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土、夢土、與心中的淨土 ── 臺泰日海外(藝術)工作者與土地的對話(中)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上圖圖說:本展主題“Another(home)land”,泰文「อยู่(ไกล)บ้าน」意指「住在(遠)的家」。主視覺以一個粉紅色與黑色交錯的圓球呈現,傳達當人們看待一件事情的時候,應透過多重面向才能看見不同的美。(主辦單位提供)

本文上篇請見:國土、夢土、與心中的淨土 ── 臺泰日海外(藝術)工作者與土地的對話(上) 

圖、文/台中特派記者黃千千

由文化部贊助薦邀泰國藝術家來臺交流的東協廣場翡翠計畫,於9月3日下午兩點起,假臺中後火車站旁的「20號倉庫」,為臺灣、泰國、日本共計八名藝術家長達四個月的駐地觀察與創作,舉辦為期九天的成果聯展。

本展主題“Another(home)land”,泰文「อยู่(ไกล)บ้าน」意指「住在(遠)的家」。主視覺以一個粉紅色與黑色交錯的圓球呈現,傳達當人們看待一件事情的時候,應透過多重面向才能看見不同的美。而在球面中隱藏的等高線及半邊的「泰」字,則代表著人們對於泰國的第一印象或許並非全然,透過俯視,才會發現在球的另一邊還有我們未知的真實。

本計畫邀請臺、泰、日籍藝術家於2016年5月至8月期間進駐東協廣場,多元記錄、對話,與反思海外工作者駐足於城市不同空間的態度與生命樣貌。本次創作聯展將呈現他們豐富的創作成果,以下藉由三組參展藝術家的訪談,帶大家一睹本展的精采內容。

 

《超。越。真。實》-Rawin Porntrakulsaree(泰國)

19泰國藝術家Rawin Porntrakulsaree。(黃千千拍攝)

Rawin Porntrakulsaree的創作主要延續2014年他在英國攻讀碩士時,曾以黑白攝影的形式記錄在英國的泰籍移工。本次計畫中,他對於時間結構感到非常好奇。他發現移工的時間被權力掌控者所支配,一週當中大部分只有星期天可以休息,並且受到三年的工作合約所限制。因此他開始產生疑問:「到底這些移工的快樂是什麼?」面對被支配的時間,他們都在做些什麼事情?是繼續從事不同型態的工作、休息,還是他們有什麼娛樂行為?抑或者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在等待回家的那一刻?

Rawin Porntrakulsaree透過黑白攝影、寫有移工引言的泰式版畫及紀實影像等方式,呈現出移工的角色特徵與生活樣態。另外也藉由六篇週記的書寫,強化、具體了整個藝術的呈現。

1Rawin Porntrakulsaree透過黑白攝影、寫有移工引言的泰式版畫及紀實影像等方式,呈現出移工的角色特徵與生活樣態。另外也藉由六篇週記的書寫,強化、具體了整個藝術的呈現。(黃千千拍攝)

2Rawin Porntrakulsaree特別向東協廣場的泰國小吃店借來一張桌子放置展間,藉由這張桌子與上頭的紀實影像,讓觀展者與移工在不同的時空得以連結。(黃千千拍攝)

 

“Relax in Plaze”-楊子頡(臺灣)、花崎草(日本)

7臺灣藝術家楊子頡(右)、日本藝術家花崎草(左)向觀眾介紹作品創作理念。(黃千千拍攝)

在地上或坐或飲食是亞洲地區人民日常生活的慣習,然而這樣的生活模式在受到西方現代化歷程的影響下,被視為不妥當及不文明的行為。臺日藝術家楊子頡及花崎草嘗試在東協廣場放置多種臺灣傳統被席,並邀請各國移工參與這樣的藝術呈現,以手持「我想要…….,而不是……」的標語,傳遞自己的想望。

楊子頡表示,一開始他們在廣場門口進行創作,發現來參與的移工全為越南籍,才發現原來不同國籍的移工在東協廣場有其地域性,區域間彷彿存在著隱形的界線,彼此互不侵犯、也互不滲透。過程中他們看見移工在群體中尋求認同的渴望,可能藉由操弄最新款式的手機、刻意的攀談,試圖獲得同胞的接納。

儘管未能全面蒐集各國移工的藝術參與讓他感到有些遺憾,但也從中發現越南籍移工面對標語式的提問時,傾向於回應政治性的訴求;而印尼籍移工比較容易自然訴說個人真正的心願。

27楊子頡及花崎草於牆面展示出五張移工肖像,並提供三組不同材質的被席,讓觀展者能夠一同參與他們的藝術創作。(黃千千拍攝)

 

23楊子頡表示越南籍移工面對標語式的提問時,傾向於回應政治性的訴求;而印尼籍移工比較容易自然訴說個人真正的心願。(黃千千拍攝)

 

《臺奤泰 ㄊㄞˊㄊㄞˇㄊㄞˋ》-拓樸藝術設計工作室 高一民(臺灣)

21臺灣藝術家高一民展示自己作品。(黃千千拍攝)

雙關話X双觀畫,一向是高一民探索的藝術命題。雙關的令人玩味,來自「聲音」與「影像」的落差。為了這次的展覽,高一民特地去學習泰文,發現許多語言間的文化連結,便利用語言的諧音,選擇特別有趣味性而發人省思的臺灣文字與泰國文字,在一方畫面中連結,互相註解。

高一民表示,雙關話是利用聲音的相同去創造想像的不同,主要著重於聲音的對應,不同語言間的創作原理其實差不多,只是對應的文化有所差異。而双觀畫的部份,在一般光線下大家看見的是普通顏料的呈現,但關燈後以螢光燈照射,畫作中的隱形顏料又顯現出另一種意境,在光暗來往之間變化,是他最擅長的「黑光畫」手法。

高一民認為泰國移工來到臺灣討生活,同時也幫臺灣創造了許多經濟奇蹟,臺灣和泰國其實是有濃厚情誼的兄弟之邦,希望借此展覽達到臺灣與泰國交流的目的。

8高一民以擅長的黑光畫手法,讓臺灣文字與泰國文字在明暗間產生充滿趣味性的連結。(黃千千拍攝)

22一般光線下看似普通的顏料,在黑暗中以螢光燈照射便有了生命。(黃千千拍攝)

本文下篇請見:國土、夢土、與心中的淨土 ── 臺泰日海外(藝術)工作者與土地的對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