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票機事件-孩子的力量 移工接觸初體驗

這篇文章打動您了嗎?按下小樹苗,單篇贊助這篇文章:)

中文撰稿/葉奕緯

還記得他們嗎?三位來自彰化縣南郭國小的同學,因為龍麗華老師的啟發,進而省思台灣人對移工的偏見,在一次前往彰化火車站的田野調查中,發現移工對售票機的使用上有困難,問題在於語言,於是他們寫信向「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及「彰化新移民協會」尋求協助,也致電向台鐵局反應。這是他們第一次參與公共事務,考試不會被加分,也沒人付他們薪資,他們純粹地想做好事,很簡單。

三人到台鐵售票機進行田野調查。(葉奕緯翻攝)
三人到台鐵售票機進行田野調查。(葉奕緯翻攝)

「移工搭火車時,會面臨哪些問題?」

「因為看不懂中文,買票時不知道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的差異,三者的速度不同,票價更是差了一大截。在人滿為患的車站中,排隊向站務員買票時,因為中文不好,買票時間拉長而遭民眾不耐目光注視,這是其中的問題。」

「那你們如何幫助他們?」

「雖然台北、台中這些大站的中文移工知道,但小站就不一定了,所以我們打算幫他們翻譯並製作成看版,我們也到各個東南亞商店進一步認識移工。」

「過程中有什麼發現嗎?」

「我們進到商店用他們的母語打招呼時,移工們都很驚訝,並對我們很友善,聊天後才發現,很多人在台灣工作都沒有休假,東南亞雜貨店是他們連繫感情的地方。」

林彥妤:「家裡有位印尼看護叫作美美,當初聽到有外國人要來家裡照顧奶奶時,我好開心、好期待,美美跟我一樣喜歡吃巧克力,有次一起在廚房切洋蔥切到流淚時她告訴我,洋蔥要泡水後再切,比較不會嗆到眼睛。我之前也曾教過她怎麼訂閱四方報(已停刊)。」

龍麗華補充:「在月台上,少數會有東南亞語的標誌,通常是『禁止』停腳踏車、『勿』亂丟垃圾等,這是相對歧視的。」

三人協同家中看護美美到「東南亞雜貨店」進行田野調查。(葉奕緯翻攝)
三人協同家中看護美美到「東南亞雜貨店」進行田野調查。(葉奕緯翻攝)

「父母知道你們的行動後,有什麼反應嗎?」

許茗涵:「家人知道後又問了更多問題,想知道接下來會作些什麼,以及我們都如何回答有關移工的問題。」

林彥妤:「媽媽說我們做得不錯。」

「若你們有能力,還會想為移工做些什麼事?」

陳亮伃:「我希望東南亞國家的政府,可以增加就業機會,多收些員工就不用讓他們還要遠赴國外打工了。」

許茗涵:「移工的仲介費應該要下降,欠的貸款太多了。」

與會者補充:「台鐵局若能將售票機改成觸碰式,那就可以選擇各國語言了,也不會有少了日語、韓語的爭議。」

龍麗華總結:「事實上,很大一部分誘因促使同學參與討論,是因為可以離開學校場域到車站作報告,也因為有家長的支持,他們在暑假時還能撥出時間去做田野調查,總共訪問20多家東南亞商店,回校後也舉辦『四國文化』講座回饋給其他同學,這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林彥妤(右一)、許茗涵(右二)、陳亮伃(右三)與小聽眾們合照。(葉奕緯拍攝)
林彥妤(右一)、許茗涵(右二)、陳亮伃(右三)與小聽眾們合照。(葉奕緯拍攝)
三人拿著看板到「彰化火車站」向移工說明。(葉奕緯翻攝)
三人拿著看板到「彰化火車站」向移工說明。(葉奕緯翻攝)
林彥妤(左一)、許茗涵(中)、陳亮伃(椅子)三人討論分享會的順序。(葉奕緯拍攝)
林彥妤(左一)、許茗涵(中)、陳亮伃(椅子)三人討論分享會的順序。(葉奕緯拍攝)