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阿彎工傷意外遭斷掌  新事籲職災移工爭取權益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撰文/曾婷瑄

看著朋友傳來手掌分離、筋肉模糊的照片,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依約隔天來到進行手術的台大醫院病房。意外地,受工傷的移工阿彎,卻氣色紅潤,笑容燦爛地向我問好,感謝我特意前來。照片中連皮帶肉硬生生被扯斷的手掌,復原程度遠超出預期。

原來,這已是2014年3月31日事發至今的第七次手術了。這次手術後,阿彎像個孩子般,充滿喜悅地跟醫生報告:「我掌心會冒汗了耶!」一路陪伴阿彎,已親如朋友的主治醫師黃醫師也很高興地恭喜他,「阿彎的復原程度,說是奇蹟也不為過」,黃醫生說。

img_5767

第七次手術修補神經韌帶肌腱後,與主治醫師黃醫生的合照

來自印尼東爪哇的移工阿彎,在雲林斗六工廠工作。當晚他值夜班,正在清理攪拌機時,機器忽然啟動(該廠前課長表示可能是阿彎誤觸開關,但阿彎並無誤觸印象,因此當下真實狀況已無法確認),阿彎右手被捲入攪拌機,導致手掌連同肌腱、韌帶,被從中硬生生扯斷,只剩大拇指與手腕相連。

 img_5802

第一次術後,可看出傷勢嚴重程度

4月1日凌晨送往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急診,當時急診室值班的外科醫師說無法將手術接回,但醫院仍持續尋找其他外科醫師支援。凌晨四點,黃慧夫醫師扛起風險進行手術,從清晨六點到隔天下午六點,12小時馬拉松式的精密縫合,才將右手掌接了回來。回想當時,黃醫師表示,以這種傷況,許多醫師都會選擇為病人截肢,但他和阿彎都想努力試一試,終究皇天不負苦心人。

黃醫師說,他曾經看到阿彎對手掌精神喊話,要它加油,努力康復,好讓自己能趕快回去上班。天真又認真的樣子深深感動了他。現在的他不僅是阿彎的醫師兼戰友,也趁機向記者秀了好幾句新學的印尼話。

而這一路,阿彎的工廠都盡力地做到補償與陪伴的角色;對此,阿彎也是充滿感謝。意外發生後的四個月,阿彎只能在醫院休養,這四個月的原領薪資,公司也按法律規定照常給付。四個月後,阿彎不想再待在醫院,想提早復工,公司也因身體狀況調整他的工作內容,讓阿彎先從事衛生打掃工作,薪水當然也未因此減少。

img_5801

同事來醫院探望阿彎

當時的課長想要鼓勵阿彎,發動公司募款。公司不分階層、國籍,集體動員,募到了十萬多的款項,幫阿彎買額外的營養品等。課長不只陪阿彎去做復健,還帶他進行心理諮商,希望能讓他保持正向思考,身體才能更快康復。而這樣的關心,阿彎在臺灣做看護工的表妹一直看在眼裡,對課長的感謝也昇華為愛情,最後共結連理。阿彎的工傷,竟造就了一樁良緣,也算是意外的美麗收穫吧。

阿彎2012年來台,好不容易去(2015)年九月有機會回印尼。回國後他與原公司續約,公司則讓他負責體力負荷相對較輕的捲線作業。現在他每週除了兩天的休假外,公司再給他一天讓他去台大雲林分院進行復健。好學的阿彎也利用復健下午的時間報名中文課,精進中文。他的相簿裡,還放了一張無臂女孩用腳寫字的網路照片,藉此激勵自己,「她都可以,我要努力」,阿彎說。

img_5798

阿彎的中文作業

img_5799

與中文班同學合影,一起加油!

筆者聯繫了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想藉由阿彎的案例詳細瞭解移工在臺灣不幸面臨工傷時應有的保障與進行流程。希望藉阿彎的故事,提醒移工朋友,遇到職災千萬不要自己默默忍下,公司與中央勞工局依法將是你們的安全網。

img_5795

新事李社工師與印尼通譯協助職災移工處理後續問題並給予諮詢

本身就是越南華僑的李社工師對移工非常熱心,她在訪問時表示,不幸發生職災時,有幾個特別需要注意的流程:

  1. 意外發生時,除了報警叫救護車外,也請第一時間打給各地方勞工局。勞工局不僅能協助後續處理,也能協助釐清意外是否為雇主責任。若為雇主疏失,則雇主不僅有民事補償責任,還可能有刑事賠償之責任。該過失歸屬認定對後續的賠償有相當關鍵的影響。
  2. 就醫時請說明自己職災身份。向雇主申請「職災醫療書單」(意外發生當時若來不及,事後亦可依職災單向醫院申請費用核退),職災勞保就醫,會有更多減免項目,住院膳食費用也會減半。當然,這些即使扣除勞保「醫療給付」後自行負擔的費用不高,移工也千萬記得,所有相關醫療開銷都應該由雇主負責喔。即使有自費項目,也應該由雇主支付;若醫師表示需要看護,其費用當然也該由雇主承擔,或由雇主找人照護職災移工。
  3. 請醫師開立「診斷證明」,說明受傷程度以及需要住院或在家的療養期間,這是職災勞工向雇主請有薪工傷假、申請傷病給付,以及之後向雇主要求薪資賠償之主要依據。在醫師所說的療養期間內,移工可請假,住院或在家靜養,而雇主仍必須支付勞工「原領薪資」。
  4. 依照勞基法規定,準備復工時可進行復工評估,確認身體狀況是否允許。且雇主指派的工作,也必須是職災移工身體心裡所能負荷的範圍;換言之,新的工作內容是要勞工能接受的。以阿彎的例子,便是一開始的清掃工作,以及之後的捲線作業。
  5. 傷況穩定後,移工下載「失能診斷書」,請醫師開立證明,向勞保局申請「失能給付」。勞保局會依照醫生的證明判定「失能等級」並給予「失能補助」。若確認為雇主在勞工安全上有失職,則可向雇主要求「勞動力減損賠償」,要求依減損等級給付從事發到退休年齡(65歲)的賠償金。
  6. 至於看護工與家庭幫傭,依勞基法規定,雇主必須幫移工保「意外險」,在意外時才能獲得保障。(一般勞保是指五人以上之企業,因此家庭不在此限)
  7. 非法或逃逸移工也不要害怕,若能證明你與雇主的雇傭事實(例如剛好在意外現場,或有錄影等證據),即使沒有工作合約,你也有權向雇主要求職災補償。若意外為雇主過失,也能向雇主要求侵權的損害賠償,而雇主的刑事責任也不會因你的身份合法與否而有不同
  8. 遇到黑心雇主,不願意賠償也不願和解時,可向各縣市政府申請「勞資爭議調解」。許多民間單位,如新事、TIWA等,不僅有專業職災社工師,也有各國通譯提供無償協助。

更多詳細資訊,皆可上新事職災服務中心查詢:http://www.new-thing.org/injury

最後,豪氣的李大姐提醒移工朋友們,不幸遇到職災千萬不要害怕丟了工作,也不要拖延。刑事責任的告訴期只有六個月,而民事告訴期是兩年。一般雇主害怕惹上刑事責任的心理,是職災勞工「以刑壓民」的優勢,因此從職災發生開始起算6個月內,請盡速提起刑事告訴。此外即時蒐證,包括勞雇關係與事故現場的蒐證,都能更大程度地保障自身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