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的異國戀 泰、印移工交織火花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圖說:印尼看護Indri及泰國廠工阿天,意外在臺灣這個異鄉結成跨國良緣。(Indri提供)

 

本文同步刊登於Taiwan KiNi

撰文/葉奕緯

Indri從印尼來臺工作已經近九年,然而來台的第三年,她離婚了,三位小孩跟父親住,最小不過10歲。來自中爪哇的她有雙真誠的雙眼、笑聲自然宏亮,四年前Indri和朋友到淡水喝咖啡,認識同為移工的泰國人阿天,阿天是個話不多的曼谷人,有深邃雙眼及體貼的心,有方向感的他總是走在前面,很快兩人便熟識了。

Indri(前)在4月17日的Kartini活動表演舞蹈。(Indri提供)

我一問之下,才知道是Indri主動向阿天告白。

喝過咖啡後兩人交換連絡方式,阿天在工廠上班,也曾離過婚,在泰國有個18歲的孩子,Indri則是家庭看護,同在臺灣工作的兩人,由於有著相似經歷與相同話題,幾個月後Indri認真地對阿天說:

「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恩,我願意。」

簡單的問題,帶有十足的決心。

Indri笑著說:「年紀也不小了,直接問比較快,不能像年輕人一樣慢慢談戀愛。」

Indri(中)在臺灣就讀進修學校畢業典禮,阿天(左)到場參加。(Indri提供)

現今兩人已交往4年多,彼此不是用母語溝通,而是共同語言-中文。在一次宜蘭出遊中,我看著Indri主動摟著阿光,同行中雖然有其他女性朋友,但阿光眼裡只有Indri,心也是。

「我很喜歡他的一點,就是專情。」Indri笑著告訴我。

與友人到宜蘭旅遊。Indri(右二)、阿光(右一)。(葉奕緯拍攝)

Indri(右二)、阿光(右一)一起與友人到宜蘭旅遊。。(葉奕緯拍攝)

因為信仰伊斯蘭教的關係,「割禮」是所有穆斯林都會面臨的事,而進入穆斯林家庭的男性也不得避免,雖然僅是割除包皮,但阿光想到會流血就害怕,遲遲無法決定,明年10月就在臺灣待滿12年的他要回泰國了,也是下定決心到印尼娶Indri的時候。

「要等到回印尼後,我才會跟孩子說阿光的事。」Indri談到家中的孩子。

媽媽有新戀人的事,Indri認為要當面講才算負責任,每天晚上她都會和三個孩子通電話,孩子也希望她趕緊回印尼陪他們。她最不放心的是二兒子,因為14歲的年紀最好動,怕他學壞。

「老了有人陪就好,一個人可是很寂寞的。」

13318911_804517323016945_1158012496_n

由於Indri(右)信仰伊斯蘭教,阿光(左)也跟著穿起印尼服飾。(Indri提供)

雖然有意願一起生下孩子,但因為年紀較長的關係,所以最後還是放棄了,但Indri仍十分樂觀,畢竟孩子已成年,總有一天會離開自己身邊,而有個會陪她到老的戀人,是Indri所需要的。她喜歡跳舞、阿光喜歡看電影,一個動、一個靜,只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相信孩子們也定將樂觀其成。

兩人出遊合照。(Indri提供)

情侶兩人出遊合照。(Indri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