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移人要聞】英脫歐公投 移民議題成攻防戰核心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移人關注國際移動人口,不侷限於臺灣移民工的故事,而是期許將目光焦距在國際移人的一切議題。因為我們相信,在全球化的世界中,議題是流動的、相互影響的。國家政策不可能孤立於國際事件而存在;也因此,理解他人便是了解自己。
英脫歐公投  移民議題成攻防戰核心

編譯/整理|曾婷瑄

不到十天的時間,6月23日,歐洲極有可能出現大地震。下週四(6/23)歐盟的「黑羊」英國即將舉辦脫歐留歐公投。英國脫歐(Brexit)其實不是新話題了,自70年代加入後,不滿求去的爭議聲從未停歇。

只是每個年代爭議的戰場都不同,藉此也可窺見各時代英國政府與民眾所關注議題的轉變。70年代脫歐的論點在於加入歐盟經濟體的優缺點,90年代是國家主權威脅的問題。然而過去10年間,隨著大量東歐難/移民湧入英國,辯論的場域變無可避免地落在移民與邊界控制的議題上。

2015年來,英國保守勢力抬頭,去年歐洲懷疑主義極右派UKIP在地方大選頗有斬獲,國家內部民意呈現分歧,促使當今傾向留歐的首相卡麥隆丟出公投議題,希望藉此取得人民共識,確立國家方向。

brexit-674x364

(Source: Touch Financial)

脫歐(Leave)留歐(Remain),兩黨怎麼說?

脫歐陣營主要的論點在於,許多民眾已經對於大量移民湧入對學校醫院等公共資源、就業與薪資以及地方住宅所帶來的衝擊表達關切。除了經濟層面,也有其他脫歐派支持者從認同角度切入,擔心在外來人口影響下,英國文化認同與傳統將受到侵蝕,而憂慮有時會因為溢出效應(spillover)轉化成不利於社會的排外主義(xenophobia)。

在野的勞工黨則對脫歐的保守派提出質疑。該黨前任黨魁米勒班表示,真正的問題在於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與社會住宅的不足,選民該責怪的應該是政府,而非移民。米勒班在BBC的專訪中提到,脫歐派不應該把移民當作國家醫療服務與住宅不足問題的代罪羔羊,並強調這兩個問題都是保守黨政府管理不當以及大規模撙節的結果。

ed-miliband-10

工黨前任黨魁米勒班 (REUTERS/Neil Hall)

英國態度反映歐盟選民心聲

就英國國內民調而言,從五月開始,留歐派的聲勢逐漸下滑,而脫歐派則微幅上升,根據不同的民調,目前雙方勢力呈現五五波的緊張局面。

對歐盟而言,英國民眾的態度多少反映了部分歐洲選民的心聲,即在歐盟領地拓展至生活水準較低國的同時,是否能在不傷害歐盟正當性的前提下,維持歐盟內部自由移動之政策?無論公投結果為何,勢必都將為歐盟邊界管制議題與移民接納國的社會政策辯論,投下震撼彈。

臺灣移民/工  常為代罪羔羊

臺灣的情況某種程度上也非常相似。主流媒體普遍將東南亞藍領移工標籤化為本國勞工低薪之主因,卻忽略過度資本深化、企業傾向派遣人力、產業結構改變、全球化衝擊、大學教育普及造成職能不符,及勞工工會議價能力低落等因素。

日前國民黨團所提出的《基本工資條例》草案甚至訂立「外勞排除條款」,採取外勞與本勞基本工資脫鉤制度。此提議遭到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堅決反對,不僅基於勞工權益平等之原則,且若本外勞薪資脫鉤,臺灣勞工才將是真正的受害者。此外,至今仍有不少民眾和政治人物認為新移民來臺灣就是要享受社福資源,並排擠國內其餘弱勢族群。到頭來,這究竟是移民/工所造成的問題,還是制度缺乏與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所衍伸的問題?而政府又何時才能聽見來自社會底層的訴求呢?

延伸閱讀

最新民調分析(英國鏡報)

飄零與人權》「最低工資法草案」:外勞薪資脫鉤,本勞絕對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