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台語、客家語樣樣行 溫蒂登上兩廳院表演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本文同步刊登於Taiwan KiNi

中文撰稿/葉奕緯
圖片/溫蒂提供

Wendy總包著亮色頭巾、內藏金色長髮,舉止恬靜優雅、總是面帶微笑,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的她,還操著一口流利國、台、客家語,也會些原住民語,明年是她在台灣工作的第9年。

Wendy當初是因為《流星花園》這部連續劇而喜歡台灣、也喜歡中國式旗袍,之後下定決心來台,「當初是因為喜歡台灣才來的,沒想過要來這照顧阿嬤。」她細細回味約10年前的往事。三次來台灣,其中兩次是在新竹及台北的客家家庭,因此她除了國語、台語流利外,還能講客家話。

當我詢問Wendy學語言的經驗時,她說:「換隻手機就好啦!」來台灣時用的手機全是中文,跟阿嬤說話卻用客家語,「幸好老闆對我很好。」剛來台灣工作時,因為中文不是很好,所以容易害怕,幸好當時的老闆總是鼓勵她,並不停稱讚她中文進步很快,所以Wendy才漸漸克服語言的障礙,也練就一身多語的功夫。

Wendy在台灣除了工作之外,還參加許多比賽、上電視。她的舞台經驗相當豐富,每年的KARTINI表演活動幾乎都參加,還曾得到電視選美的第三名。1029-30日,她還要和「黑眼睛跨劇團」在「國家兩院廳」表演《密莉安的詭計》一劇。她是該劇中唯一的非台灣人。

「每次回印尼,父母總是催婚,要我留在印尼。我總想趕快回台灣。」Wendy話鋒一轉,說起每3年一次的回鄉經驗。

Wendy從小由養父扶養長大,她用在台灣賺的錢在雅加達和中爪哇買了兩棟房子給弟妹住,弟弟在雅加達的咖啡廳上班、妹妹則已經有2孩子了。「小時候大家沒機會一起生活,所以現在會特別照顧弟妹! 」她說,因為印尼朋友都結婚、有自己的家庭,所以她回每次都迫不及待想回台灣,因為這裡的朋友更多、感情更緊密。

至於Wendy要不要結婚呢? 她說,有緣遇見對的人就結婚,沒有也沒關係,「因為現在的生活也很好。」明年就是3年合約期滿的日子,她將回鄉作貿易生意,台灣印尼兩邊跑,台灣的朋友和印尼的親人都能顧及到。在台北大小印尼活動很容易看見她的身影,相信即使將來回國了,大家也不會忘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