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移人】身為竹科作業員的單親菲媽坦白講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新竹科學園區是台灣的科技產業重鎮,園區內有許多東南亞移工撐起台灣的經濟命脈,然而也有像阿蓮這樣的單親新移民媽媽在裡面擔任基層工作,獨自咬牙負擔養育孩子的重任。(范光典拍攝)

口述/阿蓮(化名)
採訪整理/實習記者范光典

我第一次來台灣是1998年,那時我是一位外勞,我的合約在20001月到期,當時並沒有辦法以「外勞」的身分申請第二次來台灣,三年合約一到就要返回菲律賓,

我很多朋友會用改名的方式偷偷過來,但我不願意,因為如果我要在台灣生活、結婚,一定會被身家調查,屆時如果被查到有案底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遣返。我男朋友是台灣人,所以我乖乖用結婚的方式,跟他登記成夫妻後就能合法到台灣定居。

我第一次來台灣當外勞時,就已經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當時是在一間做車用螢幕的公司,後來結婚後第二次回來時,由於還沒拿到身分證,只能用居留證去找工作,薪水跟台灣人差一大截,幸好拿到身分證之後,就拿到跟台灣人一樣的薪水了,除了年終之外,科學園區大部分的公司都照著規矩走。

說到這裡我一定要講,科學園區的老闆都比較守法,但園區以外的就不會,無良黑心老闆一大堆,我的朋友都會跟我抱怨。

此外來到台灣最大的挑戰之一,便是要跟外勞仲介周旋,仲介是移工與公司之間溝通管道,所以移工們並不會直接與公司接觸。雖然仲介美其名是來「照顧我們」的,但他們會巧立名目、收取一大堆不當的費用,比如說宿舍費,在菲律賓簽約的時候明明白紙黑字寫著「免宿舍費」,來到台灣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仲介都私底下跟公司串通好,眼裡只有錢,根本不顧移工的權利。

然而我現在是一位單親媽媽(這方面阿蓮不願多講),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照顧小孩和工作,竹科的作業員很辛苦,加上孩子還小,我不想送他回去菲律賓,因為如果一送回去,我就沒辦法陪著小孩長大,如果可以看見小孩一點一滴的變高變壯,我寧可辛苦一點。

所幸我受到許多好心人幫忙,台灣政府有提供低收入戶補助,也有來自私人的兼差機會。上帝保佑,我算是很幸運的人了,但其他新移民、尤其是沒有身分證的人,她們過的比我更困難,如果我現在接受幫助,以後或許能幫助別人,那這種互助就是一種正向的循環。

坦白講,我和我的先生遇到一些問題,所以我才成為單親媽媽,很多菲律賓新移民遇到像我一樣的情況,但她們選擇回菲律賓,但可能我比較堅強,因為我已經在台灣好久了,我大半輩子的人生都在這裡,我的小孩也在這裡,這裡已經是我的新故鄉,我不會離開這裡,而會繼續努力的在台灣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