自菲律賓政府網站)

五、杜絕菲律賓仲介超收仲介費及訓練費的亂象

若詢問台灣的菲律賓移工:「您覺得目前生活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十之八九都會回答:「仲介費太高!」但是呢,菲國政府其實有制定法律明文規範仲介費,像是從事工廠工作的外籍廠工,只能收取一個月薪資的仲介費,而搭漁船出海工作的外籍漁工,更是完全不能收仲介費;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許多仲介業者還是巧立名目,從其他地方向移工收取變相的仲介費,造成來台灣工作的菲國移工,實質上還是被收取極高昂的仲介費 -- 高昂到他們幾乎得做一年多的白工來支付這筆錢。

除了仲介費外,移工來台灣工作前必須先做「健康檢查」及「教育訓練」,這兩項都要移工自費參加,然而這兩項通常由仲介業者辦理,他們向移工收取的費用也遠超過行情價,讓海外移工詬病已久。

六、徹底管理貸款公司對移工放高利貸的行為

承接第五項,幾乎所有想出國的移工都付不起那筆高昂的仲介費,因此他們只能向許多借貸公司辦理貸款來借錢,然而這些借貸公司通常與仲介業者有掛勾,往往開出年利息高達60%-70%的高利貸給移工,造成移工們膽戰心驚,深怕一個不小心沒付清款項,就會被錢滾錢的高利貸壓的喘不過氣。

汪英達指出,若依照台灣《民法》第205條規定,若是貸款的年利息超過20%,借貸公司就犯下「重利罪」並會吃上官司,但菲國政府卻縱容國內多家借貸公司開出60%-70%的高利貸給移工,儼然就是無法無天。

移工團體當天也準備了中文標語,清楚寫出六項訴求,讓現場的台灣媒體方便了解。(Asuka Lee拍攝)

 

除了上述六項訴求外,移工團體另外指出,菲辦有一位名為Gina Lin的新住民員工,時常在自己個人臉書張貼菲律賓民眾送給她的禮物(耳環、巧克力)的照片,移工們說:「因為菲辦員工是國家公務員,照道理來講,不能收取民眾的禮物!」此外,這位Gina Lin若是因為公務要找人,她就會去一些菲律賓移工的臉書社團,直接貼出她要找的人的姓名及照片,並留言希望網友幫她找到此人,這種行為讓在場的菲國移工覺得:「如果她用這種方式找我,我會覺得隱私被侵犯!」

菲國移工秀出網路截圖,證明菲辦員工Gina Lin時常在自己臉書頁面張貼民眾送她的禮物(耳環、巧克力)的照片。(Asuka Lee拍攝)

菲國移工秀出網路截圖,證明菲辦員工Gina Lin時常在臉書社團貼出她要找之人的姓名、照片並請網友協尋,移工們覺得這種行為侵犯隱私。(Asuka Lee拍攝)

 

抗爭快結束時,菲辦大樓走出一名光頭、戴眼鏡的中年男子,貌似要代表菲辦接受移工團體的陳情書,然而這名男子一拿走陳情書後,連記者都來不及拍照,就頭也不回轉身跑進大樓內,前後現身不到一分鐘,完全沒有與移工團體對話的意思,讓現場的移工與媒體記者傻眼。

移工團體痛批,他們提出的六項訴求都是要求改善菲國移工的現況,然而菲律賓辦事處的官員,卻用「轉頭烙跑」的態度對待自己同胞,因此他們希望搜集更完備的資料,直接告狀給杜特蒂總統,希望這位海外移工心目中的英雄,能徹底改變菲國公務體系這種上下交相賊的亂象。

菲辦大樓走出一名光頭、戴眼鏡的中年男子(紅箭頭處)接受移工團體的陳情書,然而男子隨即轉身跑回大樓內,前後現身不到一分鐘,讓現場移工與媒體記者傻眼。(Asuka Lee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