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移工都是一個旅程:One-Forty要做不一樣的NPO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One-Forty團隊,吳致寧(左六)及陳凱翔(左七)為共同創辦人。
One-Forty團隊,陳凱翔(右五)及吳致寧(右六)為共同創辦人。

文/吳靜芳     圖/One-Forty提供

台灣的移工議題及活動這一年出現一個新穎的面孔──由一群不到30歲的青年所組成的非營利組織「One-Forty」,成立短短一年,從開辦第一堂移工課程開始,如今已是台灣少數同時專注在移工培力、移工文化交流的NPO。

他們開課辦攝影展邀請移工與台灣人一起烹飪、出遊……和其他耕耘移工議題的NGO/NPO不同,One-Forty不上街頭,不走傳統的社運路線。除了移工在台灣承受的壓迫之外,創辦One-Forty的陳凱翔與吳致寧看到的,是台灣的工作及生活結束後,移工回鄉後的人生如何前進。

要開店卻沒概念
移工回鄉惡性循環

在大學時,陳凱翔曾在印尼在台勞工聯盟(IPIT)擔任志工教中文,了解到不少移工希望回鄉後藉由在台灣的積蓄做點小生意,開間飲料店、小吃店等等。

在印尼當地,開店若經營得當,收入會比受僱還高;且印尼家庭觀念重,多數人認為就業容易受工作時間限制,壓縮陪伴家人的時間。

但一被問到時程及預算規劃,移工大多沒有概念。在他們口中,也不乏聽到同鄉或親戚開店大賠,又回到台灣做苦工的例子。團隊赴印尼田野調查,觀察到這樣的惡性循環已成常態。

移工商學院迴響熱烈
「被移工推著跑」

「只要開店之前多一點準備,就能降低失敗的機率。」陳凱翔直覺,這樣的惡性循環有終止的機會。不過,比起緊急的救援、庇護來說,針對小本經營、微型創業的長期培力顯得較不迫切,在當下並沒有台灣NPO/NGO投入。

出身商學院的陳凱翔與吳致寧參考國際NPO、NGO的移工培力教材,結合所學,設計商業及理財的基本課程,忐忑地捧著招生資訊到移工聚集的台北車站,第一堂「移工商學院」在去年夏天就這麼開課了。

移工對培力課程反應熱烈,向心力十足,有些移工會回流擔任下一期課程的「小老師」。
移工對培力課程反應熱烈,向心力十足,有些移工會回流擔任下一期課程的「小老師」。

移工迴響熱烈,本來只是短期計畫的「移工商學院」因而有必要長期經營。課程設計也從原本的單純商業主題,擴大到問題解決、團隊合作等目標導向課程,團隊也藉由每次到印尼田調的結果梳理調整,再加開語言、電腦等商業技能課程。

課程半年一期約十餘堂課,前二期招收人數約20-25人,正在進行的第三期更是爆滿招收到60人。

在One-Forty一週年的慶祝活動上,曾是移工商學院學生的Mandala扛著吉他從桃園趕來獻唱。他說,未來也想在印尼開辦像One-Forty一樣的課程。

Mandala。
印尼移工Mandala從移工商學院開始,已與One-Forty團隊培養深厚感情。

「我們是被移工推著跑。」陳凱翔笑說。「移工商學院」目前僅開放在台灣數量最多的印尼移工,但其他東南亞國家的移工也紛紛表達參加的意願。因資源人力有限,課程的拓展仍需一步步穩紮穩打。吳致寧指出,短期目標是明年可拓展到菲律賓移工社群。

消融藩籬
創造不同族群連結

不只自己,更要讓台灣人看見移工。「One-Forty」(1/40)的命名就是拉近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的開始——在台灣每40人就有一個東南亞移工,這些來自印尼、越南、泰國以及菲律賓的60萬移工已是台灣社會的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我們發現有很多台灣人不知道這群人存在,或不知道為什麼要關心這些人。」吳致寧說,One-Forty去年發起「東南亞星期天」活動,邀請移工和台灣人透過飲食、文化等主題更加認識彼此,幾乎是場場爆滿。

東南亞星期天活動一景。
東南亞星期天活動一景。

他們創意發想,拍下扮鬼臉的移工與台灣人,今年夏天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舉辦「面對面攝影展」;錄製移工與台灣人的「對視」,引起廣大迴響。

選擇如此深入個人的議題操作,陳凱翔解釋,移工在台灣大多不脫抗爭、受壓迫的悲苦形象,和大眾距離較遠。「One-Forty的任務是創造接觸不同族群的『第一步衝動』。」

吳致寧希望,透過活動及宣傳,扭轉社會對移工事不關己的態度,進而瞭解到移工是在全球化下必須謀生如同你我的一般人。

「台灣人到歐美可能被歧視,他們來台灣也很像這樣的經歷。」她強調,One-Forty幫助台灣社會更認識東南亞,也讓東南亞移工更認識台灣,「也是一種國民外交。」

 One-Forty策劃《面對面》攝影展,展出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扮鬼臉的照片,於華山 1914 各個牆面佈展,打破刻板印象。
One-Forty策劃《面對面》攝影展,展出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扮鬼臉的照片,於華山 1914 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各個牆面佈展,打破刻板印象。

說好故事、走到國際
做不一樣的NPO

「大部分台灣人對於非營利組織有刻板印象,像是薪水很低、優秀人才不會加入,或是設計活動文宣沒有美感…但我們覺得不應該是這樣。」陳凱翔說,創業初衷就想「做不一樣的NPO」。

顛覆傳統NPO/NGO模式,兩人運用行銷知識,透過社群集中火力行銷內容及議題,創造品牌,且打一開始就明確塑造形象。

「如果One-Forty是一個人,會帶給外界什麼樣的感覺?」吳致寧說,One-Forty對外宣傳的任何影像皆是正向訴求,不打悲情牌,加上大量移工故事的文字、影像及影音,強化與大眾溝通,已在移工及學生社群建立起知名度。

精實創業的One-Forty,一週年有些成績後,小額捐款系統才架設好,在這之前One-Forty主要靠香港樂施會捐款及少量的政府補助維持運作。

他們從捐款系統發現,面對大眾,先前的行銷努力很快得到回饋。「很多人贊助是因為曾出國念書或工作,不一定接觸過移工,但可以同理我們說的移工故事,可以同理人在異鄉的辛苦。」陳凱翔說。

聯合印尼NPO/NGO
串起移工跨國培力服務平台

One-Forty的使命及責任更重了。今年八月,One-Forty再次前往印尼,希望讓台灣對移工的服務在移工回國後仍有組織能承接及追蹤,此次印尼行確立了One-Forty與印尼Migrant Institute的正式合作,將成立共同社團連結台灣及印尼承接移工,發展跨國教育計畫,明年1月起跑。

Migrant Institute是印尼頗具規模的移工服務NGO,在印尼有20個分支,將可協助移工在印尼國內就轉介到台灣參與移工商學院,打開One-Forty在印尼當地的知名度。

此外,因不諳財務管理,不時有移工寄錢回家被家人花光的例子,Migrant Institute還將提供移工家庭教育課程。

One-forty也和印尼當地移工權益團體Caring for Migrant合作,未來One-Forty將協助轉介需要司法協助的個案予Caring for Migrant。

每個移工都是一個旅程

One-Forty網站首頁的標語如此寫著:「Make Every Migrant’s Journey Worthy and Inspiring.」「每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每個夢想都值得被實現。」

每個移工都是一個旅程,旅程之中台灣人和移工看見彼此,看見個人、更看見這段旅程結束後的人生旅程如何前行,是One-Forty團隊想在龐雜的移工議題架構下切出的獨特面向。

一週年,One-Forty綁好帆索,正要迎風起航。

One-Forty團隊與移工朋友。
One-Forty團隊與移工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