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a:隱身新北三重巷弄內的越南刺青師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本文另有越南文翻譯,請推薦給您的越南朋友看!
感謝首創國際資訊有限公司(ViPt就業資訊網)贊助翻譯。

 

撰文、攝影/Asuka Lee

走進Nina的刺青工作室,很快就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個人風格 -- 工作室黑色的內牆上,到處掛著骷髏頭、死神、大型巨劍等重金屬龐克系的東西(據Nina的說法是,這些東西「很可愛」),但同時又張貼了幾幅非常雅致的越南風景畫,椅子上還不時擺放少女系的可愛布娃娃,再看到Nina本人短髮、刺青、打洞穿環的造型,我不禁讚嘆:這應該是我在台灣遇過最有個人風格的越南人了!

p1240179Nina的工作室有恐怖的骷髏、也有可愛的布娃娃,充滿強烈的個人風格。(Asuka Lee拍攝)

p1240221-%e4%bf%ae工作室的另外一角,張貼一幅漂亮的越南風景畫,兩邊風格顯得落差很大。(Asuka Lee拍攝)

 

來自單親家庭    母親堅持將她生下

Nina看似前衛、時尚的外表,卻隱藏著一顆相當保守、孝順的內心,而她身上這種強烈的衝突感,或許跟她的身世有關。

Nina說,她們家庭來自越南北部河內的書香世家,母親曾經是有頭有臉的大學校長,當時的越南政府有人口管制政策,根據法律,教職人員最多只能生三個孩子,而Nina就是母親的「第四個孩子」。

「那時候母親已經生了三個哥哥姊姊,法律規定不能再生了,她也知道這件事,但她意外懷孕我的時候,還是決定要把我生下來,否則就沒有現在的我了。」

Nina回憶,由於越南民風保守,後來母親跟她說,這個決定讓她被當時大學裡其他同事群起圍攻、向高層打小報告,後來她被高層拔掉校長職務,貶到河內郊區的小學當基層教師,幾乎是從天堂掉到地獄,「但母親說,她從來沒後悔做這個決定,因為我是她的女兒。」

Nina很小的時候就沒父親,都是由母親一手帶大,由於基層教師的薪水很少,母親下班後還得戴起斗笠、挑著貨品到街上叫賣,一點一滴掙錢將四個孩子拉拔長大,因此Nina的童年回憶裡,最鮮明的印象就是母親揮著汗水、挑扁擔上街的樣子,「我心目中的母親,永遠是那麼勇敢、堅強。」長大後Nina便將母親的形象用刺青刻在手上,象徵母女之間的感情。

p1240182Nina左手臂下方的越南女性刺青,就是她童年回憶中的母親形象。(Asuka Lee拍攝)

目前高齡70的母親已退休,在故鄉過著寧靜的鄉村生活,我忍不住好奇問:既然母親曾是大學校長,那她不會對妳身上的刺青跟穿環有意見嗎?Nina偷偷說:「當然會,所以我返鄉探望她前,都要先把身上的環拆掉、刺青蓋住,不敢讓她看到這些。」那萬一她來台灣看妳,或是從臉書看到妳的照片怎麼辦?她大笑說:「我媽不敢坐飛機啦,然後也不會用網路,所以還好!」

看似無拘無束的個性,但在母親面前,Nina仍渴望做個溫順乖巧的小女兒。

 

曾為留學生  今醉心刺青藝術

之所以會來台灣,Nina說,由於很多華人遊客會去越南北部觀光旅遊,因此她原本想學好中文,回故鄉當導遊,於是她在2009年申請來台灣就讀大學,轉眼間七年過去,她笑說覺得台灣的環境很不錯,現在反而想繼續留在這邊發展了。

在學生時代,喜愛流行時尚文化的Nina結識一群年輕的越南女生朋友,一起組了一個嘻哈舞團並擔任團長。有別於其他越南舞團多半穿著傳統衣飾、專跳越南民俗舞蹈,Nina的舞團則是跳動感的嘻哈熱舞,成員們都穿緊身皮衣皮褲、染髮、戴墨鏡,相當引人注目。

由於台灣政府舉辦外籍勞工活動時,常邀請越南歌星或藝人來台灣表演,Nina的舞團也不時受邀幫這些明星伴舞,久而久之她認識了不少越南當紅明星,像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知名女星范菲蓉(Phạm Phi Nhung),還曾經邀請她一起出遊。

12274283_1715835845301708_2126888369832533869_nNina(右)跟舞團成員們表演時都穿皮衣皮褲、染髮戴墨鏡,造型非常時尚。Nina提供)

12377995_1755429184675707_6134888146123709051_oNina(右)跟越南知名女星范菲蓉(Phm Phi Nhung)(左)合拍的藝術照,這張照片張貼於她的工作室牆上。(Nina提供)

「可惜現在大家都忙了,包括我在內,好幾個成員都開始做生意,幾乎沒時間一起跳舞了。」往日跟同伴的美好回憶,如今只能看著照片回味。

而刺青,則是另一個影響Nina人生很大的元素,甚至讓她深深迷戀其中,進而現在選擇了刺青師作為職業。

「我覺得刺青很美,是一種用身體來展現的藝術!」Nina的刺青技術,是跟旅居越南的韓國師傅學的,一開始純粹是興趣,後來越學越有心得,慢慢的整個人栽入其中。她解釋,刺青技術易學難精,如果單純只學習在人體上畫線、打霧,只要幾個月就可以出師,但現實中每個客人想刺的圖案都不一樣,難度落差就很大,因此刺青師要不斷的累積經驗,才能應付各種客人指定圖案的挑戰。

由於台灣有不少越南勞工、留學生、新住民想刺青,又怕跟台灣刺青師溝通困難,於是大家紛紛找上會刺青的Nina,這時她添購了一個小型工具箱,帶著工具四處外出幫越南人刺青,前後做了四年之久。

p1240200之前還沒租工作室時,Nina添購了一個小型工具箱,帶著刺青工具四處幫越南人服務。(Asuka Lee拍攝)

p1240204小型工具箱裡面的各式刺青用具。(Asuka Lee拍攝)

 

開拓本地客源     經營個人刺青工作室

一直到最近一年,Nina完成了大學學業,加上她會說中文、想開拓台灣客源,於是她在三重的巷弄內租了一個空間當工作室,除了固定有越南人來刺青外,也吸引了不少路過店面、感到好奇的本地台灣居民進來詢問,雖然此處店租不便宜,但目前收入算是穩定。

開始接台灣客人後,Nina要挑戰的刺青圖案越來越多,幸好大部分客人都有自己屬意的圖案,因此只要把這些圖案列印出來,再轉印到人體上,就能讓刺青難度降低很多;如果遇到少數拿不定主意的客人,那就是Nina發揮的時候了,她會跟客人討論之後,再依對方需求來手繪圖案,修改到客人滿意後再刺上身體。

14680603_1835047406713884_2715574772788988681_nNina工作時的照片,每次刺青都得花上五至六小時,如果圖案很大片,還得請客人多來幾天分段刺青。(Nina提供)

p1240209Nina將曾經刺過的圖案拍照後,列印張貼於工作室牆上當作品集。(Asuka Lee拍攝)

此外,無論上門刺青的台灣、越南客人想刺什麼圖案,Nina的一項原則是「不問對方職業」,因為她的工作只負責在客人身上刻畫出美麗的紋身圖案,其他一概不過問。但刺青過程動輒要花五、六個小時,如果在這中間都不跟客人聊天,會不會很尷尬?她笑說:「我都放音樂啊,把搖滾樂放很大聲,這樣就不會尷尬了;而且有些客人根本打完麻藥就呼呼大睡,也不想理我,哈哈!」

不過Nina接客人還有另一項原則,就是不幫未成年人刺青,「如果看到有一些穿學校制服來的,會先問他幾歲、或是請他拿身分證,確定滿18歲才可以刺青。」

有趣的是,彷彿傳承自母親職業似的,Nina最近也當起了老師 -- 當然是教刺青,她總共收了四名弟子,三位越南人、一位台灣人,目前這四位都已經出師,準備另外開自己的工作室。

「不管是單純想刺青,或是想學刺青的,都歡迎來找我!」Nina的中文流利、手藝精巧、價錢公道,加上她這間充滿個人風格的工作室,一定會讓您來訪之後相當難忘唷!

 

「Nina Tattoo」刺青工作室

地址:新北市三重區重陽路一段113巷9號(對面)
電話:0909-414055
收費:依刺青部位大小決定價錢,介於數百到數十萬台幣之間。
臉書專頁:Nina Tatoo

p1240216Nina在這個小小的工作室空間裡,編織著她在異鄉的刺青師夢想。(Asuka Lee拍攝)

p1240225Nina的刺青工作室門口有中文跟越南文標示,方便台灣人、越南人來尋找。(Asuka Lee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